Tarika心靈成長工作坊心得分享-與Tarika相逢

文/Joanne

在奧修(Osho)「覺察」一書中提到一個故事:即將過世的慕拉、那魯斯丁躺在床上時,有個人問他:「那魯斯丁,如果你還有下輩子,你想擁有什麼樣的人生?你想要有什麼樣的改變?」那魯斯丁閉著眼睛思索著這個問題,經過一陣子的沉思後,他睜開眼睛,然後說:「嗯,如果我還有下輩子的話,我想把我的頭髮做中分,我一直都好想那麼做,但是我爸爸卻堅持要我旁分,當他過世之後,我的頭髮已經非常習慣以前的分法,害我還是無法做中分。」看完這故事,不禁莞爾,卻也發人深省。

很多時候,以為當別人不再對我如何時,就能過不一樣的日子,其實慣性的操弄總讓人背離當下。上過許多成長課,也做過許多個案,但受創的內在孩童仍躲藏在恐懼的背後。近年來的焦慮不安,始終在邀請我重訪創傷處,但只要稍微靠近就嚇跑了,不敢面對。我的信念是"都是我的錯"、"我是不好的"、"不被愛的"。

96年8月我約了Tarika的個案,初見她時,其沉穩寧定的能量引導我侃侃而談童年的"買魚事件"。我當時約莫十歲,因貪看即將散場的舞台戲,一時把該幫祖母買魚的事拋諸九霄雲外,當戲終人散時,匆匆趕到黃昏市集,早已人去攤空,徒留悵惘與不安。回家後祖母卻因四處找我而弄得筋疲力盡,父親盛怒之下,用皮帶抽我小腿,我真恨自己怎麼這麼沒用,竟然穿著裙子痛的在地上打滾,並被趕出家門。我滿心羞恥又害怕,後來又偷溜回家,我抱怨父親粗暴又誇張,當如此滔滔不絕時,Tarika單刀直入的問:當一個受害者的好處是什麼?我心頭一震,心虛的答:我可以不斷的抱怨自己的不幸,尋求認同"父親是不愛我的"的信念,我不要為自己的幸福負責任。Tarika說我很誠實,重點是生命的品質可以更好。我要為自己負百分之百的責任。她建議我參加她的"蛻變創傷擁抱愛工作坊"學習用慈悲擁抱創傷,我很清楚這幾年來,我一面用手勒住脖子,卻又四處找尋讓呼吸順暢的良策,小我彼此之間的拉扯、衝突,讓我猶作困獸之鬥,亦如口吐白沫的駱駝做垂死的掙扎。也許是受夠了,我於焉跳進了工作坊。

三天的課程,分組不斷練習辨識制約信念的認同如何綁架我們,而當初付出的鉅額贖金,竟是我們內在的平安。對治如瀑流般的妄念、制約、信念,猶如抽刀斷水,水更流。故而在團體中,Tarika示範她自己的一個截斷慣性制約的手勢,當場可以感受其力道與斷然。我們每一個人也練習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手勢,可以協助我們回到當下。我找到一個簡易手勢,頓時呼吸趨於平緩,焦慮不安漸而沉澱,然憶起這是一個珍貴的手印。

畢竟慣性是根深蒂固的。回到當下豈是一蹴可及。唯有透過每一個片刻的覺知,並帶著足夠的愛,不斷不斷的熟練,讓新的改變取代舊有的操弄。的確,只要有足夠的愛,沒有什麼創傷不能療癒。

謝謝Tarika深深的愛和伙伴們的協助,讓我獲益良多,感恩!

近來閱讀"一念之轉"其中幾句話深深打動我,它讓工作坊的療癒能量更深入:「任何人都無法傷害我,唯獨我有此本事」,「事實永遠比我們編的故事仁慈些」,「當你相信痛苦得合情合理時,你就完全悖離了事實真相」,「只需不斷回歸自己,因為你是自己一直等待的那個人」

是的,你是自己真正的主人。親愛的,你的頭髮中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