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修達心靈成長工作坊心得分享-對生命說是…禪的慈悲

文 / Dhyan

接觸靜心至今,發現自己經常固執地有著各式各樣的概念,像是:認為追求靈性的生活可以讓我不再困惑、不再痛苦;沒有做靜心是不對的生活方式;老是在緊張、不夠放鬆是我不夠好;還老想著是否能有更有效的可能性來停止混亂的腦袋…而愈是如此想要”解除”這些種種、愈是想要”改善”自己,我也就一直在製造更多的緊張與焦慮。這些年來,在雅修達的團體裡、個案裡,她一點一滴地讓我看到自己對靜心、對生活、對愛、對靈性的誤解…「以為是靜心,實際是與靜心背道而馳」的種種狀態。

記得第一次做她的個案,我坐在軟墊上時,她問我,這是個”適切的”姿勢嗎?當下我並不明白…一直到稍後,我站起來,眼睛向下看時…我「看見」那個「高傲的」部份。這個發現,讓我羞愧不已,原來我總是扮演著高高在上的、過著自以為比別人有靈性的、高一等的生活…。然而,雅修達就是單純地,導引我、透過對自己身體的覺察,自己去發現這個「當下的事實」。無關乎對錯,更不是用來批判與自責。我經驗著對自己「說是」…接受,當下我所察覺到的…

某一次個案裡(早已算不出是第幾回個案與工作坊),我感受著強烈的傷痛…雅修達在一旁,聲音一如平常的安定與輕鬆…她問我,「你內在那份靜心空間,在嗎?」。我自己常會有個概念認為“靜心觀照不會有情緒,也不可以有情緒”,於是我停住了眼淚。想是當下她注意到了,於是她繼續說著:「靜心、觀照,不會阻止你的眼淚、不會阻止你去感覺悲傷…觀照,就是在那裡(放鬆地看著當下發生的一切)」,於是,那節個案裡,我同時經歷著傷痛也感受著來自內在的靜心安定的力量。放鬆在傷痛裡…傷痛繼續但不再是什麼嚴重的事,心靜的感覺也愈來愈明顯…

另一年的冬天,在印度奧修社區我跟情人發生衝突。我又氣又難過地走開…在往另一邊的路上遇到雅修達,她問我發生什麼事,在聽我描述事件始末後直接對我說,「現在是好時機,看看你自己裡面(對於於親密關係)有著什麼樣的「程式」。於是,我再度走回頭,情緒也稍微和緩下來,想想自己、也開始去「面對」自己腦袋裡對另一伴的要求與期待…

一句「對生命說是」,接受生活裡的起起落落…拉開我自己的執著,也讓我再度放鬆回到日常生活裡面。最近常想到所謂的擇善固執,仍是在固執與膠著而已。就像是奧修提及的「欲求靈性、與欲求金錢,一樣是欲求」一般。每當自己繞在頭腦思緒中,想著何時生活裡所有的混亂可以停止時;偶然間,會想起雅修達那一句,「你裡面的靜心空間,在嗎?」

回憶這些年來,感激能有種種生活裡起起落落的事件讓我體驗許多;更還有身旁一同在靜心路上的朋友們的支持與分享…而雅修達雖然有時扮演著治療師的角色,但她其實就像朋友一般的真誠、平常心地和我分享她自己在「靜心與生活」的體會,也直接地點出我對靜心、對靈性、對愛的、甚至是對奧修的誤解。也在我覺得傷痛、情緒大亂幾乎失去理智時,提醒我內在所有的靜心安定的力量。

她的方式,就如同奧修在說的:

『禪的慈悲,…禪沒有譴責任何事,只有了解,禪指出要去了解事物的本質,去了解一個人真實的樣子,不強加任何理想,不要說他應該如何,當你說一個人應該如何時,你看不見他的真實性,這個「應該」成了障礙、變得沈重,讓你無法看到真相…禪的態度和方法是如何產生的?它是來自於靜心,是靜心意識最終的高峰。如果你靜心,漸漸地你將看到每件事物都是好的,一切事物都是以它原本就是的樣貌呈現著。一切如是。然後當你看見一個竊賊時,你不會認為他應該被改變─你只是回應,你不會認為他是不好的,當你不認為一個人是邪惡的壞人時,你是在創造出一個人真正蛻變的可能性,你接受這個人,藉由這份接受,蛻變就發生了。…~奧修OS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