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ura女人工作坊心得分享-寧為女人

文/Udara

曾經~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很討厭身為女人,我認為這是個麻煩。

很多的事要做,很多的話要吞,很多的狀況要忍耐。行為要端莊,舉止要合宜,行動要注意安全,不可以引起別人的覬覦;三重四德、犧牲、忍耐、順從、胖也不行、瘦也不好……,數不完有形無形的規定與要求。

每每在捷運上或公車上,總會有一兩次聽見一些對話:做女人要乖巧,這樣才會有人要娶妳;你這樣都不會煮飯、做家事,早晚你老公有外遇。有時也會有年輕的小女生的對話是:我男朋友不高興我去同學會,我還是不要去好了,免得他生氣,好擔心他不理我喔!熟女的對話:我老公嫌我的胸部下垂,要去整形,你知道哪家醫院比較好? 婆婆說媳婦: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去上班,回家給個臭臉,叫她生小孩,推三阻四的,到時後生不出來就叫我兒子在娶個小的;媳婦說婆婆:每天叨叨念真是煩,還一定得回家吃飯,下班後又要回家打掃、洗碗,誰叫我老公是個乖兒子!? 這些年來,在成長的路上晃盪著,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改變,也許多了一些憤世忌俗或叛逆,所以早幾年聽到這些話,真是義憤填膺,恨不能反駁幾句;然而雖然透過靜心及團體的滋養,內在有更多的蛻變及了解,但整個社會對女性的制約,讓身為女人的我,即使不斷的提醒自己帶著覺知,仍然不由自主的會遵守著「習慣」,做出在事後讓自己覺得生氣、委屈或跺腳的事來;有了這份了解與認知,慢慢的也就多一份包容。

十幾年前第一次的女人工作坊開啟了我對身為女人的重視。團體中首度發現我的身體是如此的柔軟,這樣的認知ㄧ度讓我心生歡喜,好開心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美好,然而否定的想法一躍而出:那有什麼用處,有什麼好高興的!一向視女人為卑賤的頭腦,一口斬斷了那份喜悅;但是心裡總有那麼一點蠢蠢欲動的欣喜,現在我才了解那是內在力量覺醒的靈光一閃。之後一次又一次的女人團體、女人工作坊,把制約從無意識帶到意識,透過靜心及團體活動釋放內在的捆綁。讓我經驗著、感覺著,一點一滴的找回我原本的特質:溫暖、風趣、性感、優雅、善解人意、樂觀、韌性、柔軟……。走在成長路上的朋友們,總是說”要做自己”。而身為女人的我,在做自己

之前,要先學習愛我身為女人的樣子。

我不必也無意當個完美的女人,但我可以是個快樂的女人。

以前一位女性作家洪小喬曾說她寧為女人,當時我很不以為然;但在經歷過生命的風風雨雨,歲月的刻痕逐漸烙印上身體,所換得來的智慧及自信,讓我越來越喜愛自己。

所以~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我慶幸自己是個女人,我認為這是存在給我最珍貴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