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說…自由的奧秘 ~「不」到「是」

節錄自奧修書”The book of wisdom#12”

自由不是只意味著做對的權利,如果這就是自由的意義,那麼這會是什麼樣的自由?如果你只有做對的自由,你就不是自由的。自由意含著兩種選擇?o做對跟做錯;自由代表著可以說「是」,或也可以說「不」。

要了解這當中的微妙之處。感覺上說「不」比起說「是」有更多的自由,但是我不是在談論哲學,這是你能夠在自己身上觀察到的簡單事實。無論何時你說「不」,你覺得比較自由。當你說「是」的時候,你不會感覺自由,因為「是」代表你已經順從,代表了你已經臣服?o這樣自由在那裡?「不」意味著你很頑固、冷漠;「不」代表你堅持自己,你已經準備好要抗爭。「不」比「是」讓你有更清楚的自我定義。「是」很模糊,它就像雲一樣;「不」非常地有實體跟堅硬,就像岩石一般。

這是為什麼心理學家會說孩子從七歲到十四歲之間開始學習越來越說「不」。藉由說「不」,在心理學意義上他在脫離母親的子宮。即便不需要說「不」的時候,他還是會說「不」,即便說「是」對他有好處,他依舊說「不」。

成長過程中有許多風險,孩子必須學習越來越說「不」,當他十四歲,在性方面成熟時,他會對母親說出最終的「不」,跟另一個女人墜入情網。那是他對母親最後的「不」,他會轉身背對母親說,「我跟你已經結束了,我選擇了我的女人,我已經變得自主、獨立。我要活出自己的生命,我要做我自己的事。」

如果父母堅持「把頭髮剪短」,孩子會把頭髮留長;如果父母堅持「把頭髮留長」,他會剪短頭髮。我們看看之前,當嬉皮變成父母親時,他們會發現自己的孩子都把頭髮剪短,因為他們必須學習說「不」。

如果父母堅持「要乾淨才比較接近神」,那麼孩子會開始過骯髒的生活。他們不會洗澡,不會打理自己,他們不會用肥皂。他們會找出各種理由「肥皂對皮膚有害」、「那是不自然的」、「沒有動物用過肥皂」。他們會盡可能地找出許多理由,但是在他們內心深處這些理由都只是掩飾而已。真實是,他們想要說「不」。當然,當你想要說「不」,你要找到理由。

因此,「不」給你一種自由感,不僅如此,它也給你一種聰明感。說「是」不需要聰明才智。當你說「是」,沒有人會問你為什麼。你都已經說「是」,誰還會問你甚什麼要說「是」。不需要有任何的辯解或爭執,你已經說「是」了。當你說「不」,就一定要問為什麼。它激發了你的聰明才智,給你一種自我定義,一種自由的感覺。要看見說「不」的心理學層面。

由於意識,人類才有困難處在和諧中。意識帶來自由,自由讓你有能力說「不」,而且比起說「是」,你更可能說「不」。但是沒有「是」,就沒有和諧。「是」就是和諧。只不過這需要時間成長,逐漸成熟,直到你可以說「是」仍保持自由,直到你可以說「是」仍保有獨立,直到你可以說「是」仍不會變成奴隸。

透過「不」帶來的自由是很孩子氣的自由,這對七歲到十四歲的孩子是好的。但是如果一個人陷在其中,他的生命全部都只說「不」,那麼他就停止成長。

最終的成長會是帶著小孩說「不」般的喜悅來說「是」。這會是第二個童年。而人可以帶著極大的自由跟喜悅說「是」,沒有遲疑,沒有執著,沒有制約?o就是純然、簡單的喜悅,純然、簡單的「是」?o他就變成了睿智的人。這個人再次活在和諧中,他的和諧跟樹木、動物及鳥的和諧有著完全不同的層級。它們活在和諧中是因為它們不能說「不」;睿智的人活在和諧中是因為他不用說「不」。在這兩者之間,在鳥與佛陀之間,就是人類?o還未長大、不成熟、幼稚、卡在某個地方、依舊試著說「不」來獲得某種自由的感覺。

我並不是說不要學習說「不」,我是說當是時候說「不」時學習說「不」,但是不要受到它的限制。慢慢、慢慢地,看見伴隨著「是」有著更高的自由,更大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