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調色盤 – 和你的天賦連結

文/Premal

「我不會畫畫,很久沒有拿過畫筆了……」

我們都一直以為畫畫是要畫給別人看的,至少別人要看的懂我們的畫。在這個沉重的壓力之下,要鼓起勇氣拿起畫筆,自然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當然更不能享受畫畫。

帶領成年人的繪畫成長團體時,我都會很好奇的問在場的學員:「會畫畫的請舉手?」通常都是少數幾位,而且很害羞的舉手。相對比較起來,在面對幼稚園或國小的小朋友時,看到每個人都爭先恐後的把手舉高高,似乎怕我看不到他們的才華,這其中的差異值得玩味。我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繪畫的本能已經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慢慢減退,遺忘了畫畫這是我們的天賦之一。

以前在升學主義的教育之下,會重視美術和享受畫畫的人真的不多。美術課的學習常常都被要求的是一種成果的呈現,而人們內在原有的想像力、自由、獨特、天真的表現和原創性十足的創作,還沒有空間發展,就因為需要一個具體的表現,創造力就慢慢萎縮。也怪不得來上課的學員都喜歡先表明:「我不會畫畫,也不知道如何畫畫。」不怕你笑我,我也同樣害怕要畫出別人能看得懂以及能認同的畫,因為作畫的出發點不同,所以衍生出來的學習方式和作品也有差異。

廣義來說,創作有兩種方式:
第一種:目的性創作。先在腦海中想好所有的細節,將心中的腹案試著複製出來,就像臨摹一張照片,有特定的方向和目標。
第二種:即興創作。跟隨著內在的直覺,不限定任何的畫風或表達方式,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有無限的可能性發生。

當我們的重心是放在作畫的「過程」,而不是作品的「結果」時,我們就已經敞開了一個空間,迎接任何發生的可能性,也讓內在本身所具有的創造力,因為有了表現空間而顯得更為豐富。這種作畫的方式,容易表達出我們內在的感覺,沒有著重在技巧方面的表現,只是希望透過這種「媒介」,可以讓創作者貼近自己的感受。

繪畫可以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目標。光是在創作的過程本身,就可以直接體驗我們原始的生命力,進入一個超越美與醜的新世界。繪畫是我們的本能,和本能連結的最簡單方式是沒有目的地的亂畫和塗鴉。你可以拿著色筆、粉蠟筆或原子筆,學習兒童時期隨性的在紙上亂畫,重點是「享受」,享受整個創作的過程。在混亂的畫面之中,你打開了自己,敞開了多方面的可能性;在混沌之間,從無到有,從模糊、抽象,逐漸成形。慢慢的,創造性和直覺力和我們更加的靠近,我們就與內在的天賦搭起了一座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