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巫術年度放逐儀式-談神祕學工作上的放逐儀式

文/傑歐卡Zeokar

放逐在儀式工作上,係用來處理一些我們想要從生命中驅離、轉化、清理甚至排除的人、事、物。

但,我必須強調,這並不是讓我們把所有我們不想要的人、事、物恣意的從生命當中丟棄,而是藉由放逐的工作,把我們生命當中不恰當的事物、關係、情緒、錯誤與習性進行整理與轉化,使之隨著因果的流動慢慢的回歸順暢。

我們在生活當中,隨著生理狀況的好壞、面對問題的情緒反應,以及受到來自外在環境的各種影響,或多或少都會累積一些比較沉重的干擾與壓力,這些東西往往也是我們不願意去面對與不接受的人事物。當我們藉由逃避的方式,將這些東西丟棄到我們的內在與記憶中的陰暗角落,便導致滯礙與糾結開始產生,反應在靈性與非物質的層面上來說,就形成了負面能量的累積與沾附。

這些負面的、沉重的東西隨著累積的越多,亦會影響到我們生活上的各種形式。當我們的情緒、思考乃至於身體狀況受到沉重累積而顯得消弱、不穩與空洞時,我們在面對現實的事物上,以及我們對於自我價值觀及人生發展的目標與想法上,便會無形中受到影響而不斷的偏移與扭曲,而問題與狀況就由此產生。

從神秘學工作的角度來說,這些沉重的力量表現的是一種無法支持、促進我們生命的方式,因此形成一種不恰當的消耗與磨損,故儀式工作者會藉由放逐儀式的做法,將 我們生命中累積的這些沉重力量送回大地母親的子宮當中,祈請大地母親能夠幫助進行轉化,並再度復育成新的力量,最後回歸於我們的生命。

放逐儀式的目的便是讓我們藉由這樣的過程,來對生命中從過去累積至今的那些沉重的、失衡的、不恰當的力量與力量形式(例如情緒、意識、關係等等),進行告別與轉換,並讓這些舊有的力量可以以全新的形式重新滋潤我們,令我們的生命回到充滿力量的狀態。

因此,放逐的工作並不是讓我們將那些生命中所不接受的、恐懼的、逃避的事物,藉由這樣的方式來剝離,丟棄到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去;反過來說,正是因為我們以逃避與抗拒的方式來面對它們,才會使沉重的力量以不恰當的方式累積與堆疊。藉由放逐儀式的進行,將使我們生命中的糾結與滯礙開始鬆動,而轉化的力量則可幫助我們將意志與力量再度回歸到我們自身的生命之中。

更重要的是,當我們在進行放逐的工作時,我們將在過程當中重新的檢視我們的生命至此,將累積的滯礙、耗損、執念、壓力、問題…….等等的負面進行清理,使我們的整體身心靈層面得以回歸到平衡的狀態,從而可以往生命新的歷程與轉折中再次邁進。

在這樣的清理過程中,我們也將重新去檢視這些負面,這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藉由放逐的工作,我們也將重新深入自我負面的覺察與學習當中,學習將這些不恰當的事物調整成恰當的方式,並重新的接受於我們的生命當中,而在此同時我們亦心須調整自己面對事物的心態與意志,如此同調下方能使事物從不恰當的形式中逐步瓦解,然後漸趨順暢。
當滯礙與糾結再度的回到流動之中,表現於現實上的事物便會很自然的走向順暢,而我們面臨的問題、瓶頸與困境也就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巫術的放逐工作也適合用來清理我們的情緒,關於自我的恐懼、焦慮、逃避、脆弱、及其它壓抑有時的部份,都可以藉由放逐工作來幫助釋放。放逐工作同時也可以用於針對人的目的,但我不喜歡也不建議這麼做,一來這是很危險的事情,當你要從生命中放逐某人時,你並不確定它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實現,且當你這麼做時,你也勢必在這樣的轉化過程中付上相應的代價,而你並不確定自己是否承擔得起這件事。

更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資格利用任何方式去介入、干涉甚至於扭曲他人的生命與自由,這是最高的基本教條之一;也因此,我們並不會也不允許代替他人來進行放逐工作,但可以在當事人同意且在現場的情況,協助或帶領他進行單人放逐工作。當然,我們也可以聚集一群朋友來進行多人放逐工作,但它會比單人的放逐工作來得困難與危險,因此帶領者就必須更加的謹慎去處理。

倘若當我們在進行完放逐工作後,卻發現我們所清理與轉化的事物並未遵照自己的期望去進行,則我們就必須重新檢視我們所放逐的事物,檢視這樣的放遂本身是否是恰當的,檢視我們在放逐轉化的過程當中是否同樣的進行自我的釋放,檢這視這件事物是否有其它我們過去未有察覺的阻礙,以及檢視自己的期望是否是恰當的。

無論如何,在進行任何儀式工作的最後,回歸到自我生命與意志的檢視與負責是最重要的,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恰當的運用各種巫術或神祕學的方法來幫助自己,並從中得到改變而回歸到平衡之流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