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擁有健康的關係- 訪問史瓦吉多談論男女關係

Healthy Relationships – Interview with Svagito on man-woman relating

問:你能否談一下在家族系統排列中對男女關係的看法?

答:成功的男女關係取決在平等與均衡上。意思是男人從女人那裡接受他所缺少的,並且給予女人她所缺少的;相同地女人亦如是。所以雙方都必須準備好用一種平衡的方式交換。男人在根本上就不完整,女人也是,他們都要準備好表達出他們從對方身上需要一些東西。如此關係就被創造出來,一種全然嶄新的東西出現。男女雙方相互的施與受在他們之間創造出一種連結,而那些拒絕給予或接受的人,便是在害怕這樣的連結。這連結代表著我們不再自由地去做任何我們想要做的事。
當然,在這裡重要的是:能夠分辨成人的需求與孩子的需求這兩者間的不同。成人指的是覺察到自己的不完整性;而孩子指的是期待別人無條件地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在後者的情況裡,我們會高度期待地看著對方,好像他(她)是我們的父母親,而我們表現地像個孩子,沒有多少可以給予。但是在成人關係中,男女雙方必須要尊重彼此施與受的限制,有些事情是我們不能做的,也有些事情是我們沒有權利要求的。
能夠做到這樣的分辨需要覺知,而這也對於成熟關係是必要的。這是家族系統排列的工作層面。
另一個重要的考量是,如果我們想要有良好關係,我們需要跟母親有健康的連結。最初孩子沒有母親是無法生存的,很自然地我們跟母親之間會有強烈的束縛力,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可以感覺到,而我們必須敬重我們從母親那裡接受的。然而,當我們抱怨在孩提時沒有從母親那兒得到足夠,我們就無意識地與母親束縛在一起,無法真正地分離,進入到任何關係中。如此最有可能的是,我們會開始在伴侶身上投射想要受到保護、被照顧、受到滋養的需求。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母親,這像是要求不可能的事情發生,最終也將導致許多問題與慘劇,特別是當兩個人都這麼做的時候。奧修將此稱為兩個乞丐的相遇,雙方都想要得到,而沒有人可以給予。實際上這不是任何人的錯,這只是表示出我們還有些童年的議題沒有完成。
所以一份健康的關係需要有兩步驟:讓過去完成,這包含對父母最深的尊重;第二,在當下負起責任,這代表放棄對愛與對其他人像孩子般的態度。

問:你可以多說一點關於「男女的能量極性」嗎?

答:這就像是電流的兩極,有著相斥跟相吸兩種現象。男女能量彼此互補,這就是為什麼會有極大的吸引力,他們需要對方才能變得完整。然而這種吸引力取決在雙方的不同,因此在兩個人之間會有靠近及遠離的動作。當兩人相遇時,他們將會失去他們之間的不同,而吸引力就消失了,所以也需要離開、有自己的空間能夠再次找回自己的極性。
因此如果伴侶雙方一直想要待在一起,他們實際上會失去所有的動力、創造力,他們只選擇一極,排斥另一極,其實跟那些與對方保持距離的人一樣。在富有創造力的關係中,雙方需要允許彼此離開有自己的空間,找回和享受每個人的不同之處,以及單獨跟自己在一起。當找回時,他們也會感覺到自己的不完整,而開始思念對方,另一種極性,想要再次待在一起。現在當他們相聚時,新的豐富就誕生了。然後再一次他們又會感覺到平淡,而需要離開找到自己的空間、單獨跟自己在一起。這是種自然的節奏。
當男人越在男性本質裡時,女人越會受到吸引,相反亦然。不過兩人間的相處也越會是件挑戰,因為需要雙方對彼此不同之處保持心胸開放。
而這要有許多的覺知。在一起時伴侶雙方都要承認彼此間的差異,不是期待對方跟自己一樣。這是關係中重要學習之一。
而如果我們想要找到內在和諧,那麼更重要的是,知道我們在內在都有男性面與女性面。因此外在男女關係將可以幫助我們學習與了解內在能量極性的方式,在開始時透過外在的關係會比較容易。

問:通常女人想要關係,而男人有時傾向逃跑,你可以對此說些什麼嗎?

答:男人的能量想要往外,想要探索與在生命中盡可能地冒險。所以自由對男人來說會是核心課題。女人天性上比較接受,比較感覺內在,對融化較感興趣,愛是女人最主要關切的。然而,在較深的層次上,冒險必須服務於愛,否則就只是放蕩的行為而已。而沒有辦法自由的愛其實並不是愛。所以愛跟自由在內在上是深深地連結在一起,它們不是相對的。
關於你的問題,會需要去檢查看看是否男人是出於恐懼而想要所謂的「自由」,也許因為他無法承受女人的需要,或是他還沒準備好給予。在這兩種情況裡,他都失去了一些男性力量。
也許另一方面,女人太需要對方,需要在一起,而沒有完全覺察到她自己身為女人的特質。那麼她會無法忍受男人想要離開,單獨有自己的空間。這樣她會失去自己女性力量。甚至她會害怕接受「有力量」的男人,因此當男人要進入到自己力量中時,她可能會試著去破壞。
所以這並不是選擇的問題,例如選擇要在一起或是單獨,而是到底這是出於恐懼或是喜悅。女人可能會把男人選擇單獨跟重新得到男性力量稱做是「逃避」,但是男人必須自己決定這是不是如此。即便這是「逃避」,這也更能夠顯示出這男人還沒準備好要跟別人連結,他需要跟自己在一起一些時間。另一方面,男人也可以將此當做是對自己力量的測試:如果女人抱怨他的「逃避」,他能夠自己做決定而不用她的同意嗎?
因此這其實是男人跟女人是否在自己真實的力量或本質中的問題。如果是的話,那麼男人高興地給予跟被接受,女人高興地接受跟被渴望。從雙方那裡都有某種想要跟給予,以這種方式在深深的滿足中相遇。
另一個重點是:記得我們一直傾向抱怨別人。現實中我們總是找到跟我們匹配的伴侶,無論是正面或是負面。當我們抱怨另一方所做的,大多數時候我們可能都是沒有覺知地這麼做。如果我們感覺對方並沒有真的跟我們在一起,比較可能的是我們自己也沒有真正地在關係中。

問:如何找到身為男人或女人的力量?

答:首先我們必須了解什麼是力量。關於成為男人或女人是什麼意思,我們都受到制約。我們是在孩提時從父母身上、從社會上學到的。孩子經由觀察父母學習到男性與女性特質。他(她)學習到所有關於男女的「應該」和所有的想法,不是學到男女自然的天性。
結果是我們開始更重視外在,而不是真實。舉例來說,如果有人用社會所認為「有力量」的方式行動,我們會覺得這個人「強壯」,而事實上這個人也許只是掩蓋或嘗試控制他(她)的軟弱與恐懼。所以呈現出的事實就不是「力量」,剛好相反。另一方面,真正的力量是種脆弱,對事物本質敞開。力量決不會來自我們的制約,它不是種學習,而是種發現。
如果在成長過程中,男孩太依附他的母親,他就會失去來自父親的男性能量。如果女孩太靠近父親,她就會失去來自母親的女性能量。在童年初期,母親對男孩跟女孩來說都是重要的人。就男孩而言,為了要成為男人,他需要離開母親,進入到父親的影響範圍中。在部落文化裡,他們依舊有這樣的成年儀式(男孩進入到男人的世界),這是在我們現代的社會已經不復有的了。在部落裡,男孩將不被允許跟女孩玩以及繼續待在母親身邊。這很重要,為了成為男人,男孩需要從母親身邊離開走向他的父親。但是在一個家庭中,倘若母親鄙棄父親或是對男人帶有憤怒,她就不會允許男孩走向父親,她依舊對孩子來說具有支配性。對男孩而言,為了成為男人想要獲得男性能量將變得很困難。
對女孩來說,事情有些不同。她必須從母親身邊離開走向父親,去學習關於男性跟女性能量間的遊戲。她會受到父親的吸引,但是到某種程度時,她需要從父親那裡離開回到母親身邊,為了成為女人進入到母親的影響範圍內。所以對女孩而言,這會是雙重的動作。但是這同樣需要母親對父親的欣賞,還有父親不害怕他的妻子,想要跟妻子在一起。否則女孩可能無法走向他,或是變得太依附他。
當我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想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力量時,我們需要發掘出在自己原生家庭當中有什麼是未竟事宜。通常女人需要放棄對父親的依附,男人需要放棄對母親的依附。之後的下一步是,男人能夠跟父親連結,女人能夠跟母親連結。在成人生活中,這也可以代表著男人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時找到力量,女人則是跟其他女人。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們拋掉對於男人或女人應該要做些什麼的價值判斷,因為當我們覺得自己做錯些什麼時,我們的能量就萎縮。每個人都需要一些空間去發掘,在這個時刻裡對他(她)而言什麼是對的。有的人或許需要更走入關係中,有些人則是關係對他們來說還太早了,他們需要多跟自己在一起。
在我們的社會裡,深深地受到關於男人跟女人應該如何這樣想法的傷害。這帶來困惑,許多參與靈性修行的男人變得像是女人,同時許多女人開始像個男人。當然在現代有些角色已經改變,可是也更急迫去發現我們自己真正男性與女性的特質。

問:依據奧修的洞見進行這樣工作有何特別之處?

答:最主要的差別在於靜心。我們不是把焦點放在修補關係上,而是出於瞭解自己這樣的動機才去了解關係。改正、讓事情變更好並不是我們主要的目標,看見我們的真實才是。有時候我們會必須接受關係就是行不通,現在無法做任何事情。出於某種原因我們必須要待在這一團糟當中,而要找到勇氣。當然,修正跟改變會發生,但卻不是我們最主要關切的。我們所許諾的是最初的真實。
頭腦總是想要知道怎麼辦,什麼是對與錯,頭腦喜歡概念、規則,這樣它才感覺安全。奧修的方式會帶來一些些的不舒服,因為不是要跟隨特定的道路,而是找到我們自己的道路。這是原因之一,為什麼我們會使用某種理論模型,但是我們不信仰它。只要它干擾我們舊有的信念,讓我們去檢視,它就是有用的,但是沒有任何一種概念可以涵蓋所有真實。最重要的是:信任自己的感覺,保持對新事物的開放,冒險感覺不安全,這些都是一些有價值的主要特質。這就是不同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