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精貼敷 – 與您邂逅,美麗的治療藝術

文 / 李泓斌
本文作者曾任台北市立中興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
現為華源堂中醫診所主治醫師

從事醫療迄今,已逾十六個年頭,在醫學路途上,心中一直希望能擁有無痛、?和的治療模式,來為患者解除病痛。幸運地,在這些年的摸索中,發現了數個令人心喜的療法:巴哈花精、彩光能量療法、河圖洛書按摩法、八卦象數療法,這些療法除了無痛、?和外,也是非侵入式的治療方法,相當適合社會大眾學習及使用。

巴哈醫師說:「理想的醫療,必定是無痛、?和的」,巴哈花精療法除了符合理想的醫療這個期待外,更重要的,她能開啟我們心靈的那扇門,讓我們能正視自己心靈問題所在,進而處理諸如失眠、憂鬱、頭痛、經痛等身心症候群,尤其是在現今情緒性疾病日趨增加的時刻。

古人云:「善用兵者,以少為多;不善用兵者,雖多亦少」,目前全世界約有超過兩百種的花精(如巴哈花精、北美花精、澳洲花精、巴西敏納斯花精、台灣花精等),但不論何種,只要精通其中一項,對證下花精,就可以將花精治療發揮到淋漓盡致,而達到「善用兵者,以少為多」這個境界。巴哈醫師把人類的「基本負面情緒」分為三十八種,每種「基本負面情緒」各有一個對應花精。那這三十八種花精可以對治世間萬種疾病嗎?答案是可以的。我們都知道,自然界的顏色千奇百種,光我們的眼睛可視別的色彩即超過萬種,顏色雖如此多,但均由紅、黃、藍三種基本色共構而成。當然負面情緒也是,這些「基本負面情緒」複合起來便會構成無數的煩惱,所以運用這三十八種花精組合便可以處理人們所有的心理困擾。巴哈醫師曾單次使用過最多的花精為開立九種處方,若以數學組合公式來運算,這三十八種花精加上「急救花精」共有將近二億九千三百萬種的組合。以目前醫界已知的疾病來說,這麼多的花精組合處理世間疾病是綽綽有餘的。所以翻開巴哈醫師的醫案,不難發現從青春痘、便秘、到癌症的治療,巴哈花精都能幫得上忙。

運用巴哈花精的方式有多種,有分內服法及外用法兩大類。內服法是一般治療師都會使用的,如用水杯盛裝、直接喝純液、或用滴瓶,都有不錯的效果。外用法則可用局部貼敷、穴位貼敷、泡澡等,效果並不亞於內服法,而且一般患者的接受度也較高。Dieter Kramer所著的「New Bach Flower Body Maps」及Deborah Craydon 與 Warren Bellows 合著的「Floral Acupuncture」可謂這方面應用的範例。但不論是如何使用,情緒辨證法才是成功的關鍵,否則一昧地照章貼敷,不懂得辨析適合的花精,效果將會大打折扣。佛云:「八福田中,看病功德為第一」,唯有運用情緒辨證法搭配Body Maps反射區及中醫穴道,才能為濟世救人供獻最佳的良方。

案例一:

佐藤小姐,隨著先生來台暫居,因失眠而求診。詢問個案在什麼情況下失眠特別明顯?她回答每次一搬家,環境變化後就失眠。原來她先生從事高鐵工程,隨著丈夫從日本來到台灣後,每次高鐵工程進度不同,她們就要搬遷到不同的宿舍,就這樣因環境變化而失眠。佐藤小姐來診時除了失眠症狀外,亦有肩膀僵硬等問題,經觸診發現其雙側斜方肌僵緊,右頸後部橡樹反應區亦緊繃。由於患者已懷孕五個月,因此我選用花精外敷法進行治療,以胡桃、橄欖、橡樹花精混合外貼於雙側的肩井穴,並開立酸棗仁湯等補血安神藥。兩個星期後患者回診,自訴上次貼的花精效果不錯,當天貼完睡眠品質即變好,而且頸肩部鬆軟許多。因明天就要回日本,所以近二天睡眠又開始不佳,並常會胡思亂想,且有莫名的疲倦感,我除了和上次一樣給予胡桃、橄欖、橡樹花精外,亦加入了鵝耳櫪、白栗花精貼於雙側的肩井穴,才剛貼上而已,患者已感覺體力恢復不少,疲倦感也消失許多,愉快地結束門診。
用方解析:
胡桃:對治環境變遷的任何身心變化。橡樹:Dieter Kramer花精反射區。橄欖:Dieter Kramer花精反射區,並對治疲倦。鵝耳櫪:情緒性疲倦。白栗:對治胡思亂想。
肩井穴:橄欖反射區及阿是穴。

案例二:

陳小妹,六歲,長期頭痛,好發於前額,每次頭痛前會想睡覺,偶有想吐的感覺,自94年12月起病發已一年多,曾至中興醫院做電腦斷層CT及腦波檢查均正常,無法查出病因,醫師曾開立止痛藥給她服用,但仍無效。96年1月6日來診,我問她媽媽說頭痛發作的時間,其母回答約一年前從外婆家接回來後就開始頭痛,但放假時一回到外婆家頭痛情形便自動減輕。細問之下原來媽媽因工作忙碌,便將小孩委由外婆幫忙照顧,鄉下人認為小朋友睡愈多愈好,一瞑大一寸,每天均讓陳小妹睡十數個鐘頭。五歲時,由於要上幼稚園讀書,媽媽便將陳小妹接回來身旁,睡眠時間就縮短為每天八小時,陳小妹的頭痛便由此開始。其實這位個案明顯是由心裏不適應,認為媽媽不愛她,才讓她睡這麼少,所以常會發脾氣,怒氣上衝所致,一回到外婆處,便情緒好轉許多,頭痛便自動減少。處方:加味逍遙散⊕清上蠲痛湯⊕神麴,彩光能量療法面衝突療法⊕灰色和諧桂冠療法,巴哈花精冬青⊕胡桃⊕聖星百合貼敷手部穴位。96年1月13日來診,媽媽告稱近一星期陳小妹僅頭痛一次,所有處方均照舊。96年1月27日陳小妹因感冒發燒來診,詢問近來已不見其頭痛,開立感冒中藥後,續做彩光能量療法療法及巴哈花精貼敷手部穴位鞏固療效。
用方解析:
胡桃:對治環境變遷的任何身心變化。冬青:對治憤怒。聖星百合:對治沈溺在悲痛中,不願接受別人安慰,無法釋懷。
古人云:「心病要心藥醫」,許多疾病只要情緒因素解除,自會消失,這並不是說花精可以直接解除頭痛,而是花精把頭痛的病因消除後,病自會痊癒。

案例三

李先生,近來對於政治新聞相當熱衷,常看著電視新聞中政府的一些做為而心生不滿,並不停地批評,導致睡眠品質不佳,情緒起伏。以巴哈花精馬鞭草⊕山毛櫸花精貼敷足少陽膽經的足臨泣穴後,原本起伏憤怒的情緒逐漸平復,睡眠品質也漸好。
用方解析:
馬鞭草:對治過度關心大環境。山毛櫸:對治批評。足臨泣穴:Floral Acupuncture的山毛櫸對應穴道。
巴哈花精號稱「憂鬱、失眠」的剋星,已在歐美流行70年,是由英國巴哈醫師在1930年代所發展,主要是針對人們的七大負面情緒做治療。就情緒生理而言,負面的情緒,會影響到腦部的邊緣系統,進而影響到下視丘,而下視丘是自律神經系統的核心。因此,壞的情緒便會藉由這個管道而影響到我們的自律神經,造成自律神經失調。而憂鬱症患者幾乎等於自律神經失調,近年來,科學家也運用正子造影術(PET)研究發現,有些負面情緒如強迫症患者,其基底核的新陳代謝率特別旺盛,比正常人高出許多,因而影響本身對衝動的控制,而產生強迫症,足證情緒與生理的變化。臨床上發現,能量療法(彩光能量療法及巴哈花精),對情緒與生理調控頗有助益。期待情緒療法,能給患者帶來更大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