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兒童的花精治療

文 / 李孟澔

這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都擁有一個純真的童心。可是,我們在童年期時很容易被父母親的管教方式,壓抑和限制我們內在兒童的需要。
這些內在兒童的不滿足是我們成年期所有不快樂和遺憾背後最重要原因。所以,我們每個人長大後,都需要重新學習關懷和照顧自己的內在兒童。

※內在兒童的情感勇氣

我們喝了加強內在成人心理覺察力的花精,來做內在小孩的觀想引導。
有位女學員感到自己的內在小孩很強壯,根本不用她去擔憂,還在她肩膀上戲耍。另一位女學員看到內在小孩抱著洋娃娃,坐在院子的花圃旁邊,告訴她要勇敢一點。
我回饋說:當我們壓抑內在小孩的情感需要時,雖然避開了情感依賴的問題,但可能就要忍受情感的孤單。所以,我們需要用大膽一點和自在一點的心態,去表現自己的情感需要,和人建立溫暖和深刻的情感連結。
當我們擁有這種自然流露情感需要的勇氣時,就不會害怕別人的拒絕,也不會擔憂情感交往過程的麻煩和負擔。
就像北美花精有個加強心輪情感勇氣的琉璃苣(Borage)花精, 作用就是加強心輪歡欣和輕盈的情感能量,用輕鬆自在的心情和鼓舞自己的勇氣,來樂觀面對人生。

※內在兒童的過去現在未來

這一期成員所抽的 OH Card 都深深反映了她們的童年故事。
以佘雪紅老師來說,她內在小孩過去的恐懼是:攫取的字卡加上一位女性護住自己私密部位的圖形。這代表她恐懼別人攫取她所珍惜的寶貴事物。
所以,她在做「遇見你的內在小孩」的內心觀想時,看到小時候的自己是一位愛留長髮愛編辮子的小女孩,花了很多創意在自己的布娃娃上面。可是,周圍的人很愛捉弄她,很愛告她的狀,讓她得不到爸爸的欣賞。也就是說,她最珍惜爸爸的愛護,周圍小孩的惡意捉弄,讓她得不到爸爸欣賞的眼光。
因此,她內在小孩現在的感覺是:吸引的字卡加上一間整潔的浴室圖形。也就是說,她想要用更加倍的潔身自愛,來獲得爸爸的肯定。如今,她也更注重自己的身心清理和淨化,來建立自己堅持身心潔癖的吸引力。
所以,她在tony媽媽的工作坊聽到我有開內在兒童的花精課程時,馬上就來找我幫她師資班的學員開課。她很希望自己師資班的學員都能清理一下自己內在小孩的情緒傷痛。
也因此,她未來小孩的希望是:危險的字卡加上一個往前邁進自己道路的圖形。這代表她希望自己在蓄勢待發的時候,能夠消除一些內在小孩的危險感。她渴望自己的內在小孩能夠散發更加自然的溫暖光芒,與她的學員共同創造雙贏的美好康莊大道。

※內在兒童、內在成人和內在父母親

最近幾個禮拜在上內在兒童的花精治療,所謂的內在兒童也就是我們的情緒體,除了物質的肉身體之外還有以太體(也就是情緒體)、星光體和靈魂體都是屬於我們人類第三密度物質空間;除此之外還有屬於較高體系的心智體、靈性體、宇宙體和涅槃體,所以我們喝情緒花精就是來釋放清理儲存在情緒體的未了情結。
在課程剛開始時我們抽三張塔羅牌來顯示內在兒童的狀態,三張牌依序代表過去、 現在、未來,而我分別抽到逆位的死亡、逆位的錢幣三以及逆位的魔鬼。
第一張牌是說我小時是一個白目小孩一天到晚被父母打,到最後我的活力變弱而轉向死亡,第三張牌顯示這一直是我內心中解不開的結(因為白目所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打)我小時雖乖乖做事、長大雖努力工作。但是還是一天到晚被罵,逆位的錢幣三代表我一直找不到心靈引導和教我實務能力的導師,導致我到最後變成愛配合不配合、愛做不做的態度,因為對我來說是多做多錯。以上的牌仍是屬於理性層面也就是在我們可以理解之內。

孟浩老師在解完大家的牌之後,就帶領我們喝三種可以回朔內在小孩的三種花精 Baby Blue Eyes/ Mariposa Lily/ Shasta Daisy和四種氣場淨化的花精 Fringed Viloet/ Angelsword/ Pink Mulla Mulla/ Boab 並唸一段文章引導我們進入內心空間來遇到我們的內在小孩。
我跟著引導想像遇到小時的我,我過去抱著她並試著安慰被罵被打的她,結果她一手把我推開!我想可能是我的角色不對,我應該去當那個小時的我而不是以第三者去安慰她,當我回到小時的我時我發現我不並想要被安慰,我覺得錯愕接著就睡著了。事後他們說是我還沒準備好去面對小時的創傷所以潛意識的選擇逃避。

我把這問題就擺在那不想去多想,我想我是真的還沒準備好要去解決這問題,也也許我還想抱著受到家庭暴力的角色從中得到些什麼?這問題是我去年十一月參加薩鐵兒模式家庭重朔的心理工作坊被挖出來的,沒被挖出來前都沒發現這家庭模式一直影響著我到婚後,藉著靈修我改變了我的暴力及自虐的傾向,但是我想我一直不想承認我始終沒有原諒我父母..

這禮拜的告別娑婆讀書會上到第二章,裡面提到了寬恕。我對寬恕一點慨念都沒有,家裡的寬恕十二招從來也沒翻過。在讀書會裡我們聊到我和丹的好朋友L小姐在我們一起出國玩時和她的老師吵架,她怪我們身為她的朋友居然沒有和她同一個鼻孔出氣,但是我們看到的是她自身的投射其實和老師沒有關係,而且就算老師對她有些疏忽也應該對事不對人,就是身為她的好友我們試著想要點醒她的一些盲點但是卻得到不諒解及一些怨懟,所以我們決定給她一些空間等她看清楚之後就會在來找我們了。

Lily說L小姐要學會寬恕,我聽了嚇了一跳!想說我又沒做錯事幹麻要被寬恕!Lily接著說:「後來她就會發現其實沒有什麼好要寬恕的」。聽到這時我才了解到是我以為我要寬恕我父母,但是事實上他們更本沒有什麼好要寬恕的。角色立場一換我也就了解到我的盲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