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動中覺醒/費登奎斯工作介紹

整理與撰文:Sevita 莎薇塔
(本文作者為費登奎斯方法四年專業訓練畢業學員)

費式工作緣起

費登奎斯工作是一種身心教育(Somatic Education) 工作,它由一位出生在俄國的猶太人摩謝‧費登奎斯(Moshe Fledenkrais) 所創立。他的幼年處在一個極為動盪且戰爭頻繁的時代,但也因為外在環境的困難與多變,讓他更加著重於如何培養自身的力量,來因應這隨時隨地不斷變化的外在環境。這種不受困境影響的精神讓費登奎斯後來成為一個極具有創造力且多才多藝的人,也讓他自創出這套以他的名字為名的獨特身心教育工作方式。摩謝不僅擁有機械、電機工程方面的學位,同時也是一位物理學家。而除此之外,他更是熱愛足球與柔道,擁有柔道黑帶第二級的段數,並且曾是當時國際柔道協會的一員。

他曾經在反潛艇的科學部門擔任研究工作,在一次傳授同事自衛防身術時,由於潛水挺舺版的過度滑溜,讓他原本已經受過運動傷害的膝蓋再度惡化,讓他幾乎難以行走。當時他的外科醫師朋友建議他進行膝蓋手術,但是這位朋友也告知他手術的成功機率只有50%,而這讓摩謝非常的生氣。他難以相信在成功率這麼低的狀況下,醫生居然還敢建議他進行手術,因為在實驗室裡,當實驗的成功機率如此之低時,他們是根本不會考慮進行這項實驗的,更何況現在這項手術影響的是他未來的行走能力。所以摩謝拒絕了那項外科手術,他拿出物理實驗的精神,以自己為實驗,開始進行大廣圍的研究,試圖發展出一種自我重建的技巧,後來則進一步地發展成費登奎斯工作法(簡稱費式工作)。在這段時間他接觸過的領域有生理學、解剖學、生理學、運動學、神經學、心理學、人類學、兒童發展學,以及為數不少的東方覺知技巧與身心學。

而由於摩謝本身在柔道方面的深厚造詣,讓他能夠高度感知到自己的身體移動以及各部位之間的牽連與關係。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之後,摩謝認為真正造成傷害的並不是意外事件時所發生的撞擊,而是撞擊發生時,他的身心以一種無效的方式回應了撞擊時的衝力,使原本的傷勢更加惡化。這份領悟讓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式恢復行走的能力,雖然摩謝膝蓋的終其一生並沒有恢復到受傷之前的全然健康狀態,但是他卻找到了方式讓他能夠繼續行住坐臥等生活正常功能,並且能夠繼續他的柔道練習。

透過這份自我學習與功能療癒的過程,摩謝發展出一套極為龐大且完整的身心教育工作理念與課程,後人稱為費登奎斯工作法(Fledenkrais Method)。其中包含有「動中覺知(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與「身心功能整合(Functional Intergration)」兩項工作方式。

動中覺知課程的進行方式

動中覺知(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指得是一種能夠從動作中發展出自我覺知能力的課程。授課時是由合格的授課老師以口語引導學員進行一系列的肢體移動,這些動作都是經過精心設計且循序漸進的系列移動。大部分的課程開始時是讓學員先把覺知帶到身體上較為局部且細微的移動,然後透過遞增疊加的動作開始覺知這個部位與其他部位的交互關係,課程最後往往是一個涉及全身或較多肌肉群的完整動作。

在這個透過移動而覺知的過程裡,學員開始以一種不受過往身心模式影響的方式探索感知著自己的肢體移動,並逐漸把意識的光芒(覺知)帶入自己平常不會注意或是已經失去連結的部位。透過有效率的引導,學員能夠以一種柔和、不費力的方式重新和這些因為疼痛、意外傷害或緊繃而失去聯繫的部位,建立起一種新的認知關係,修補或重建大腦和身體部位之間的神經傳導路徑。

也因此在進行動中覺知課程時,偶爾有些人除了感知到肢體上的感官感受和移動以外,有時候也會開始感受到緊張、擔心或害怕的情緒,甚至是突然回憶起某次身體意外事件。這是因為有意識的肢體移動帶出了儲存在大腦和身體中的未完結的事件和記憶,而這些過去未完結的事件和情緒往往正是我們身心上的歷史包袱,讓人無法在當下有效率回應突發事件,甚至造成身體傷害的原因。也因此摩謝曾經說過他的工作是未來的心理學,就這一點而言,我依據自己的自我學習經驗深有同感。

動中覺知課程的效益

就短程效益而言,進行完動中覺知課程時,大部分的學員會感覺到:

* 某種放鬆,某種穩定待在身體裡的感受。

* 課程結束後走動時覺得較為容易、自由、流暢、輕鬆不費力。

* 感覺到一種身心上的整體感。(也有人描述為一種「一」的感受)

有些學員感覺到:

* 一種安全、被保護的感覺。

* 一種根植於大地的紮實感。

* 感覺到身體的深層疲倦,需要給自己多一點的放鬆休息時間。

* 開心,可以讓自己的身體玩耍的感覺。

* 行動時有一種優雅和美感

(以上皆為台灣學員的課後反應)

就長程效益而言:

* 有學員表示原本不清楚的思路似乎變得較為清晰

* 肢體變得較為自由、有彈性、靈活、敞開,越來越享受移動的感覺

* 感受到身體裡的力量,進而擁有一種對自身的微妙信任感

* 長時間進行固定姿勢工作 (例如電腦工作)後,身體能夠透過培養出來的覺知能力,找到自己的方式從僵硬狀態裡恢復柔軟。

* 以往曾經造成身體傷害的事件再度發生時,不再造成傷害。

例子一:以往會慣性扭傷的右腳,在一次路面不平再度拐到時,身體快速而本能的做出反應,右腳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例子二:為樹木修剪枝葉時, 從高梯子上摔落地面而毫無損傷。(國外學員親身例子)

人生是不斷的自我教育

摩謝認為人生是一連串不斷的自我教育。

透過不斷的學習,當一個人發展出越來越多的覺知與區辨能力時,他會自然而然放棄舊有不再適合自己的身心模式與自我形象。而當舊有的身心包袱與模式越來越少的同時,高度的覺知能力將能夠讓一個人在環境改變時,以一種有效率的方式來因應各種外界突變事件。因此不論是「動中覺知」還是「身心功能整合」工作,它都是一種自我學習的過程。而這種自我學習是一種終生的自我學習,也是人類特有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