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能量檢測法 – 健康生活的萬用鑰匙

文/陳德昌

生命能量檢測法(簡稱 E.I.R. ),是一種不須靠儀器,只用手即可測知一個人的健康狀況並找到治療方法的技術。它起源於一位脊椎矯正師的意外發現,又經多人的努力、嘗試,擴大了應用範圍,因而得到越來越多的人認同及使用,隱然成為一門獨立完整的學科。筆者在學習後,經多年的實際運用及教學經驗,發展出一套有別於原 L.E.T. 的方式,命名為 E.I.R . ( Energy Information Response ) ,蛻變 過程簡述如下:

一、從一位脊椎矯正師的意外發現開始

頸椎矯正後是否回正,可做頸部動作的舉臂測試而得知,如果頸神經沒有被壓迫,則舉臂測試應該呈現強而有力的支撐,但有位脊椎矯正師對一位頸椎已經回正的病人進行舉臂測試,患者的手臂應強而有力卻出現軟弱無力的現象,脊椎矯正師驚訝的同時,觀察到患者的另一手拿著一根香煙,嘗試的心態下要求患者丟掉香煙後再做一遍舉臂測試,結果患者的手臂恢復了強力的支撐,百思不解的情況下投稿於醫學刊物,引起當時紐約大學心臟科主任大村 惠昭 博士的興趣,他開始了十五年的研究測試,捨棄了費力不耐久測的舉臂測試,建立了以手指的肌力反應測試疾病及決定療法的雛型,發現當以銀棒指著身體表面的一些特定測點時,受測者手指的肌力變化反應了對應臟器的功能狀況,決定療法時越適合的藥、食物則會使受測者手指的肌力變強,並將測試結果以醫學檢驗證實,大村惠昭將這一系列的方法命名為 O-Ring Tes t , 但只限於教授給醫生。快活醫學的創始人瓜生良介將其定義:「上帝賜給人類可以親眼看到疾病的方法」,並本著普善嘉惠大眾的心,將 O-Ring Test 修改後易名為生命能量檢測法 L.E.T. ,並對一般民眾推廣,數年前瓜生良介將其介紹進台灣後,經 黃河清 老師的整理推廣, L.E.T. 就此在本地扎根散葉。

二、歷史的巧合,從另一位脊椎矯正師的意外發現開始

1985 年,脊椎矯正師 Jennifer LaMonica 在完成對患者的矯正工作後,患者向其敘述其脊椎受傷的意外經過後,幾乎馬上又感覺患部極度不適,脊椎矯正師複檢後發現已矯正的脊椎又移位了,好像從沒被矯正過一樣,幾次的例子後,脊椎矯正師嘗試著讓患者回憶意外或心理的創傷的同時進行脊椎矯正,結果發現療程大大的縮短,這樣的結果鼓舞 Dr. Scott Walker 結合了 EMDR ( Eye Movement Desensitation and Reprocessing )、 TFT ( Thought Field Therapy ),以 L.E.T 測試情緒、潛意識及過往創傷和現今問題的關連性,並找出解除或減敏的穴位,藉此造成一生物性反饋,而讓受測者覺察到他們的問題癥結, Dr. Scott Walker 將其一系列的方法命名為 N.E.T. ( Neuro-Emotional Technoques )。
此外,『學會情緒平衡的方法 』一書的著者 Dr. Roy Martina ,用 L.E.T. 手法以敘述句或直接測試脈輪為手段,來測試心理、情緒、身體生理及靈性層面的問題,並發展出數組穴道群,藉著輕敲或輕揉穴道群的同時加上一段和自己的對話,以恢復身心靈的協調性。至此 L.E.T. 便從身體的測試擴展到心理程面的應用。

三、當西方遇上東方

以往 L.E.T. 研發的關鍵人物幾乎皆具有完整的西醫訓練背景,這樣對其研發過程有其優勢但也不免有些框架的限制,因此筆者在熟悉 L.E.T. 手法及掌握技巧後,便開始嘗試引入東方醫學和哲學的觀念,來擴展原 L.E.T. 的應用範圍的各種可能性,在多年來證之於臨床實例及教學中學員反饋的教學相長下,發展出一套和原有測法有顯著差異的系統,命名為 E.I.R ( Energy Information Response),主要差異在於:
‧ 測法技巧:
‧ 在了解 L.E.T. 測試本質的真諦後,筆者首創發展出單人雙手和單人單手的技法,解決了初學者在熟練前無人可配合練習的困境,並縮短了學成所需時間。
‧ 運用較多意念,所以可不需解剖圖譜或病理圖譜的輔助;除健康層面外,並可擴展運用於生活層面,如選擇適當工作、住家、 找尋事業夥伴等。
‧ 測點:原測點由於其解剖學的考量,所以全都在目的器官的附近,如鼻疾的測點為鼻翼旁的迎香穴及鼻通穴,肝的測點在肝前的期門穴等,但筆者卻發現鼻疾用第四頸椎旁的奇穴,肝則以背部的肝俞穴,更具代表性,而這在解剖學上是較難想像的,經過多年的探索與實證,確立了有別於原 L.E.T. 的測點系統。
‧ 療法的測試
‧ 生理方面:原應用療法主要是西藥或營養品,僅需決定種類和劑量,測試方法較為單純,但如用國人常服的中藥,則需測試劑型(湯劑、丸、散),先煎或後下,煎熬時間、服法(飯前飯後、熱服、冷服、須矯味否、少量頻服、頓服等);如使用針灸,則須測試使用何種刺激介質(針、灸、不刺入僅表面刺激)、針刺順序、針刺深度、留針時間等;更不用提以念數字為主的東方特有的八卦象數療法。熟悉了不同療法的特質及測試要點,有助於學員開發適合自己學習背景的新療法。
‧ 心理方面:黃帝內經有記載喜怒憂思悲恐驚的七情及其相應臟器,還有金木水火土五形人的分類(還可細分為二十五形人),如目前最常見的憂鬱症,屬脾主憂思的範疇,脾屬土宮,又可有大宮、加宮、上宮、角宮、少宮的區別,確認其所在宮位,便可以脾、胃的俞穴為主來治療。建立了一套有東方特色的心理測試及治則。

筆者以這套系統教學,學員有一般上班族、家庭主婦、醫師、藥劑師、能量醫學工作者、脊椎矯正師等,多人學會後成功地應用在各人工作領域或家庭保健,摘選兩則經驗分享如下:

E.I.R. 學習與應用心得(一) 林秋綿

最早接觸 EIR , 是老公上過課回家,老要我把手指圈起讓他練習拉拉看。看他一臉懊惱一直拉不出個所以然,自己也很好奇 EIR 真的可以測出一個人的狀況嗎 ?
而真正接觸 EIR ,是自己幾年前出現莫名的頭暈現象,不是非常嚴重,但不時來報到的頭暈,還是讓自己感覺不好受。在醫院做了所有能做的大小檢查後,結果都是正常,本想或許這個問題會一直困擾下去,直到 陳德昌 老師以 EIR 測出,原來是自己的腦神經的鞘質有一處破損,在傳導的過程中會不正常放電,因此會不定時的出現頭暈。知道了原因,使用健康食品調理身體後,終於跟困擾多時的頭暈說再見。這時對 EIR 的神奇大感驚訝, 後來陳 老師開班授課,我就成了他的學生之一。
上了兩期課,在第二期的後段,自己測得的結果, 常跟 老師測的結果相同,讓自己也多了很多信心。學了 EIR 自然而然會在自己的生活上做運用,不過我是個很懶的人,往往對追根究底沒太大的興趣,又沒有醫療專業背景,所以不會測這個病發生的原因是什麼,目前的狀況是處於什麼狀態。通常我都是針對症狀測解法,常常會測出很特別的解決方式,例如曾經測出以一指刀 推風池穴治小朋友暈車;測彩光能量療法幫小兒子退蕁痲疹;還測過 以 數字治老公的咳嗽,數字唸唸後還真的立刻止咳;大兒子有一陣子夜咳,竟測出以咖哩來解;最最特別的應該是測老公公司分紅股票的賣價,測出的價位是一般人都不看好的水準,但最後出售時居然真的賣到這個價位!
我通常不會很在意測出的結果是不是百分百的正確,因為測的解法不是食療,就是推拿,或是彩光 …. ,這些方法一般來說,都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傷害,頂多就是無效罷了,所以用的很放心。也或許是這樣的心態,讓自己沒什麼壓力,在應用上反而常常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也讓自己更有信心使用 EIR !

EIR 學習與應用心得(二) 余玉成中醫師

學習 EIR 的過程只能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起初以不屑的心態看這件事,但是,在無數次的實驗歸納印證中發現, EIR 是個好東西,而且思考模式已非單純的中醫或西醫,祂可以融合中西醫學與另類療法,也可以突破傳統思維再創新;也許這樣的恭維你認為太誇張了,但是你若尚未接觸過,建議你先不要下定論。
EIR 適用的範圍因人而異,發揮的巧妙各有不同。當然,學習的過程中努力練習是必須的,失敗的經驗也是難免的,但是只要不放棄,爬上能量的階梯,自然能欣賞到能量醫學之美。
學習 EIR 之後,在診斷技巧上大幅提升,相對地,治癒率也提高不少,信心的增強對自我的肯定也有加分的效果。治療的方法上,可以突破傳統方藥、針灸、推拿的局限。對於害怕藥苦、針痛、推敷包紮難看不便的求助者,可以為他們尋找替代方案,例如:彩光能量療法、花精療法、八卦象數、蔬菜水果療法、選擇適合的運動與氣功、靈氣符號或醫古文運用、水晶寶石的佩帶、一指刀撥順等等的方式,來適應符合個別求助者,也能藉由 EIR 來為每位患者選擇最佳的單一療法或組合療程。達到經濟、有效、快速、簡便的目的,適用於男女老少,甚至寵物。
不可否認,學習 EIR 之後,改變了我的很多想法和觀點,跳脫出傳統的治療模式。雖然目前能量醫學非顯學,但相信祂必能發揮祂的獨特魅力,未來更是溝通聯繫中西醫身心靈治療的橋樑。當越摸索能量醫學,越能發現他的深度與廣度,階梯越爬越高,越能欣賞沿途風光的千變萬化,醫學的藝術與美,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
有人曾問那一類的疾病是我所專長,這問題也曾困擾我,因為中醫門診是不分科,所以有機會接觸各類科的患者,倒是因治療效果佳,患者介紹患者來治療疑難雜症的居多。我認為能獲得患者肯定與配合才是重點,相對地,也必須時時充實自我的相關領域專業知識,配合運用 EIR 發揮潛能,為患者為自己建造福祉才是我所追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