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基礎-上醫妙手回春 見證生命神奇

文/摘自「中醫養生受益一生」。
註:胡乃文曾醉心西方醫學,因緣際會轉而闡揚中醫精髓

提起胡醫師——台灣中醫師胡乃文,在美加的華人圈,大概很多人都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主要源於他在新唐人電視臺開了一個「認識中醫」的節目,收視率很不錯,胡乃文走在美國的街道,偶爾還會被人認出來,「噢,你是胡醫師。」

胡乃文一頭華髮,而皮膚卻光滑細嫩,臉色白裏透紅的,鶴髮童顏,一點都看不出他的年齡;他的聲音清脆洪亮,精神奕奕。無形中,這樣的第一印象,首先就給了來求診的病人很大的信心。

治癒罕見黑色素癌患者

胡乃文是台北「上海同德堂國藥號」的名醫。多年前,全世界發生在面頰部位的第5個黑色素癌症病例,讓胡乃文用中醫診治,沒多久就治好了。

對此他謙虛地說,只要有皮膚的地方,都有可能發生黑色素癌,全世界都有黑色素癌症的病例,只是,恰巧這位病患是長在臉頰上,這樣的病例世界上相當罕見,而這位病患剛好是全世界的第5個病例。

胡乃文說,中醫注重病象的表現,當時這個病患年紀很大,嘴巴裏面破破爛爛的,按中醫看就是嘴巴潰瘍、是胃火,治法就是「瀉胃火」。年紀大,不能直折火源,不可釜底抽薪,只好使用「揚湯止沸」法,於是用了「甘露飲」補水,把胃火給治了,幾天後,黑色素癌竟然就好了!

胡乃文分析了中醫和西醫看病的基點和原因,他說,西醫看病,離不開細菌、黴菌、病毒、營養的缺乏與過剩、礦物質的缺乏與過剩等等原因,是建立在比較淺層次的物質基礎上;而中醫看病,是在高層次的深層物質基礎上,如:火、風、熱、濕、燥、寒;木、火、土、金、水,或者是喜、怒、憂、思、悲、恐、驚等等產生病象的原因,所以看病的方向是完全不同的。

西醫說的「黑色素癌」,在中醫卻沒有這樣的病理概念,胡乃文說:「我只是用中醫深層物質的醫理,符合了中醫的診斷,找出真正的病因,對症下藥,很快的就得到了醫治。」

由針灸課程 深入中醫鑽研

西醫是西方的尖端科學,曾經在這個所謂的尖端科學中沉浸了十多年的胡乃文,怎麼會走回中國古老的科學——中醫,而且還說要找「最」古老的?他發現最好的東西還是在東方——傳統中國醫學。

其實,胡乃文大學攻讀的是生物學,研究所主修神經科學及內分泌。畢業後投入藥理學研究,還被服務的單位派去美國著名的史丹佛研究院(SRI)從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他曾醉心於西方醫學研究長達10年以上,在研究神經學領域的過程中,因為當時最先進的科學文獻中提及,西方神經學與中國針灸有相當密切的關連性,對專業領域總是精益求精的他,就跑去聽針灸課程,開啟了他走進傳統中國醫學的大門。

說也奇怪,他一開始接觸針灸時,幾乎沒有什麼障礙,甚至覺得自己「好像本來就會針灸」似的,進步很快,還從中悟出許多內涵。

就這樣,一般需要學幾年才能出道的針灸,他才接觸一年,就被請去教學了。胡乃文也發現,如果採用針灸的方式,完全可以避免西醫用藥的副作用,卻達到很好的醫療效果。而針灸醫術很注重中醫基礎的背景,這促使他進一步深入的鑽研中醫。

熟讀《黃帝內經》、《難經》之後,為胡乃文打開了更廣闊的視野,於是他一一閱覽更多的中醫古籍,最後他對中醫理論認識之深,對古人的經驗運用之得心應手,連他的老師都感到驚訝。

用中醫的理開西藥案例

胡乃文說,現代中醫100%是西醫的產物,因為學的是西醫的理,不能算中醫。如果用西醫的理開中藥,是可以治好一些東西,但不能夠治好所有的病。而用中醫的理去開西藥,發現卻有不錯的治病效果。

他舉了一個例子,在他已經學了一陣子針灸,但還沒當中醫師前,他工作單位的一個工友,一邊臉熱(會出汗),一邊臉冷(不出汗),是一個自律神經失調的病症。當時研究神經藥理的胡乃文,知道這個病西醫是沒有藥可以醫治的,但是他告訴這個人,他學了一點中醫和針灸,中醫是有辦法治的。

胡乃文決定用中醫的「發汗法」為這個工友醫治,但是,因為醫院離城區太遠,拿不到中醫的藥,於是,胡乃文請工友到單位的醫院拿點阿斯匹靈,因為阿斯匹靈藥理是發汗,再吩咐他喝碗熱水或熱湯,蓋上棉被發汗,就這樣治好了。

胡乃文接著說,這說明:西醫診斷的病,用中醫的理,開西醫的藥,可以治病,而且可以治得更好;用西醫的理,開中醫的藥,也許可以得到暫時的緩解。

從醫藥古籍 擷取中醫精髓

中國古代的人習醫,規定了要讀哪些書,你想行醫就得學那些書,像孫思邈在唐代就規定了,一定要學《內經》、《難經》、《傷寒雜病論》、《諸家經方》,甚至是五行、陰陽、八卦等等現在被稱之為迷信的東西。

而現代中醫學習,主要是考試領導教學,考試考什麼,教學就教什麼,讀書就讀什麼,這樣一來沒有了獨立的思考。尤其,中共將古代一些特殊醫療的方法,例如祝由科之類的,都認定為迷信,將一些精華的、珍貴的東西都刪掉了,而台灣的教科書,許多都是直接複製中共發行的,一樣是不完整的中醫醫學資料。

所以,胡及文就開始從中國古籍中,去找真正精華的東西,他從醫藥古籍中擷取良方治病,找出傳統中醫的真正精髓。

胡乃文說,中醫的治病邏輯是「上工治未病,中工治已病」。古時的修道養生之人,如真人、至人、聖人、賢人,身體健康壽命長,算是「上工」。真正的好醫生能教人不生病或少生病。

西醫看病重視的是物質基礎,是處在淺層次的理;中醫看病重內外因,看最根本、深入高層空間的理,完全跳脫這個「病」本身的概念,而是去探究造成那個病象的根本原因,而不在於那個病,於是就不知不覺治好了!

景仰德術兼備名醫孫思邈

現代醫學重視的完全是醫術,醫術是容易養成的,但是在古代學醫則重視醫德,比如扁鵲原本是個旅店管理人員,伺候過一位老先生,這位老先生觀察他十多年,覺得他有德,決定將自己精湛的醫術全部傳授給他。

再如,華陀有次在山上茅草屋外偷聽兩位高人對話,這兩個人知道華陀很聰明,但不認同華陀偷聽的行為,而華陀也知道自己偷聽被發現了,於是急忙入屋跪地發誓,一定會做好醫生救度蒼生,兩人才決定傳授醫術給他。

問起在古代名醫中,自我期許以誰為師?博覽中醫古籍的胡乃文說,比較起來,應該是比較景仰唐代名醫——孫思邈,因為他醫術高明,但生性淡泊,為人正直,品德高尚,是不求名、不圖利、潛心修道之人。

相傳孫思邈活到114歲,雖年歲已高,但是神清氣爽,一派仙風道骨的氣度,是一位德術兼備的名醫,當時受唐太宗的仰慕,極力留他在宮廷當官,但孫思邈淡泊名利,因而拒絕。孫思邈專心研讀醫書,結合實踐處方,記載在他寫的《備急千金要方》中,被後人尊奉為「藥王」。

孫思邈在離世之前,天神下降,對他說:「孫思邈啊!你所著的《千金方》,濟人的功德也很廣了。而常用動物做藥,損傷的生命也多。你會成為一個尸解的神仙(就是修成之後,用一支劍或其他的物品,代替屍體埋葬,自己離開成仙),但不能白日昇天成仙了。」

胡乃文說,現代中醫,離孫思邈的層次相差太遠了!仍然還在用許多的動物入藥,是相當值得借鏡思考的。

胡太太罹病 腫瘤神奇消失

胡乃文的父親本身曾學過一點道家之術,卻不相信道家的學術、道家的修煉,也不大相信中醫。因為他出生於五四運動那個時代,那個年代的人普遍受到西洋科學的洗禮,只承認現代科學是絕對正確的。當時,他還對胡乃文說過一句有趣的話:「機器都看到了那個腫瘤,你還能不承認它嗎?」

多年前,胡乃文的太太住在加拿大時,被檢查出腫瘤,照當時醫生的說法是「a mass can’t be measured」(大小無法量測的惡性腫瘤)。胡乃文曾黯然的思忖:「這究竟要考驗我什麼來著?」倏地,耳邊出現一個聲音:「修煉以後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胡乃文夫婦都修煉法輪功,在真正修煉中,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堅定的信師信法。

胡乃文說:「不久,加拿大一位朋友來電話說,腫瘤沒了!從一個Cancer(癌),變成是Ulcer(潰瘍)了!這完全是一種另外高層空間的具體應證。」

胡乃文還舉了一個極為奇蹟的案例,一個腦癌患者,住在加護病房兩個月,沒有任何起色,胡乃文夫婦倆到醫院去探望,離開前,在病患耳朵旁念法輪大法〈論語〉,再按按幾個穴道。

沒幾天再次去探望,一樣在病患耳朵旁念法輪大法的〈論語〉,並且說了:「記住!法輪大法好!等你病好了,一起學法輪大法。」

一星期後再去探望,病患已經有了意識性的反應(手指會隨問答回應),幾星期後,再去看他,已經會寫字了!這是一個完全沒用藥、用針的神奇案例。

著重精神道德健康 真正袪病

在台北,很多病人說,尋醫多年後遇到胡乃文,才找出真正的病因得到醫治。在診所,因為指定他看診的病人太多,有的病人還要求延長中午看診時間。

許多病人很喜歡和他聊天,還有的來了就坐著不想走。這時,胡乃文便會講一些提升道德的道理給他們聽,因為他深知,精神道德的健康乃是身體健康的要素。而袪病健身首要是修心性,道德提升了,就不會有病。

胡乃文付出真正的關懷,從根本上為病人診斷及治療,發自內心的希望病人身心俱佳。他還建議有緣的病人學煉法輪功,達到不吃藥、不就醫的目的。他從不擔心病人減少,病人反而比往常更多。

著書傳承知識經驗 濟世救人

胡乃文認為,一個好醫師應該術德兼備,真正關心病人是身為醫師極其重要的部份。

胡乃文最近把他以前學過的、做過的、寫過的東西,再次總整理,集結成書。主要目的是知識經驗的傳承,希望引領有緣人走上修煉之路;若不修煉,也能明白修身養性之道。在養身保健層面上,人們則可藉由此書的知識導引,去找到一位好的醫生。

胡乃文不僅關心他的病人,也關心身邊所有的人,在平時忙碌的看診工作中,還抽空透過電視、報紙、廣播等多種管道,不斷地向世人傳達令人身心俱佳的中醫養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