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23 – 漂浮

文/Unmani

只要身體放鬆的話!「漂浮」對我並不困難。然而,每次在游泳時,只要有人游過我身旁,帶動較大的水波,我便會不由自主的緊張,呼吸也會跟著打亂。我才知道在水裡的我是不放鬆的,即使我會游泳!

當時在印度奧修社區很流行漂浮。只是在一旁觀看,已讓我心嚮往之!我帶著好奇心,請我朋友讓我經驗第一次的漂浮。當水輕輕拂過臉龐,水的浮力漸漸地讓身體自然地地放鬆下來。當身體安靜了,朋友試著帶我進入水裡;突然間,彷彿所有細胞、神經系統通通在大喊救命!我急促地吸氣,驚恐著沒呼吸會窒息!除了嗆到水之外,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驚嚇,我感到十分意外,原來我對死亡是如此害怕。

當「水中漂浮」的團體在看板上介紹著,我對它的第一次經驗使我馬上預約了個案,等著再經驗一次在水裡柔軟、放鬆的美妙,但這個個案先是因為下雨被迫改時間,接著便是因為身體根本無法放鬆(期間有台灣友人好心幫我漂浮,她試了N次,我依然緊抓著害怕,連在水面上呼吸都是急促用力的,更遑論進入水裡!)於是決定先上10天的團體,準備好自己能進入水裡。
關於漂浮--「放手」的藝術! 奧修說:「只要漂浮、不要游泳!」,這意味著放鬆地讓生命之流帶著,只是漂浮!這個看似簡單的letting go放手,「放掉控制」,對我是如此的不易!我的一生不斷地想要透過努力來獲得什麼,想在生命中抓住什麼,想努力走向某個未來, “不努力"--哈!我可能會死掉。

「水中漂浮」又名「海洋能量呼吸」(台灣名),它的水溫接近母親子宮的羊水,當事情進行順利時,妳可以重新經驗待在子宮的感覺,和母親全然的融合、一種純然的「一」!透過漂浮,你是有意識的回到空無、寧靜的觀照,一種清醒的內觀,但在這美麗的靜心經驗之前,一層又一層的自我必須死掉。自我以各種不同的面向出現:受傷、害怕、攻擊、挫敗、悲傷、努力、控制。『呼吸』在團體中交叉進行著,好讓碰到的自我有出口,脫掉這些重殼;可能是鬆開害怕溺斃的緊張,也可能是渴望回到母親子宮,對愛的渴望。在呼吸療法中,呼吸的技巧會帶領著肉體經歷曾有過或者壓抑的記憶。

我的身體在水裡漂浮著,一位美麗的夥伴擁著我、哼唱著搖藍曲,隨著她柔軟的歌聲,內在一種與母親分離的痛,化成眼淚泉湧出來,眼淚洗滌著「孤單」的挫折,一種渴望回家的難過,當時連結到年幼時,母親離家出走而我被遺棄的畫面。哭完後整個人輕鬆起來,如同卸下重擔,變的輕盈起來;這份輕盈,使我有空間可以接受治療師分享出來的愛,感覺被保護地待在她的懷裡哭的涕流縱橫!(繼續哭,哈哈!)『水』的浮力在「海洋能量呼吸」可以扮演如母親的愛、也可以是死亡之門!一旦身體進入水中,眼、耳、鼻、舌,這些對外聯繫的感官被迫關閉,一種瀕臨死亡的感覺,瞬間竄上細胞,所以『恐懼』使肌肉緊繃,但它同時也可以是全然的單獨,因為對外的聯繫全無,當你可以放掉害怕一個人的單獨時,天堂就此發生。

我在水面上經驗到用力、無法放鬆的肌肉,所以不斷地和新的夥伴交換練習,「信任」又是一門新的功課!新的夥伴是否能感知到我準備好了嗎?我能信任他嗎!將生命交予他人(雖然不會真的溺斃!),但「海洋能量呼吸」自然地讓我碰到信任、無為,對於無法「信任」的部分,便由呼吸來釋放。呼吸的身體,使我碰到那再也壓不下去的情緒,解放出來的不只是眼淚悲傷,還有放掉「不應該」、「應該」的制約,例如:不應該嚎啕大哭,不應該脆弱,這些框住自己的內在限制、這制約的緊身衣,或者說頭腦的控制已經不管用了,身體自然接管,原來身體有著她自己的語言,有著如此多不同的面向,接下來只是允許身體任何的發生。這種放開來的瘋狂,最後總是帶著我經驗到自由、放鬆和寧靜!在接下來的日子幫助我更了解「情緒」只是『能量』的不同展現,如果拿掉正向、負向的二分性看法,一種習慣性的抗拒生命的不順遂,我可以看到生命之流有時有高有低,如此而已。

進入水裡是我們在團體中最渴望的。身體被撐拖著在水面、在水裡,準備好的身體放鬆地舞蹈著。如電影「碧海藍天」,寧靜的讓人以為時間停止,男主角為海洋、為這個經驗瘋狂!水的浮力使身體幾乎沒有重量,這種沒有身體、無重力狀態下的「無」,使人忘了努力呼吸;忘了自己!一種和水交融的和諧韻律,如同海豚在汪洋中悠游、好比魚在水中而忘了身在水裡!

我曾經忘了在水裡是如此好玩,童年時當我在游泳池裡玩耍,這種狂喜的經驗時常出現,直到11歲時深潭溺水的意外,從此對「水」是又愛又怕。團體結束後重拾童年對水的摯愛,一種孩童的天真、簡單的快樂,這是為什麼幾乎所有小孩都喜歡玩水。之後,我和同學做了另一個挑戰:跳水,我們手牽著手跳入水中,規定必須碰觸到2公尺深的水底才算數,這個遊戲我們玩的樂此不疲,這是團體額外的收穫。並且終於『安全地』接受我的「漂浮」個案。

對於「怕水」,我所跨越的恐懼,打開了身體的某些層面,我相信它幫助我在面對事物時,有了新的看法,而非本能的被恐懼帶著走,更重要的是,放鬆地看待我原有的樣子。我知道細胞裡對死亡依然有著壓力害怕,「死亡」這最終的恐懼,恐怕還很有的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