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21 – 重回母親子宮的經驗

文/Unmani

來去印度多年,對"海洋能量呼吸"這一類有「水中漂浮活動」的團體一直有種又愛又怕的渴望。我會游泳,但在換氣之間卻總有些緊張,在還沒游完全程以前早已精疲力竭了。但"水中漂浮"和懂不懂游泳無關,它是利用水的浮力以及如母親子宮羊水的溫水池中讓身體放鬆進入溫水,在水中不用憋氣可放鬆地自然吐氣….然後出來水面呼吸。哇~~~~~太可怕了。團體的看板寫著:「漂浮著….不是游泳、沒有努力的,在溫水支持與輕觸下,透過治療師的帶領,帶你重回母親子宮的羊水,你可經驗各種的可能性:恐懼、死亡、脆弱、害怕;溫暖、放鬆、寧靜。」它吸引著我卻也使我害怕。

一位好心的朋友在游泳池帶我漂浮,我在她臂彎的支持下浮在水上約莫半小時,表面上看起來我好像放鬆了、準備好下水,當她輕輕地帶著我進入水時,那種對死亡的恐懼,使我本能的將身子由游泳池撐起來。哈!哈!類似的經驗有了兩次,這兩次漂浮的前期準備個案,從我眼前溜過,只因深層的恐懼,再怎麼樣也無法信任夥伴會好好支持我,不致於溺斃。我期待她緊緊抱著我保護我,內在的緊張反而無法"letting go":放手,放下來,或者說放開來。恐懼佔滿身體每個細胞,對當時的我而言"letting go" 是個無法理解的名詞。

好!!決定上水中漂浮的團體了。我事先登記了個案,以做暖身。(可見我當時的害怕!)卻因緣巧合總是下雨打雷,個案還沒做,團體已經要開始,我的恐懼還在,來不及作任何準備工作了…

團體以漂浮為主、以呼吸活動做為輔助,因為"呼吸"可先鬆開身體的緊張,之後"漂浮"可以支持這個放鬆,再深入去探測更深層的情緒,釋放冰山下的未知,兩者可謂相輔相成。

看著別人放鬆的進入媽媽子宮的羊水(在溫水中,不是真的回去ㄚ),享受前所未有的安靜,如嬰兒般的。而我還緊張地無法進入水裡,自己並不知道正一步步的接近內在脆弱嬰孩的悲傷。我的夥伴溫柔的擁著我,輕輕地唱著歌、哼著曲,一直唱,我躺在溫水中,接受這多到滿溢出來的愛(如母親的搖籃曲,又有溫柔的水支持)這些愛的碰觸,使我來到一個無法再壓抑的點,我對母愛的渴望,終於化成如水龍頭般的水,成了停不下來的眼淚!接下來的時間,夥伴繼續抱著我在水裡哭完,治療師輕輕地問我怎麼了?再一次碰到和母親分離的痛,哭得一發不可收拾。這次的眼淚哭掉大半對母親的渴望,殘餘的,可能是更久遠以來對於失去愛的挫敗。同學們在經歷早上溫水池的漂浮後,許多卡住的情緒來到表面,藉由水承載著我們的體重,它神奇的支持我們,下午的活動回到呼吸教室。呼吸活動有著臨門一腳的助力,由淺入深的呼吸開始,人類原始對死亡的害怕,或者對生命的挫折、憤怒、被輕易的帶出來。這些暗藏在潛意識中的黑暗,無形中阻礙我更全然的活著,享受生命,或者說無法信任生命之流能帶著我。

看著同學們穿越生命中都有的黑暗,許多釋放是旁觀者無法理解的。十天的團體越來越輕鬆,最後"水中漂浮團體"變成高級俱樂部:就只是放鬆、漂浮、游泳、日光浴和茶點,我和Mahapath都希望團體能持續最少一個月,呼吸確有神力帶出深層的恐懼,原來十天的團體是為了我尚未接受的個案作準備,身體終於能放鬆的休息在水裡,最後的"漂浮個案"使我成了水中自在的小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