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15 – 就是享受!

文/Supriya

因緣際會2000年九月,我得到一個工作機會──翻譯德瓦帕斯在創見堂的個案,那年需要翻譯的人數不多,大概十位左右。但是在過程中所見、所體驗的,卻直接對我日常生活產生變化,常在個案結束之時,接受個案的人們好似脫掉了一個個環繞在他們身上的枷鎖──那些應該、不應該、期待、批判、評斷…而就只是如實地看見自己原本自然的樣貌,新的生命就此展開來。
個案期間,我喜歡帶德瓦帕斯去吃午餐、然後我們會去喝咖啡。常常我沒有點餐、也不喝咖啡,有時也不多話……回想當時,自己都驚訝於這樣的和諧,而我可以就只是享受著,就只是「在」。

有一天,也是午餐時間,飯後走在創見堂附近市場的小巷內。不喜歡走在人前、害怕被評斷的我,卻在和德先生的相處之中被打破了。他常走在我的後面,好似跟隨…對我而言卻像是花兒被花萼捧著、支持著。當下這個片刻我感覺到我的心像是「砰」地一聲打開了──我感覺到廣大無邊的宇宙在我胸中

…無邊無際的空間。第一次,我經驗到「愛」,第一次知道了愛無關乎你愛我、我不愛你、他愛你…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而這單純的在、無邊無際的感受,我稱之為愛。

午後在兩個個案之間的空檔時間,我和德先生坐在長桌旁、坐在寧靜無語之中…忽然間,我看見普那奧修社區的大佛堂、綠意環繞,我們穿著白袍坐在佛堂內,我看見奧修雙手合十,緩緩地從大理石屏障後走到演講台,靜靜地坐下來…空而滿……

這段工作期間,我的男友也在台灣,我有時受困於生活中的摩擦而苦著臉去創見堂,德先生得知原因後,只說了一句「就只是享受(just enjoy)」,我聽著這句話,似懂非懂地、搞不太清楚。直到有一天男友又受沉入他的情緒之中,一副受苦的樣子,而我也受苦於他的受苦。突然間德先生所說的:Just Enjoy,像隻鑰匙般地打開了一個空間,讓我有個空隙去看──看見男友、男友的受苦,也看見自己、看見自己受苦於男友的受苦,看見這其中的機制與荒謬…我無法克制地笑了起來,無法停止。這不在預期中的歡笑打斷了整個機制運轉,男友也突然從受苦中醒來,害羞地問我「你在笑我嗎?」「哦,不!」當然不,我在笑這人世的荒謬之處。從此,我們倆人不再玩這個遊戲。

生活中總有些不盡人意。有時德先生的「Just Enjoy」就會像鈴聲般的在我耳邊響起,讓我又有一番「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