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11 – 譚崔呼吸的喜悅

– 本文節錄自「呼吸的神奇力量」,作者Devapath德瓦帕斯,生命潛能出版社出版。

– 譚崔呼吸的喜悅 –

在譚崔裡,我們學到一種美麗的方式來解放生命能量,以及支持我們從性的世界蛻變成愛與靜心的世界。如同我在「呼吸的神奇力量」一書中所述,由於淺薄的呼吸,許多人無法從能量層面了解自己及親密關係。如果我們錯誤地學到用呼吸來控制,而不是享受自己,我們會讓自己極度挫折,錯過親密的寶藏。更糟糕的是,我們甚至會害怕親密。譚崔全然地接受生命,它讓我們再次連結到身體性慾的能量根源,帶領我們至存在的內在核心。一旦我們可以享受自己,接受自然所給與我們的,很快地愛的雙翅將會打開,而我們會記得自己是呼吸與慶祝生命的自由靈魂。

呼吸能夠做的,似乎好到不像真的:釋放緊張、發被遺忘的能量、透過身體享受生命的豐富,或是經驗靈性新的層面。光是對自己有好的感覺,我們已經開始深愛自己,這是我們之前從未嘗試過的。

沒有跟性慾身體連結,我們就像是被剪下來的花,虛弱、倚賴,存活的時間很短,而且沒有能力成長,變得強壯、有創造力跟獨立。我們錯過生命能量來到完全自我實現與喜悅的可能性。我們就像跛腳鴨一樣,沒有飛往開悟──這片廣闊天空的能量。

為了讓某個人虛弱,我們只要壓抑他的性能量,讓性能量變成他自己身體的敵人,去隱藏、痛恨它。那麼這個人將開始對性感到罪惡感,批判自己的身體,以及失去所有對自己的信任與愛,這樣我們便剝奪了他的根及能量。

這個人將變得像是日本盆栽,只要生出強壯的根,就會被剪掉,如此盆栽將永遠維持小巧的模樣。這盆栽會完全忘記它長得又高又壯以及開出數千朵花的潛力。雖然它看起來很可愛,但卻過著一種無能的生活,因為它永遠無法成長。

– 譚崔療癒與愛之河 –

水從山泉流出變成壯觀的瀑布,然後經由許多小溪匯集流進河裡,因此這條河受到水的滋潤。同樣地,愛以及在靈性中成長的能力取決於,在生命過程當中,我們的性能量有沒有受到出生、童年、青春期與成人經驗的滋養及提升。當我們愈接受性能量,我們愈有潛力在愛與光中提升。因為我們的制約,透過在身體,情緒,頭腦上的緊張,我們不只阻礙了性能量的流動,也堵塞了愛的河流。結果是,壓抑的恐懼,憤怒,悲傷,甚至是快樂,讓我們覺得卡住,覺得像石頭一樣沈重。透過深呼吸以及譚崔靜心,我們可以融化這些石頭,強化健康、性能量與愛的能力。

之前有個外表出眾的年輕人參加我們的工作坊,他跟大家分享他現在生活的有一切都很完美 ;他很完美。事實上每件都太完美了,而他只是無法對任何事有感覺。在結婚前他有過許多女人,現在他有個孩子。他愛他的家庭,但卻無法跟他們有很深的連結。他擔心他的兒子也會像他一樣,這就是他參加工作坊的原因。

他的身體完全緊繃。他在每件事上嘗試做到最好,並且時常要得到大家的注意力。到某個階段我們開始譚崔呼吸(Tantric Breathing),透過連結呼吸的節奏來擺動骨盆。他開始在下背部跟腹部感到許多的痛,逐漸記及感覺到他父母透過期待的方式不斷加諸在他身上的壓力。事實上,他是媽媽最喜愛的孩子──媽媽的小助手──特別是在他九歲時父母離婚的那段時間裡。

當我們與另一個團體成員在跟亂倫相關問題上深入時,他開始意識到當他還小的時候,他對母親的性吸引力。他記起媽媽誘惑也但同時也無意識地拒絕他的方式。他可以再次看到母親如何讓他遠離父親,以及讓他處在與父親競爭的位置上。現在他發現跟其他男人的競爭與這相同。之後在呼吸個案中,忽然他開始感受到自己如何與骨盆失去連結。他對那些自己曾經為了性,利用過卻沒有真正連結的女人感到難過,因為他甚至沒有辦法跟自己連結。這天正是他放下毫無生氣的完美形象,不再像個機械一樣的呼吸。他的性能量跟心開始連結,他變成過去那個纖細、敏感的男孩。

– 譚崔──再次探索自發性 –

在現今對譚崔的再度探索已經帶來許多困惑。譚崔療癒(Tantric Healing)跟性沈溺無關,就像是它也與性否定無關。這兩者是一樣的,它們只是性壓抑下的制約頭腦所引起的兩個極端。

一個典型的例子:有些頗受尊敬的人們公開譴責性沈溺,終於有一天報紙發現他們的祕密上癮跟變態行為。然後他們表現出慣常的罪惡感,為自己找藉口原諒自己,但是很快地再次被逮到。為什麼這麼難去接受、享受我們身為性慾個體的人類天性與需求;不用躲藏跟變成頭腦變態思想的奴隸?

在古老的譚崔學校中,唯有性生活是放鬆、有意識的,而不是性欲望的奴隸,繼而能夠透過性能量到達靜心的終極高潮,才會被認定為老師。閱讀奧修的『譚崔經典』(Vigyan Bhairav Tantra)帶給我們獨特的洞見:奠基在接受性能量的靜心能夠讓我們敞開,進入極樂與狂喜。當人們試著將為前人所寫的古老譚崔技巧帶到現代生活時,我們很容易感到困惑。所有這些古老技巧都是因很不同的生活型態而制定。在那時人對人們很容易,因為他們的生活有許多的身體勞動,很少的頭腦資訊。對現代人來說,情況完全相反,有很少的身體勞動卻有很多的頭腦資訊,因此現代人需要嶄新、當代的方式。

現在的生活充滿這麼多的頭腦思維與教條,以致於我們需要再次發現一種自發性的方式,為的是解放我們的生命能量,而不是增加更多的教條。在這層意義下,受歡迎的瑜伽練習便沒有幫助,因為它只有增強我們太過紀律的頭腦。我們需要一種讓我們減少控制的方式,而不是增加控制。我們要譚崔面對生命的方式。

曾經有位來接受個案治療的案主,他抱怨在下背部的緊張疼痛。在一些聊天後,他自傲地告訴我他可以帶給女人許多次的高潮,因為他練習了古老東方在性行為中抑制射精的技巧。他的自我很高興,但是他的身體卻十分地緊繃。我要他放鬆地進入自發性的高潮,這樣簡單的建議療癒了他的背痛。那些在身中放鬆跟喜悅的人可以做這些技巧,否則的話會導致身體更緊繃。今日要學的第一件事是:如何動態地釋放這些龐大的緊張,特別是在想要使用這些技巧時。這是動態式靜心以及奧修對現代譚崔方式的獨到見解。這跟重複古老儀式無關,而是關於學習信任生命能量的自發性流動,不去陷在恐懼當中。那麼我們就可以放鬆、呼吸、感覺、再次變得敏感及感性,而不是專注在更好的性技巧上面。我們從緊張頭腦導致的機械性行為當中,將愛的生命解放出來。我們學會享受性,將它當作成長過程中的美麗遊戲。

– 克服身體上的精神分裂 –

關於身體,我們活在一種精神分裂的狀態中。如同之前提過,我們短淺的呼吸是阻礙主要呼吸肌肉──橫膈膜的結果;它是位於我們身體中間的水平結構。它將我們身體分為上半身(公開的)以及下半身(私密的)。而我們把性跟心分開;我們將我們在性當中的根與愛的翅膀分開。當我們害怕情緒時,我們收縮腹部,這樣呼吸就沒有空間擴展。當害怕變得脆弱與敞開心,我們也會收縮胸部。現在我們困在緊繃的身體裡,沒有多少空間可以呼吸。我們的呼吸僅夠生存,但對享受生命來說並不足夠。我們只累積最少的生命能量,沒有譚崔教導所帶給我們的那種生命能量滿溢的經驗。我們似乎在緊繃的身體裡,像個在城堡中的戰士一樣。跟自己的根切斷,沒有享受身體,我們感覺彷彿「懸在半空中」,不安全且沒有力量!我們已經失去生命的根(grounding),僅剩下來的只有透過把能量帶到頭腦來補償,思索生命而不是活出生命。事實上,我們對此感到困惑!我們可以隱藏、壓抑性能量,但是身體卻不會忘記它。這能量必須有個出口,如果它無法自由地流動,就會卡在全身肌肉與組織的緊繃中,讓我們覺得沈重、沮喪以及慢性疲勞。它帶給我們各種的疼痛,從下背痛到頭痛。我們用內在的壓力攻擊自己,讓自己窒息,受到壓抑的能量變成有破壞性。我們要如何改正,讓身體──最初的殿堂恢復活力,來慶祝生命呢?我們需要再度發現身體以及呼吸,因為它們是通往豐富生命的鑰匙!呼吸必須變成金色之風來清理我們的身體、頭腦、心與靈性,免於舊有的緊張、壓抑、變態行為跟精神分裂!唯有那時,我們才能走在譚崔的道路上,找到自己的方式,從身體的性高潮來到意識的終極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