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9 – 關於親密

文/Santoshi

大約35歲左右時,我的生命發生一個重大的事件,我交往七、八年的男友離我而去。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我不 OK嗎?我到底什麼地方出了差錯?於是開始上一些完形學派的成長團體,我以為只要努力修正自己、求進步,就會有美好的下一個關係。的確一直有不少男人來示好,我卻發現,每當男人靠近時,我立刻轉身逃跑。這種模式持續了不知多少年,始終無法跨越那道恐懼的鴻溝。漸漸地我告訴自己,男人不是必需品,一個人過日子也蠻好的。後來,也就慢慢適應了形單影隻的日子,躲在圍牆後面,我羞視著擦身而過的男人:張三太老、李四太年輕、劉五太俊美,王八缺乏男子氣概。只是我依舊抱著一個美夢,或許有一天,會有個男人了解我的痛苦,主動翻越圍牆來愛我。

Devapath 對關係的解讀讓我從迷霧中甦醒。他說,人生的第一個關係是自己與身體的關係。身體是能量的蓄電場,與身體連結的空間是我們的家園。可是,我們卻不自覺地在批判身體。他的關係療癒工作坊是以自己與身體的對話拉開序幕。他要我們去觀照自己是如何對待身體,而我們的身體又感受到什麼?

我依稀聽見一個聲音:“不可以喔,性是危險的!”“我就是因為享受身體才懷了妳,不得不結婚的”。性是禁忌的陰影深深影響我的親密關係,我始終記得,前男友說:“妳的身體像塊木頭,跟妳做愛毫無樂趣”。上了三年的呼吸訓練,身體逐漸鬆軟下來,我明白這句話的含意,對於他的離去也了然於心,原來我的僵硬的身體必須為分手事件負百分之五十的責任。

放鬆,回到身體享受性,方能建立親密關係。男人透過性給予愛,女人透過性接受男人,再將愛從心輪回傳給男人。性是通往愛的途徑,通過性,才能真正給予,愛自己,進而愛他人。性與愛構成一個圓。這與傳統及父母給我的教導完全相反。端莊有美德的淑女才能嫁出去,溫文儒雅的紳士方能抱得美人歸。但是Devapath常說,好女人進天堂,壞女人行遍天下;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壞”指的是活出自己,“好”指的是壓抑本性。擺脫必須成為“好人”的迷思,才能活出自己,真正愛自己。愛自己就是接受一切發生在內的感覺,包括喜悅、悲哀、痛苦及仇恨等,而去經驗這些就是建立與身體的關係。釋放這些情緒,我們得以再度感受生命力的流動與奔放。

我們對於異性的看法往往深受父母的影響。我清楚地看到,我攜帶了母親對性的恐懼及對男人的恨意,也不知不覺中默認父親認為女人應該扮演的角色:一個好女人應該是任勞任怨的照顧者。Devapath帶領我們運用呼吸及抖動身體,有意識地擺脫這些頭腦的糾葛。第二天,我能夠輕鬆自如地進入團體的高潮,也是最後一個活動:譚崔(trantric men and women)。坐在我對面的是個溫柔的美男子。音樂響起,我坐在他的雙腿上,享受他從指間放射出來的電流,奇蹟發生了,我不再害怕異性,我完全融入他的懷抱。我的腦袋淨空了,我的身體又鬆又軟,我感受到無比的寧靜,這就是靜心者最嚮往的空間,洋溢著愛與慈悲,多麼地滋潤!而這一切是從與身體連結開始的。

耳際響起Devapath的話:敞開你的心,將你的生命給予你的身體吧!身體是聖殿,在那兒,我們可以經驗到性、愛與慈悲。身體是我們的家,與身體的關係是生命的第一個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