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8 – 自由飛翔

文/ Udara

颱風季節,是Devapath的季節!外在的風雨映照著內在的風暴;風雨吹倒了路樹與房屋,而內在的風暴打亂了舊有的秩序與制約。

紊亂與衝突,是我在Devapath團體中常有的感覺。從2000年的呼吸訓練認識Devapath開始,他的不按牌理出牌就幾乎讓我抓狂。

“早期”我是一個極度有秩序與規律並嚴肅的女人,所有的人、事、物,如工作、家務、甚至連騎車上下班的路線都謹然有序;到超市買菜購物,充滿了目標感,挑完清單上的項目就結帳走人,全然不受其他環境的誘惑或影響。逛街一整天是我無法理解的活動,對我而言,那是極度沒有效率、無聊的遊戲。

剛開始認識奧修,接觸靜心、治療團體時,生活變得混亂;死氣沉沉的生活像塔羅牌中那張“塔”一樣的崩落,在生命的空間中灰飛煙滅;活生生的能量多得像火山一樣爆發,無法駕馭這份能量的恐懼隨之而來,幸運的是我得到許許多多的朋友的支持,而Devapath是其中的一位。

在成長的路上一路走來,慢慢的我理解到Devapath的團體為什麼讓我抓狂,因為我也有一個不安分的靈魂,透過活動,那份“不安份”甦醒了,而且不斷的在日常生活裏撞擊我辛苦學習累積的社會制約。

曾經在Devapath團體中的一個激烈呼吸活動後,放鬆下來的階段,不記得他引導的是什麼了,只記得一個念頭說:我離開了監獄。我看到自己站在背對著監獄的青草地上,有一份自由、開闊的感覺;接著感覺到自己開始起飛,啊!我是一隻飛翔的老鷹,飛過樹梢,看到了其他小鳥,但我不在乎牠們;我飛向更高,山巒、河川盡收眼底;接下來透過雲層,我看到港口、看到海。我的胸口脹滿了喜悅,眼淚不斷的流下,我想要大聲狂叫,那種充滿的感覺,讓待在屋子裡的我感到窒息。

去年,一份很深的內在引動,我再次參加Devapath的團體。在團體裏我問了一個問題,但是Devapath沒有正面的回答我,他只問我:如果在日常生活裏表達出憤怒,那會如何?我不知道,而且想都沒想過。他要我試試!我心裏的OS是:我大概不會試吧!但是接下來的團體活動,卻給了我真實去的體驗表達出憤怒的機會。曾經我是如此害怕自己的能量會傷害到別人,所以我總是壓抑下來,而真正受到傷害的是我自己。在這次經驗裏,我體驗到憤怒所帶給我的力量,而那份發自內在的力量,將源源不絕的支持著我面對生活的挑戰及冒險。

在團體結束後,我的生活看起來是沒什麼改變,但我的內在已經不再和從前一樣了;我無法具體的述說改變了什麼,只是在生活中一次次的驚覺,自己有了不一樣的選擇或決定;也是那份內在篤定的力量,讓我明瞭自己的轉變。

在我寫下這份分享時,我人在印度普那。我從決定到成行,不到十天的功夫,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樣的舉動並不困難,但對一個向來萬事都要具備才肯行動的我來說真的是非常大的冒險,因為直到我上飛機之前,在普那的住宿尚未敲定,而交通也從習慣的計程車改成小巴士,而我的行裝在出門前才搞定。

Devapath 並沒有改變我不愛逛街的習慣,但是他卻幫助了一個包圍在四四方方堅固城堡中的女人,卸下了層層堅硬的習慣制約,開始有勇氣面對並實現夢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