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7 – 呼吸即是愛…

文/Santoshi(麗琴)

雖然靜心多年,上過一些重量級的團體,我經常感覺不到自己的呼吸,也常碰觸不到自己。今年六月到義大利Miasto奧修靜心中心參加23天的呼吸訓練,我不但經驗到寶貴的內在神性,也領悟到呼吸與愛的關係。原來,當人活在腦袋的思緒中時,即已失去與自己的聯結,此時的呼吸是淺層的,也感覺不到能量的存在。在這種狀況下,人只不過是具會動的軀殼。深沉而強烈的呼吸可以打開骨盆腔,釋放壓抑的情緒,讓能量自由流動,滋養乾枯的身體,喚醒沉睡的靈魂,讓愛充滿心靈。

呼吸訓練分三個月階段進行。每天有三個Session,十分緊湊。除了用餐、洗澡及晚間睡眠,剩餘的空間十分有限。早晨的動態,下午的亢達里尼及白袍是不可缺席的基本靜心活動。第一周的活動重心為期八天,放在經驗內在的恐慌與害怕上。

透過強烈的呼吸,例如龍的呼吸(二年前Devapath曾在創見堂帶過),我感覺自己的能量從骨盆腔泉湧而出,了解因為恐懼而築起的城牆,城牆內我們熟悉的自己:熱心的操控者、獨來獨往的大俠、害羞的隱形人等,紛紛丟盔棄甲,轉身離我而去,突然我感覺十分害怕,不知所措地號淘大哭起來。

第五天的早晨,一個猶太人的分享,勾起了大家內心共同的傷痛,人的受苦是不分種族國籍的,當越來越多人失控放聲大哭時,Devapath立刻要每個人躺在墊子上呼吸,強烈的腹式呼吸配上音樂,許多情緒傾巢而出。猶太人的自憐引動了潛伏內在的自我批判,我也看到了自己對週遭權威人士(包括父母師長)的痛恨,原來長期以來因為害怕受罰及不被接納,不知不覺發展出安靜乖巧的個性,而同時卻又那麼討厭自己的文靜,多麼可怕而深沉的壓抑。來自第一能量中心的吼叫,不斷撞擊著我,好似在告訴我「醒醒吧!醒醒吧」。

此後每天清晨的動態靜心,幾乎還未開始就先哭了,我特別喜歡第三階段的跳躍,用盡全身力氣,全然投入,為己的生命而跳,我覺得身體一天比一天輕盈,那個喋喋不休的腦袋也越來越安靜了。內在的呼喚清晰強烈起來,彷彿在告訴我:不要放棄,忘掉過去,勇往直前。第六、七、八天的活動加入一些生物能練習,透過比較強烈而規格化的肢體伸展,例如打開胸腔,站立聳肩呼吸,我經驗到許多積壓在肺部的哀傷,感受到我的肩膀承擔過多的責任,更體會到其實強烈責任感的背後隱藏著對愛的渴望,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有多少自己想做的事,自己想走的路,被父母、兄長、或親朋好友阻擋下來,這些令人氣餒的經驗,例如小時候不被允許參加露營的無奈,飽受前男友批評、嘲笑的傷痛等,因為這些活動一一呈現起來,透過來自丹田的吼叫,我將這些痛苦,隨著淚水全都留在墊子上,往事雲煙,就讓它隨風飄逝吧。第一階段結束時,我覺得自己活生生、充滿了生命力,心境也開闊許多。

第二階段的呼吸活動,圍繞著性的主題進行。人對性的恐懼與出生經驗息息相關。我像被帶回母親的子宮裡呼吸,這個活動我曾在台北做過,但是這次的感受深刻得多;我母親在婚前就懷了我,生下我之後,才與我父親結婚,在五十多年前這是何等羞恥的事,我除了感覺到母親的害怕、無助、悲哀與羞愧之外,我還聽見自己對她的批判,「為何你在婚前就有性行為?」我將性與羞恥畫上等號,也就是說,我一直在否認自己的出生,也一直沒有認同自己的父母。在潛意識裡,我扮演隱形人的角色,不希望自己被看見。大學畢業之後,我就四處流浪,遠赴異鄉,也住過台灣幾個不同的城市,逃避的結果是找不到歸家之路。

在尋找愛情與發展親密關係的路途上吃盡了苦頭,對於性更有莫名的恐懼與排斥。另一方面,這五十多年來,我未曾當過爸媽的小孩,我不是當審判者,就是當小大人,結果不但活得辛苦沉重,同時也阻礙了自我成長,與經驗性意識有關的活動持續進行著,理所當然,伴隨著碰觸丹田的強烈的呼吸。例如我像進入母親的身體,然後去經驗離開母體時的害怕,同時我像也被帶領穿越5、10、15歲及成人階段,去尋找自己的性意識及獨自性。

在第二階段結束時的前兩天,Dawari在早晨的分享活動中提到內在孩童,觸動我另一波強烈的情緒,我的眼前浮現一個迫不及待離開子宮的小嬰孩,當我說出我不想待在母親的子宮裡時,Dawari立即回應說「是你的母親不想保有你」。我十分震驚,反駁說「是我想提早出來的」,她嘆了口氣說「中國女人的制約是很強烈的,總是把責任往自己身上纜。」奇怪的是當天下午,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自在,那個我想剪卻總是剪不斷的臍帶終於脫落了,我不需要再承擔我母親的痛苦了,我可以擁有自己的人生,同時又可以成為爸媽的小孩。我覺得綑綁多年的束縛消失了,那天的白袍靜心,奧修的話語突然變得清晰得多,之前我幾乎無法聽懂他的印度英語,晚上就寢潛之前,突然有個念頭閃過「何不到社區的交誼廳去喝杯茶?」我去了,許多學員在那裡談天、喝酒,我點了杯小酒,耳邊圍繞的是聽不懂得語言,有俄語、德語、希伯來文、義大利文等,有些人在唱歌、打鼓,我的心跟著鼓的節奏起舞,彷彿整個人融解在無邊的歡樂,卻又有份寧靜的存在感,腦袋不見了,只剩下呼吸與身體深深地連結在一起。我想這就是「高潮經驗」吧。

過了這個難忘的夜晚,我覺得自己像朵恣意綻放的野花,我的雙腳換了個方向,帶著我往神聖的內在直奔而去,我不再是那個腳先落地,總是不想停留在現在,四處流浪的大小孩了。每天下午的白袍靜心是靈魂沉澱的快樂時光,我經常又哭又笑,覺得內心有把火,快速地燃燒著,既喜悅又害怕,我好似一座光禿的童山,雜草被焚燃殆盡,正等待雨後的春天。

之後的雨天,有兩個強烈的活動,分別是脈動呼吸與再經驗從陰道掙扎出世的過程。脈動呼吸引導大家吸氣到生殖器官,喚醒性意識、釋放性壓抑;再次出生的經驗,讓大家體會從溫暖舒適的子宮來到未知世界的恐懼。性能量是很脆弱的,赤裸裸地全無屏障,這就是人害怕性的原因,學習透過性與身體連結是生命的課題之一。這也是第三階段的主題。

深沈的腹式呼吸仍是每個session的主軸,又有一個學員的分享,觸動了大家共同的痛,引爆排山倒海似的情緒釋放。這次我聽見了隱藏20多年的聲音,「如果我們將來不能在一起,都是你的錯,因為你關閉了心扉,你讓我覺得好像與木頭做愛一樣」我的前男友曾經講了這麼一句令我無法忘懷的一句話。Devapath對於我的分享的反應是:「是的,你是一塊木頭」。我重新去經驗那個因為害怕而僵硬的身體,讓淚水洗滌深藏著的悲哀。逃避性,就是遠離生命,當然也找不到愛。20多年來,我將自己遺忘在工作中,性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的。

長達23天的訓練課程,除了強烈的呼吸活動,每天至少有一檔溫和的session以及晚上的小組分享。即使是溫柔的身體觸摸或者互相給予按摩,都讓我痛哭流涕,我的身體有些奇怪的變化,我的背部長期緊繃,終於鬆了下來。我的肺咳出許多痰,我的香港腳多年來用了許多種藥,始終無法根治,現在慢慢地好轉中。最重要的是,我的頭腦真的臣服下來了。

呼吸帶進許多愛的能量,產生驚人的治療效果,這是我所經驗的最有價值的團體。在Miasto這段期間,我每天傍晚一定抽三張奧修禪卡,最常抽到的有「傻瓜」「師父」「放下」「遊戲」「新洞見」等,這些牌給予我莫大的鼓舞及支援,我才能夠勇闖層層關卡,翻山越嶺,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國度,那任何人都無法侵犯的神性。課程結束的隔天,我抽到了「慢下來」及「耐性」。我知道我已經到家了,可以享受無為的悠游生活,同時不需要急著去尋找外在的庇護,只要耐心等待,枯葉落盡的樹林自然會展現新面貌,內在的衝突解決了,愛的腳步聲遲早會響起的。呼吸即是愛,生命是一連串美麗痊癒的過程。讓我們一起呼吸、成長,勇敢地去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