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4 – 我呼吸故我在

文/張正文

去印度奧修社區二十天,只參加了七天呼吸的團體課程。

在很早之前,我就知道呼吸是非常強而有力的一種治療方式。如果其他的方式如果像是叩門,讓我們打開心門的話,呼吸就像是捶門,以強烈又快速的方式釋放我們的情緒和所有的壓抑。但是我以前從未曾參加超過三天以上呼吸的課程,這次一下子參加七天的呼吸團體,果然這次的呼吸團體,令我震撼。

在這七天的呼吸團體中,發生過無數的內心轉折、也釋放出無數不同層面的情緒、同時也照見自己許多的模式,一時也說不盡。我就把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經驗,與大家分享。

原本我以為呼吸就是要我們躺下來呼吸,就像我接受呼吸個案的時候一樣,根本沒想過呼吸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那一次的呼吸活動,團體帶領者要我們開始跑步,一邊跑一邊要我們大口的呼吸,震耳的搖滾樂也催促著我們的四肢,不斷的跑,我的體力本來就不是怎樣,這一跑更讓我喘得像隻狗,不斷的喘氣,全身的汗好像是噴出來的一樣。我的心跳像打鼓一樣,呼吸不斷的加深,也更急促。更慘的是耳邊還不時傳來團體帶領者鼓勵的聲音:「跑!跑!呼吸!繼續呼吸!」我只好繼續跑,剛開始時,頭腦還有力氣想怎麼還不結束,跑到後來,喘得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根本沒有力氣抱怨,喘得快斷氣了。

其實跑的不算久,但感覺卻是很久很久,終於讓我們躺下來了,還要我們繼續呼吸。我根本不用他講,嘴巴就像青蛙一樣大口大口的呼吸,因為我跑的喘死了,哪可能停下來不呼吸呀!我的手腳像是通了電一般,奇麻無比,所有的手指都無法伸直,手一點也不聽使喚。可是帶領者的魔音還是在耳邊說著:「呼吸!繼續呼吸!」所以我還是保持劇烈的呼吸。在如此劇烈的呼吸之下,我覺得慢慢的全身僵硬麻木無比,像是被高壓電電到一樣,感覺自己快要失去意識了。

忽然間,一股極大的能量從骨盆腔竄上來,我不由自主的放聲大吼,從下腹深處迸發而出,衝過我的口像天空穿去。

就在這裡,我忽然發現,我「在」這裡,活生生的「在」這裡。

這「在」,本身就已經足夠了,就已經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