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3 – 生命中的第一次呼吸!

文/Sanket, 譯/ Supriya

我的第一個團體是在印度奧修多元大學一天的呼吸團體。即使到今日,那天的記憶對我來說仍舊如此地強烈且栩栩如生。在熱身舞之後,治療師馬上要我們躺在地上呼吸,「現在,開始持續的作深呼吸,透過嘴巴呼吸到腹部,在吸氣與吐氣之間不要有任何停頓」。燈光逐漸轉暗,我閉上眼睛開始呼吸。事後想想,那像是我這一生第一次真正的呼吸。

很快的身體各部位開始感覺到麻的感受,特別是手和臉,但我只是更全心全意地投入這個一呼一吸的過程。就當我全然的進入呼吸中時,不知怎麼的,頭腦裡紛亂的思緒停息了,我就只是變成了呼吸,頭腦一片安靜,只有身體本身活躍而敞開地不斷將空氣深深吸進來又吐出去。突然之間我發覺我即使如何努力嘗試也無法張開我的拳頭,我全身都麻掉了,不過我並沒有放棄呼吸,即使我的臉部緊繃,嘴巴也漲成O字型在呼吸,我仍舊繼續地深呼吸,在吸氣與吐氣間沒有空隙。

就在我這最難過的時候,突然間有隻手輕輕地觸碰我的胸口與腹部,這個適時、關鍵的碰觸到達我很深的內在,它傳遞的訊息是「你可以放下自己、敞開自己」剎那間我有種極大的釋放,全身都鬆下來了,所有的緊繃消逝於片刻間,曾經被卡住的能量開始流動,像是電流在體內移動著,往上振動傳達到頭部。喜悅與放鬆讓微笑出現在我的臉上,身體感覺很輕盈,像是飄浮在空中。就在這全然的寧靜中,我看見自己腦中的思緒「這必定就是吸食迷幻藥的人努力尋求的經驗,但在這裡,我們只要呼吸就可以達到了…」我為這個無端飄來的念頭感到好笑…之後我又回到了無思想的階段──只是存在,全然的放鬆與喜樂。

突然間,我注意到深沉的呼吸自動地再度開始了,而這次卻不需要任何意識上的努力,我仍舊處在意識極度敏銳的狀態裡,但現在我開始覺察到周圍發生的事件,有人在哭、有人在笑…呼吸活動結束後我花一會時間才能坐起來,身體覺得虛軟放鬆,卻也覺得鮮活清明。

另外有個活動是找個伙伴面對面坐下,看著彼此的眼睛一起呼吸,柔和、深長的呼吸。將近半小時的呼吸,我感受到和我的伙伴之間有種自然而溫暖的愛,那是短暫卻極為美好的經驗。呼吸,使我們卸下了平時的盔甲,敞開自己,也使那雙眼睛變得如此神祕而溫暖。

很難想像這在我生命中強烈如在地獄、天堂、在愛裡的經驗竟只是藉著如此簡單而自然的方法──呼吸而達到。我覺得呼吸治療法特別適用於和我一樣害羞或害怕在人前敞開的人,因為在呼吸活動裡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只放在自己身上。而且我發現不論是和緩還是強烈的呼吸方法,當我全心全意的進入其中時,總會有著極大的釋放及敞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