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鑽石呼吸經驗分享 02 – 呼吸—開啟生命力的鎖鑰

文/Mahapath

還記得,第一次參加呼吸的團體是在九五年年初。那時候我正於軍中服役,外表看起來是一個很平常的軍官;但是,心中那份渴望自由的部份卻常是膠執於「活著是為了什麼?」,常覺得工作再忙、再苦,也不及心裡的那份恐懼所引發的恐慌…

儘管,從小家裡環境的影響,我早有茹素、靜坐的習慣。然,我就像是棵冬天的樹。安靜,卻沒有生氣。「死」常在我念頭纏繞…說真切些,倒也不是真的是死,而是沒根般地活著…是緣份吧──那時我是這樣的想,讓我接觸到奧修;開始了我第一個「成長團體──呼吸,在愛裡呼吸」。

對那時候的我而言,呼吸?不就是呼吸嗎?高明些的,也就是調息了,還有什麼嗎?不過,那時真的是不知為了什麼,我就是參加。

團體第一天,第一個活動就是動態靜心。天啊!這是什麼「靜心」?全身痛的痛、麻的麻,身體真的是有夠「樹木」──不能動了!

接下來的呼吸活動、身體運動,讓我身體、手、腳開始不由自主的移動,接著突如其來的情緒像是火山爆發,打開埋在記憶深處潛藏的怒吼與眼淚…我一下模糊、一下清醒地瘋狂著…好幾回。

也許是因為好好的瘋過,「寧靜」來的自然、不費力…我感覺著身體因劇烈活動後的多處疼痛,也感受著自己腹部微微地、緩慢地起伏,內心沈浸在這前所未有的寧靜,彿彷回到子宮…深深地、靜靜地、遠遠地…

這是第一次「在」的這麼清楚,「靜」的如此清晰…這,就是靜心嗎,我心裡小小聲地問著…團體分享時我問治療師為什麼會如此,為什麼身體會這麼痛?她回答的很有趣:「有兩種方法可以讓那個痛消失,一個就是持續做動態靜心,那麼它會消失,一個就是不用做動態靜心,那麼它也會消失,那個消失並不是真的消失,而是麻痺了,不覺得痛,就像是你過去這幾年一樣,那個痛不是因為這個靜心引起的,而是這個靜心讓你察覺到你自己的身體。感覺到你的身體。」

是的,不知何時開始,我早已忘記了我有這個身體,忘了自己…

接下來的活動,一次又一次的瘋狂,帶著我進入更深的寧靜與放鬆。有時候甚至沒有情緒發洩,卻更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充滿著全身。不敢說自己領悟了什麼,但心裡自有一股清明像是遇上了合適的環境,發芽了。

之後,在台灣、印度奧修社區又參加了一些團體、個案、做動態式的靜心,有些是與呼吸有關、有些是其他;在這些團體、個案、靜心之後,我不是來到了「沒有問題」的境界。而是可以一次比一次更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隨著呼吸的變化,提醒自己放開,不再給自己更多無謂的控制、壓力。

回到日常生活,我經常會在工作時、電腦桌前、馬路上…突然間的「空白─停」,讓自己回到自己,感覺自己的呼吸,更放鬆地面對我的生命;也更了解到呼吸與我的生活、工作、靜心狀態…真的都是「息息」相關。

如今,回想起來,第一次會參加呼吸團體,我不再認為那是緣份。而是我自己內心對「真」的追尋,引導我來到這裡、來到奧修師父的腳下。

「呼吸」的團體是第一把開啟我生命力的鎖鑰,讓我有機會看到過去自己對待自己的謬誤,讓心靈有空間再探觸自己的真…,這真是一個很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