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符文字的學習與經驗

文/傑歐卡Zeokar

開始學習北歐符文字的契機,是當時一個朋友突然送我一組自製的手工符文組。它陪伴了我初期學習RUNES的時光,一直到後來自己決定親手刻一組符文組後,才得以功成身退。這組符文組現在安靜地躺在書桌的抽屜當中,從入手到現在約莫歷經七、八年,而這些年當中,我也從原本沒特別打算學習RUNES,到了今日在課堂中與學員夥伴們分享自己對於符文字的研究、經驗與見解,當中著實的有著許多的轉折與成長。

在過去的十二個年頭,因為主要研習方向是西洋傳統神秘學(Hermitism)與新異教巫術(Wicca)的緣故,所以最初學習的是現在依然比較熱門的塔羅牌占卜。加上當初對於北歐符文字RUNES的觀念,停留在認為這是個考古不完全的遺物,所以並沒有特別想接觸。一直到得到朋友贈送的符文組,以此為契機,開始嘗試著找尋相關的資料與歷史背景,才漸漸的開始改觀,以及打破了許多既有的成見。

在自學與翻找原文資料的過程中,首先理解到的是,最初的二十四顆符文字,本身的意義跟解釋是有文獻流傳的,來自於一首名為 <RUNE Poem>的盎格魯.薩克遜詩篇。只是,我們現今對過去古日耳曼人的占卜方式,以及他們將符文字用作護符與儀式的方式,只能有大致上的瞭解,加上古老北歐的神諭與儀式方式與他們的神靈信仰密不可分,在北歐信仰早已消亡的今日,要完全復原重現古老的技術與方式,可以說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近代的RUNE Work,被後人用塔羅牌占卜的模式來架構,因此有了所謂的符陣與正逆位解讀。在我個人的看法而言,除了文字本身並無正逆位詮釋,如此的使用只會讓符文的根源意義遭受分裂外,符陣的用法也過於局限了符文意義於占卜上的解讀。因此我以不遵照主流的方式,選擇回歸符文字義的中立面去解讀,而陣的概念則重頭釐清占卜陣的原理與建構原則,讓占卜陣的使用不再是死板的公式,而可以有它靈活運用的發展空間。

至於將RUNES用於護符的方式,現今選擇以符文字象徵意義為根本去使用與設計,這樣的做法雖然並不完全符合古人的使用方式,但從近兩百年的歷史來看,其實是一種可接受的簡化做法。對於我個人而言,除了將這些方式整理出較為清晰的脈絡外,也盡可能的去瞭解古人的使用方式,以及致力回到RUNES本身所使用的古諾爾斯語(Old Norse)的表達方式。對我來說,硬是要將古老的方式在現今完全復原,本身除了有相當程度的困難外,也不見得適合;然而,一味的創新、簡化或改變古老的技術,除了很可能會不慎將「精髓」給毀滅外,最終容易會變成舊瓶裝新酒,實際上反而成為「其它的技法」。兩者間的拿捏,著實不易,很難論其存廢。

因此,在我自己學習的歷程上,有著許多東西需要掌握與理解,反映在後來開課的規劃佈局上,便設定了至少三到四個學習的階段。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初階的築基。對於一個RUNE Worker來說,任何符文字的應用,其根源都脫不開對每一個符文字的核心字義、象形以及發音的融會貫通,而這點卻是現今坊間的資料與教學中不見得會重視的。一個初學RUNES的人,必須在將基本功消化完後,才能真的感受到符文字系統在生活乃至生命當中的震憾--而最快速的上手方式,莫過於經由反覆的占卜經驗,實際的接觸與熟悉符文字意。

以我個人的學習為例,我本身並不是特別喜歡做占卜的人。對我來說,占卜要有足夠的意義與必要性,才能發揮其真正的價值與幫助。因此,隨著後來進行長達一個月密集的占卜練習,並開始熟悉、理解符文字的字義、象形與發音後,我便很少在一般生活當中進行占卜,取而代之的,是開始能夠在實際的生活,以及接觸到的各種經驗當中,找到與符文字字義相契合的理解途逕。

這對我來說,才是學習RUNES中最令我感到驚豔與收獲的部份。我也終於能夠親身去體會,為什麼北歐符文字作為古北歐日耳曼人所創造的文字,實為他們將對於自然與生活的經驗與智慧,化為最初二十四個神秘的字符,並將這組隱含智慧奧秘的神聖文字歸給智慧之神奧丁所創造。在神話中的述說,奧丁神為了領悟宇宙間最強大的法力、最終級的智慧,將自己倒懸於世界樹下不眠不食九天九夜,最後領悟了RUNES字符組。

當一個符文學習者終於掌握了符文字的意義,並開始有機會觸及其精髓後,才開始體會到符文字所揉和的自然哲理與智慧,在現實生活中各個層面與經驗的教導與啟發。比方說,在面對現實與豐饒的議題上,它教導我們現實的一切呈現皆是來自過去的累積,若想要憑藉投機或運氣去得利,當中所需評估的並非利益面的大小,而是我們對於風險與代價的部份是否足以承擔。

它教導我們事物皆遵循一不可見的流動性,因此無論我們遭遇什麼樣的狀態,穩住當下的自我,冷靜的去觀察環境與事物的流動,恰當的切入其中,自然如魚得水。它教導我們面對慾望與沉重的課題,深入其中去理解脈絡,回到自我最根本的需求,在剝離慾望虛索的表殼後,自然的能夠看清事物的本質。它教導我們人與人的連繫來自深入的情感與思想契合,遠勝過物質與肉體上的接觸,這樣的連繫具有強韌的力度,然而一旦關係連結失去其中性平衡的狀態時,這樣的力道,也會形成強大而痛苦的彼此箝制。它教導……

對我來說,一套學習的技術與思想,應該要能夠切實的(而非泛虛無的)與我們的現實生活作結合,能夠實際的與我們生活的各種事物,乃至於生命的歷程有所結合,這樣的思想、技術與領悟,才足以憾動我們的靈魂,才能夠稱之為是真正的學習。也因此,入行至今,我一直致力於推廣RUNES的知識與技術,與來自各地的朋友、夥伴們分享我在北歐符文字技藝上的心得與經歷。我認為,符文字的精妙在於它並不局限於占卜或神秘學工作,如果我們願意,它可以令我們對生命、對這個世界,多了一種簡單、實際而精確的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