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節釋放 – 崔格身心整合

文/李彌兒&那敏譯

關節釋放的身體工作

每一個人都可以經過關節的輕微活動來感覺到一些真實的感官和感受,透過神經系統的組織,在很多層面上將會有所改變,我們要介紹一些簡單的技巧,而且透過整個身體的橫向隔膜,來使關節放鬆和自由。一個有名的太極師父做完 Milton Trager的個案之後說:“我覺得好像是一朵在跳舞的雲。”這種不需要努力的活動,被一些簡單的動作所支援。

關節釋放是“達到”不努力,深入放鬆的一種入門,用的是一些簡單的技巧:有波浪般、有韻律的搖動、環繞、螺旋形、扭動和一些關節的把戲,各種動作是用溫柔而非侵入的方式在進行,很多不同形式的溫柔壓縮、抬高、左右搖擺、伸長,構成一套完整、有順序的動作來幫助處理身心裏很多的慢性病、紊亂與不平衡。這種創新的身體工作是由美國的Milton Trager醫生所創造的。他花了大約五十多年的時間,把它當做一種專業的醫學治療並不斷的改善研究,其中沒有嚴肅的秘傳,也沒有固定的規則,卻能產生一些明確的療效。一所專注精神、生理醫療的醫院,或較好的醫療機構,或以心傳心的人們,都這樣認為“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比這個更輕、更容易的呢?”Trager醫生的方法是對關節活動的一種再學習和再教育,用來增加身體的流動性和情緒、心理上的明瞭清楚。

在科學方面也已經證實,人類頭腦的活動可以影響到治療的過程,我們的頭腦和肌肉隨時都像一個忙碌的機器馬達,不斷的把感覺循環的來回傳遞。當有一種改變的感覺在神經系統上傳達時,就可以在肌肉和組織上帶來一些真實的改

變。我們的肌肉、組織和骨頭不但對一些正面的改變會越來越有接受性,而且會學習以一種新的、健康的方法來做自然反應……,學習用一種新的方法來移動,用新的方法來存在,在身心平衡的工作裏,我們把新能量新力量的信號不斷的供應給身體和頭腦。通常,我們是透過無意識的頭腦在創造,但是透過覺知,某些我們知道的事情和狀況,如不良的姿勢、習慣性的動作、生活裏的壓力或者甚至意外,都可以獲得改善。雖然我們是在身體的層面上工作,但是卻能直接引導神經中樞的系統,使昏睡的能量可以甦醒,讓這個片刻裏,我們的覺知被加強、更敏銳、清醒。

我們將會特別教導、加強這種很輕和很深入的接觸,這是一種古老的治療藝術。

在其它的身體工作,像按摩,治療師在遇到受療者身體緊張時,常會用手指頭挖進組織的深部。但是在崔格的身心整合裡,碰到非常緊繃的部位時,反而是讓身體去感覺它在緊繃之前是什麼樣子。

崔格和其它身體工作另一個不同的,是不使用按摩油或乳液。崔格身心整合在運用關節的溫和被動性技巧以及壓縮、牽引、活絡的手法上別出一格。然而這些技法都不足以定義崔格。崔格並不一定專注在某個身體部位,它所牽涉到的組織只是被用來作為媒介把訊息傳給身體,使身體釋放掉因為緊張、疼痛、僵硬、收縮而造成的僵化模式。

例如,肩膀繃緊、僵硬,只是作一些伸展和活動,並無法釋放掉這種防衛性的模式,因為肩膀仍會繼續疼痛。使用崔格可以真正放鬆肩膀,打破疼痛的模式,讓治療發生。

崔格也可運用在軟組織的傷害上,像是頸部、背部的問題,也可用在肩凝痛,肌筋膜病變,尤其是肌織維病變,還有神經學上的問題,如帕金森氏症、多發性硬化,有時也可作用於中風。

崔格身心整合的鑰匙之一,就是溫和的撥動。崔格工作一般從頸部、頭部、腹部到胸部,再將患者翻身,在肩膀、臂部、腰部工作,治療師似乎什麼也沒做,只是很謹慎、穩定,有節奏地撥動患者的身體。對一個旁觀者而言,他看到的只不過是一些振動、撥動、搖動。

治療師溫和地利用患者身體的重量和各個部位,透過患者有節奏地律動,從患者身體的那個部位如何﹁自動回位﹂,可以知道那個部位是否處於緊張狀態--防衛模式。崔格工作的目的就在打破防衛性的模式。

在治療之後,患者會感到整體的放鬆及精神充沛。這些感覺是因為僵化的模式及支撐這個模式的能量被釋放掉了。

由於防衛性的模式通常是經年累月建立起來的,只經過一次的治療還不足以把它們釋放掉。但是崔格工作也不是終生的治療,治療工作只要持續到患者學會自願釋放那些防衛模式為止。

為了使患者在家裡也可以繼續受到崔格個案的益處,治療師通常會教導患者作「心靈體操」(Mentastics)。這是一種強調輕柔,幾乎不需要用力的動作,施用於患者疼痛處的起點。「心靈體操」絕對不是「不痛就無效」的運動。

很多人不論在運動方面,甚至生活方面,都被教導要用力去做;做得越多越好,而心靈體操卻是強調做得越不費力越好,或是如何在做的當中而趨近於不做。

崔格醫生所以領悟到身心結合的重要性,是因為一段插曲。有一次他在醫院看到一位七十歲的老人身體非常僵直,如果他想轉頭,就必須轉動整個身體。而這老人在全身麻醉後,因為身體完全放鬆,卻需要六個人把他搬上手術檯。而麻醉藥逐漸消退時,崔格醫師看到這個老人的繃緊和僵直也逐漸回到身上。所以崔格醫師下了一個結論:老化的模式主要是在潛意識裡,而不是在身體組織裡。

崔格工作可適用於各種防衛機轉。崔格醫師擅長治療多發性硬化、小兒麻痺,下身麻痺。在這些嚴重損傷的案例中,牽涉到兩種病理學根源。第一是組織的損傷;第二是身體的一部分受到損害之後,身體系統所進入的混亂、驚嚇、恐懼和退縮。

崔格工作往往可以釋放心理或情緒性的緊張,讓患者可以專注在他們問題的真正原因上。

崔格工作最大的特點是,它不在患者的狀態,而是治療師的狀態。治療師必須學會讓自己的意識處於放鬆、靜心而又覺知的狀態。崔格醫師,稱之為「接上線」(Hook-up)。意思就是治療師面對患者工作時,他讓頭腦空下來,變成只有他們兩個人,並且聆聽患者身體所訴說的和身體的需要,這樣的靜心狀態並且會傳達給患者。也就是治療師和患者之間的這種心理連結,使得患者會有生理上的改善。這是長期以來一直被忽略的,首先頭腦裡某些東西必須先改變,四肢的活動及運用才可能發生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