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專刊與經驗分享 07 – 為什麼有兄弟早逝 ─談刑剋的凶象

文 / 紫雲

這篇命例的女主人翁,在中年前,同一個大限裡,有兩位兄長相繼去世。這種手足親情的重大缺憾,在命造的斗數命盤上,理應出現重大的凶象,但在她的命盤上居然找不到足以呼應事實的蛛絲馬跡。

明顯地,出生時辰的記錄有誤,但命例主人再三肯定資料沒錯,這類命例該如何探討?

筆者偶而會遇到,客人提出的生辰資料很肯定沒有錯,但排出命盤以後,始終無法推出命造者曾經發生過的重大遭遇,調整為前後時辰的命盤,也看不出跡象。這種情況,三十多年來我陸續碰過不少,但始終不曉得問題出在那裡?

直到 張維鈞 先生提供一份陰陽曆堪誤表給我之後,才知道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命盤,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由於日子不同,而使命造者兩份命盤星曜結構差異很大,正好可以用來推論那一份命盤才是正確。

到我工作室來談命理的人,大概都以談論個人或親友的問題為主,但偶而也會有年輕的讀者同好,前來探討一些有關命理的觀念和方法問題,而非個人前途的休咎吉凶。

這位要我稱他為小劉的年輕人,就在約定的時間到工作室來和我見面,他拿出一份據說是問遍行家都無法釋疑的命例,希望我能?他解開多年來的疑問。

小劉說:「這是我表姐的命盤,生辰資料應該確實無誤。」接著又補充說:「表姐出生的那年,在台灣正是施行日光節約『夏令時間』的年份,由於在下午四點多出生,所以申時應該沒錯。

但表姐這份命盤,有幾項她個人的重大事實,卻都看不出該呈現的命理跡象。老師曾說:『有其人生的重大事實,必定有其命理跡象』,為何在我表姐這份命盤上,卻顯現不出來?

不曉得是否因為我的程度不夠。不過有些被譽為大師級行家的論法,也都難讓我信服,因此只得 向 老師當面請益,請您不吝指教,究竟為什麼?」

指教不敢當!這些年來有不少熱衷於此道的年輕人到工作室來跟我探討一些所謂疑難雜症的命理問題,態度誠懇客氣,我都是存著提供參考的想法,和這些有心的年輕人共同探討。

我拿起這份生於「 一九五二年七月廿二日 申時」女命的命盤詳細的看了後說道:「這一年的這個月份,因『月朔』關係,使太陰曆的日期有所變動,必需調整一般萬年曆日期的月份。」於是我用電腦排出另一份生於「 七月廿一日 申時」的命盤,然後告訴這年輕人,他表姐的斗數命盤,應該是這份命宮在子,廉貞、天相並擎羊坐守,左右兩鄰宮成雙祿所輔,身宮與「生年太歲」同坐辰宮的命盤才正確。

劉:「為什麼會如此?」

為什麼?等到証實命盤要用廿一日來排盤較正確後,我再說明,為何生日要從廿二日改成廿一日。

命、身、太歲格局的差異性

若用生於廿二日的命盤來看,雖然生性?和、聰明,但脾氣方面卻有些沉不住氣,也因生性敏感而顯得有些多愁善感的性格。

劉:「若是生於廿一日的命盤,這些方面又如何?」

廿一日生的命盤,除了聰明才智不錯外,個性比較剛?,意志堅定。在行事作風方面,具有一般女?人的特質。若後天能得到較好的?育栽培,長大成年進入社會以後,在職業工作上會有不錯的表現。而生於廿二日的命盤,在職業工作方面,就看不出有什麼特殊表現。充其量,若能保有個基層職員的差事就很好了。

劉:「你對這兩份命盤的這些描述,的確有相當大的差異,不過憑這些就可分辨出真正的命盤,究竟是那一份嗎?」

這些屬於性格與工作表現的事項,也許會因每個人的看法不同而失其客觀性,若能舉出較具體,也沒有見仁見智的爭議性事項做為旁証,當然就比較可靠。

小劉想了一下以後說道:「我的姨丈,也就是她的父親,是癸亥年(一九二三)生。於丁丑年(一九九七)在一次較嚴重的中風後過世。」

生死之事,的確是項無可爭議的事實。

你姑丈去世這年,你表姊四十六歲,大運行入戊申限,戊干天機化忌由未?亥宮,丁丑年羊、陀分居未與巳宮,丁干使巨門化忌。這年,在二十一日生的命盤上,正好使你姨丈坐守的生年太歲亥宮,形成雙忌?煞。

而廿二日生的命盤上,在同樣大限和流年之下,對亥宮並任何凶象形成,所以不能推論有父親去世的跡象。

劉:「這件事在這兩份盤上,的確有明顯的差別。我表姐大學畢業以後經由特考而進入一家官方銀行上班。這官方銀行人才濟濟,她目前已當到中高階主管職務,自然有她不錯的工作表現。在兩份命盤上,雖然命身與太歲都一樣分居子宮與辰宮,但顯然的,在格局方面,生於廿一日的格局較大也較?,而生於廿二日的,就顯得比較陷弱。這是您認為我表姐有女?人一般工作表現能力的命理條件吧?」

對,我就是持此看法。

刑剋

劉:「那能不能從這份廿一日生的命盤看出有什麼特殊之處?」

不曉得你所謂的特殊之處,是屬於那方面的?

劉:「特別在親情方面。」

我詳細的看了命盤後問說:「她媽媽那一年生?」

劉:「小她父親一歲,在甲子年(一九二四)生。」

母親甲子年生,正好使這命造者的命宮有祿、權、科「三奇嘉會」來增吉,這會提昇命造者多方面吉象作用。她在工作方面的良好表現,與此吉象的增?有關。

不過甲年使太陽化忌在巳,與擎羊在卯一併?入亥宮,使這個看似不差的先天兄弟宮顯現瑕疵。因此在親情方面,特別在兄弟方面,就比較可能會出現凶象。

劉:「親情不是含蓋父母、兄弟(姐妹)、夫妻與子女這些範圍嗎?」

的確要包括這些屬於家庭成員的親情。

劉:「可就因母親的太陽忌?在亥的兄弟宮,而推論有兄弟方面的凶象嗎?難道命盤上在卯、巳兩宮坐守的天魁、天鉞吉星照會亥宮,對亥品的凶象,沒有絲毫的化解作用?」

母親引動太陽化忌沖亥宮,同時還有擎羊在卯,亥宮因忌星與擎羊沖入,所以凶象較?,並非只因忌星的?入就會很凶。

其次,一般以為屬於六吉星的魁、鉞兩星,所照會宮位只增吉而不凶,實際上,當魁鉞與忌煞併會照親情宮位時,反主有增?孤剋的凶象作用。

另外依星曜所坐守事項宮位的吉凶來看,「巨門」本有不利六親的刑剋特質,一旦坐守兄弟宮位,又逢忌煞交?,將會造成這個兄弟宮位的不利而有刑剋作用。

劉:「天機為『兄弟主』,天機在未會照在亥的兄弟宮,但無忌、煞交?之凶,該沒有什麼凶象使亥宮增凶吧?」

在未宮的天機看似如此,但坐地空會地?,就有「木空則折」之害,使這個「兄弟主」的星曜對在亥的兄弟宮起不了什麼正面的吉化作用。

劉:「就因為這些原因,就可推論為亥宮會逞凶嗎?」

在星曜賦性裡提到巨門主「暗」,有待太陽的「光」來照明。但因有母親使太陽化忌而無法照亮巨門之外,擎羊這顆不利親情的煞星也一併?煞亥宮,也因此增?亥宮可能會形成刑剋凶象作用。

長兄早逝

劉:「是否有這類型的兄弟宮,就必然會有兄弟方面的刑剋凶象出現?」

命理上的這類問題很玄。我不主張必然的「宿命論」觀點,但?也發現到,在先天上若有某一種特殊命理類型,在後天裡比較會出現迎合這類先天命理類型的事實。

劉:「比如說呢?」

就以這命造而言,她比較可能會出現造成生離──被領養,死別──短壽的兄弟,正好來符合這類凶象。

劉:「那要依什麼推論?」

自然要根據她實際所有的兄弟(姐妹)出生年份來研判。

劉:「有個大哥生於丁亥年(一九四七),你看這位哥哥有無凶象?」

丁年祿存在午,羊陀分躆未宮與巳宮,丁干巨門化忌在亥宮,除了使亥宮成為羊陀夾忌的敗局之外,又有丁年生人的羊、陀?煞亥宮,因而凸顯生在丁亥年這位大哥所坐守的「生年太歲」宮位形成很大凶象。

所以這位大哥可能就符合「兄弟刑剋」的一位。

劉:「的確,這個哥哥已經過世。能分辨大概發生在那一個運限嗎?」

我詳細看了命盤以後說道,大概就在命造者己酉大限末的一兩年或是戊申大限初期。

劉:「這個哥哥是在癸酉年(一九九三),她四十二歲時,因肝疾過世。」

己酉限,文曲化忌在子宮。由於父親是癸亥年生,癸干使貪狼忌,陀羅在亥宮,因此就在命造者己酉大限時,使亥宮成為雙忌夾煞──正是這長兄所坐守的生年太歲宮位。壬申年(一九九二)武曲化忌?戌、子兩宮,流年祿存在亥宮,雖對亥宮略有增吉作用,但是到了甲子年(一九九四),這時命造者行入戊申限,又有天機化忌?亥宮。

類似這種連續三年使某一個宮位延續逞忌凶煞害時,往往在這三年間會出現凶象。

劉:「這項推論也要用到父親有關的資料?」

自然要用到。父母對子女的吉凶影響是多方面的,特別是同父母所生的兄弟(姐妹),要推論到這類命理跡象時,若不取用,那就無法從同時辰生的共盤,區分出其個別性。?且這父親陀羅星在亥宮,夾制亥宮的戌宮就因為由父親引起的貪狼化忌正好和亥宮左鄰的子宮,就在命造者己酉大限時,使文曲忌促成亥宮出現雙忌夾煞形成極凶宮位。

劉:「不過這時他父親已過世,還會有影響嗎?」

受父母血緣遺傳影響,對任何一個人都是一輩子的事,這是常識。而父母對子女在命理上的吉凶影響,也一樣是終生會有作用,這些道理是相同的,所以並不因父母已過世就沒有關係。

二兄也壽命不長

劉:「她還有一個生於庚寅年(一九五○)的二哥和一個生於甲午年(一九五四)的弟弟。」

這兩個兄弟是否也有這一類的刑剋問題?」

就可能造成刑剋凶象而言,似乎比較偏向於庚寅生的這個二哥,至少到目前,另一位甲午生的弟會沒事。

劉:「是否就因為這庚寅年生的二哥,庚年陀羅在未,天同化忌在卯一併?入亥宮有關?」

當然是有關。若再把命造者行入戊申大限時,天機化忌和天同化忌一併?亥宮,特別這顆「兄弟主」因化忌也會加重亥宮的「刑剋」作用,那就比較能凸顯出,這個「庚寅」年生的哥哥,有可能就在命造於戊申大限時,健康比較會出現狀?。

劉:「戊申大限貪狼化祿在戌宮,不也有吉化寅宮的作用嗎?」

戌宮的貪狼,雖然在命造者於戊申大限時形成化祿,但由於受到父親癸亥年生原就是貪狼化忌,再受到來自命盤上辰宮武曲化忌的沖擊,若再會合躆於寅宮的文昌,正好使戌、寅、午、辰四個宮位合成「鈴昌陀武」的極?凶格。

而這庚寅年二哥的生年太歲,正好坐守在合成凶格的寅宮裡,因此也具有這格局的凶性作用。而貪狼化祿只是吉象,其作用無法完全化解凶格的?烈逞凶。

劉:「那這位坐守寅宮的二哥,命盤上要在什麼情?下才會出現刑剋的作用?」

由於這件事的推論乃根據命造的命盤,若是凶象出現於戊申大限內,當在某個流年的忌星出現在這個凶格所在宮位時,刑剋凶象就會出現。

劉:「這二哥的確是在癸酉年(一九九三)年因某一種至今無法治癒的病而過世,這年正好貪狼化忌觸動這凶格。

但是在前一年的壬申年,不也使武曲化忌引動這凶格嗎?為何刑剋不會出現在這一年?」

壬申年祿存在亥,正好坐入這具凶性的兄弟宮,有使這個宮位凶象得以緩和的作用。到了癸酉年,流年陀羅進入亥宮,又正好和命造者戊申大限的天機化忌合會,因而使亥宮出現凶性。另外,貪狼化忌又?寅宮──正好是這二哥所坐守的生年太歲宮位。

這兩年所出現的凶象,可明顯的比較出,癸亥年出現的凶性比較?。

三弟又如何

劉:「依你對兩個哥哥的推論,這位甲午年(一九五四)生的弟弟,當命造者在戊申限時天機化忌,而使坐守甲午年生的宮位,不是正好因有太陽化忌,也使午宮也形成雙忌夾鈴星,成為『雙忌夾煞』的凶象宮位嗎?為什麼這三弟會沒事?」

這位兄弟之所以沒事,因他坐守的午宮在命盤上形成幾項較?的吉象而化解。

其一:甲午生人,甲干廉貞化祿,使午宮得他本人生年所造成「雙祿合會」之吉。

其二:父親癸亥年,祿存在子,破軍化祿,也使午宮成雙祿合會的增吉午宮作用。

其三:母親甲子年生,祿存在寅,廉貞化祿在子,也一樣使午宮得到吉化。

午宮在三組也謂之「合祿鴛鴦」的吉化作用之下,自然可使坐守午宮的這位三弟,不會出現有如二位兄長的凶象,而有刑剋之凶。

命盤的疑點

劉:「老師剛才提到,我表姐的生日要以廿一日才正確,這我是第一次聽到。我表姊的命盤,我也曾經請?過好幾位在斗數界頗有心得的朋友,也都沒人提出這個有關『日子』的問題。倒是有好幾位認為是生於酉時的命盤,才比較符合我表姐在工作能力與表現方面的狀?,但除此之外,卻又講不出其他比較重大事項的命理現象,尤其是兄長過世的跡象,所以我才來找老師請?,究竟為什麼?」

造成命盤與實際命理跡象不符的原因很多,諸如台灣在日本佔領時期,從一九三九年開始,台灣的時間(鐘)與日本同步(實際是日本的時間早台灣一個小時 ) 。二次大戰終戰後國民政府接受開始,除了恢復台灣應有的天文時間以外,也有不少年份,實施所謂「日光節約」的夏令時間。類似這些有案可稽考的時間(時辰)變更,除了少數人之外,很多依「年、月、日、時」來推論命理的人士,幾乎都沒這個概念。至於更早年代出生在家裡,由助產士出具的出生証明,也因沒填註出生時辰,再加上早期並非家家戶戶都有時鐘,因此出生時辰,往往都憑天色早晚晨昏,依家人認定而寫下記錄或記憶,因此老一輩出生的人,常有『生辰』錯誤的情?。

這類因出生「時辰」記錄錯誤的命造,只要同時排出上、中、下三個不同時辰的命盤,依照已發生的重大事項逐一比對,大概都可以找出正確的「生辰」命盤。但是在我多年的經驗中?又發現,有一部份命例,不但有大醫院的出生證明,證明上也明確的填寫出生時間的時與分,這種有憑有據出生証明,理當不會有「生辰」的混淆問題,但卻也出現命盤的命理跡象與命造者的實際人生遭遇,會有大異其趣的狀況。

這個疑難困擾我多年不得其解,也無從請?前輩高人以解惑。直到有一次向和我探討斗數命理的張維鈞中醫師提起後,他經由一位對天文時間頗有研究的朋友指點,並提供一份校正後的「陰陽曆對照表」給我,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坊間出版的「萬年曆」,幾乎都有相同的誤差。

比如說,你表姐出生這一年的七月份,一般的萬年曆記載: 陰曆七月一日 至三十日,正是陽曆為 八月二十日 到 九月十八日 。

但依實際天文時間校正後,真正的 陰曆七月一日 並非陽曆 八月二十日 ,而是陽曆 八月二十一日 才是陰曆的 七月一日 。

劉:「為什麼會如此?」

這是因為,這年陰曆六月份的最後一天,並非一般萬年曆所寫的只到廿九日,而是三十日才正確。

由於陰曆六月份最後一天與實際天文時間有這麼一日的差距,因此使真正的 陰曆七月一日 也要往前挪一天,也就是陽曆為 七月二十一日 才正確。

小劉聽我這麼一說明,又看了我手上的萬年曆後問道:「那這一年的農曆七月份只到二十九日,而不是三十日了?」

經校正後理當如此。這也是妳表姐的出生日期要提前一天的二十一日,而非廿二日的原因。

類似這項陰曆月份的初一與日期和實際不符的現象,從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九八年的八十六年間,就多達四十年,這些年份中都有個農曆月份的日子必須調整,否則排不出與命造者的命理跡象能?合的命盤。

『合朔』的問題

劉:「老師剛才提到天文時間的問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東方中華的古老文化,源遠流長。對於曆法,早在老祖宗時代,就有一套推算曆法的方式。稍有涉及曆法的人都知道,太陰曆法是根據月亮環繞地球以及太陽間所形成的變化,以其從「朔」 ( 看不見 ) 、上弦月、滿月(望)、下弦月,最後到晦(看不見),來訂定太陰曆的月份。

為了讓他更了解這些道理,於是我從書櫃拿出<阿貴的曆史故事>這本書《註》,翻開其中一頁讓他自己看。

這書中提到:「這稱為『朔望月』或『盈虧月』,它也沒有固定長度。把自然的盈虧月長做平均,就得盈虧月長為二九點五三○六日。」

書裡同時也提到:「中國人就規定陰曆月有大小兩種,大月三十日,小月廿九日,大小月輪流排列,就得到平均月長為二九點五日的陰曆。為了更逼近實際的平均長度二九點五三○六日,有時候就安排連續兩個月為大月。」

根據行家的說明,既然一個月的長度以二九點五三○六日計算,那麼餘數的○點○三○六日不計,而這個餘日數,當累積到三二點六七九七個月份時,就又會湊成一日。

由於傳統中國陰曆推算月份和日子的方式,和天文時間的實際現象有如此的差異存在,這就造成一般萬年曆會在某一年某一月份裡的月朔(初一),與實際天文有差異的原因。

劉:「原來如此。但為什麼我好像都沒聽人提起?」

這只能說你不知道,並不是沒人提起。但有很多從事命理研究,甚至被公認為大師級的人士,常都只是以擁有師門所傳的秘笈自珍,甚至以獨創可通玄境的秘法自重,卻沒想到沿用已久的萬年曆,竟然會有問題。

劉:「好在您願意公佈這個發現。很多人在不同領域裡,常會用到萬年曆,但若不留意這事,豈不是問題重重!」

其實個問題,也不是我首先發現。在命理界早就有人提出這個看法,我祗是藉這個機會再度提醒同好,命盤的正確與否,有些可能與正確的生日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