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專刊與經驗分享 06 – 兄弟同心

─ 談王永慶先生的兄弟情緣
文 / 紫雲老師

老祖宗說:「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世俗俚語也講:「打虎捉賊,也要親兄弟。」。

同胞父母所生的兄弟,果真的是「兄友弟恭」,有事必能同心協力戮力以赴嗎?其實不然。有些都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兄弟,在接掌上代的事業以後,常為了一己私慾而鬧出鬩牆之事。

在現實的人生裡,一個人受過高等教育,不代表他的親情觀念也會跟著提高。而本文所敘述的兩兄弟,小時因家境窮困,其教育僅及小學。但兄弟兩人,不只親情無匱,而且同心協力的開創出極其龐大的事業。

本文命例的主人翁,王永慶先生本有兄弟三人,但老二不幸而英年早逝。因此一生所開創的事業,就是和三弟王永在先生合力所成。

王永慶和王永在兩兄弟白手成家,所開創事業的昭著成就,大家有目共睹。因此本文所要探討的是,在斗數命理裡,如何從長兄的命盤上來分析,為什麼上天給他兩個弟弟,但為何老二王永成會早逝?

不過老天爺似乎也沒虧待王永慶先生,雖然他在年輕時有痛失手足之憾,但卻也給他一個,一輩子凡是長兄有令,小弟必定戮力以赴的三弟王永在先生。王永在和長兄的充分合作,應該是王永慶所能由一無所有而白手成家,繼而締造企業王國,不可或缺的最重要得力助手。

就王永慶而言,有弟弟兩人,但在人生旅途上卻有這麼明顯又強烈的吉凶差異,這個事實正是本文所分析的重點。讀者也許在詳閱本文後,可以知道究竟為什麼?


「吳媽媽的四個兒子」完稿後,交給雲峰兄,請他轉交給夫人打字。幾天後,在工作室裡談起這篇文章,他提到:「兄弟鬩牆,可能會造成所繼承的產業經營上瀕臨困境。若是兄弟能同心協力創業,也有可能從一無所有,而白手成家,創建龐大事業。」

說到這裡他拿出幾本書給我,接著說道:「這家的兄弟共同開創事業,在現代的台灣堪稱典範。若能就他們兄弟的情誼加以剖析說明,將使這一本專論內容更加充實完整。」

要撰寫這種冷僻主題的專論成冊,簡直是自找麻煩。只是頭都洗了,總得要剃,免得落個有始無終的話柄。

待看完雲峰兄所給的幾本有關王老闆的事業相關專論以後,我跟他說,這本專論,要談的主題是有關「兄弟情誼」方面的文章,並非在事業方面的鴻圖大展情況。所以要他幫忙從其他管道看看能否可以找到本文所需的資料。

隔了幾天以後,他交給我一份由林小姐從電腦網路上所搜集的資料給我。並說若還需其他相關資料,可再請林小姐找找看。另外,林小姐她很想就這個主題與我當面討論。

出身寒門

相對於「吳媽媽的四個兒子」,王氏昆仲,不但無顯赫家世,又是出身寒門。
在「王永慶奮鬥史」 ( 註 ) ,乙書中裡提到:王永慶的名字是他的祖父王添泉所取的。王添泉以教書為業,雖然使王家添加些許的書香氣息,但是對困苦的生活毫無幫助。

王長庚是個窮苦的茶農,以耕作幾片貧瘠的茶園並以賣茶葉維生。茶葉每年只有春季到秋季,大約半年生意好做,其他半年就賦閒在家,因此只得找點零工貼補家用。

王長庚家裡雖然窮困,可是對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視。所以王永慶在七歲的時候,被父母送到新店國民小學就讀。

據王永慶回憶:「大多數同學衣服都破舊不堪,補了又補,連小學老師的皮鞋也是一樣,補了又補,補了十幾次。」

約在十歲左右,他祖父告訴他說:「茶山將來會變成廢山,茶山是無根底的。因為茶樹種植於山坡地,為使茶樹長得好,園中及周圍的雜草都要除去。由於雨水沖刷,將使土壤流失,因此將使斜坡山地,有一天會只剩石粒。不但沒辦法再種茶樹,連種植其他樹木都有問題,若想在此地靠茶為業是沒有出路的。所以你們後代不要再種茶維生,只有改種林木才有希望。」

在此書中又提到,王永慶於聽到祖父這些叮嚀教誨後,心中納悶的想:「祖父教我們不要靠茶為業,何以不轉業呢?」

這個疑問他沒敢問祖父,直到以後他才慢慢瞭解。當時在直潭鄉下,要到別處謀生談何容易。在鄉下不種茶但有林地,應該可以從事木材生意吧!其實不然。當時身處殖民地時期,出林都是官有的,木材都由日本會社經營,本地人可不能做。就算要謀得一份苦力的工作,填飽肚子,也是很不容易。因為要做日本人的苦工,還得託人去講情。

王永慶小學畢業後,基於祖父的一番話,再加上在家鄉連要做苦工賺錢的機會也沒有,所以在他十五歲那年就立志出外去闖天下了。

兄弟宮吉凶混雜

與林小姐約了她不上班的假日在工作室見面。以下是她逐一提出討論的問題。

林:「兄弟宮天同化祿與天梁坐守寅宮為廟旺,午、戌兩宮合會有天機與太陰兩星,這個架構正是標準的『機月同梁』格。」

看來林小姐是有備而來,她對所要提出的問題,曾經做過完整的準備和深入的思考。

同梁在寅宮和申宮都是廟旺宮位。若再加上合方宮位,則以寅宮比申宮吉。

林:「是否就因為寅宮所會合的天機在午、和太陰在戌都是旺宮有關?」

接著她又說道:「若是同梁在申,天機在子雖是旺宮,但太陰在辰卻是個陷弱宮位,所以吉象就比較不強了?」

正是這個原因。斗數命理的命盤設計共有十二個地支宮位,分配十二個事項宮位。就事項宮位而言,如這命造者的兄弟宮在寅,在推論有關兄弟方面的吉凶休咎,既以寅宮為主軸,但其吉凶作用必須由三方,即午、申、戌三合方宮位和寅宮一起併論才算完整。

也就是任何一個事項宮位,都要涵蓋主軸宮位以外的三個合方宮位一合併推論才能完整。

林:「以我看過的斗數書籍,幾乎都是以單一宮位坐守的星曜推論,也因此而誤我在斗數命理的探討,浪費過一段很長的時間。」

「盡信書不如無書。好在我由一無所知而幸運的進入師門,因而免去了這一段迷惘之苦。」

林:「以王老闆的兄弟宮來論,既然是以寅宮為主軸的廟旺『機月同梁』組合,是否意味著,他在兄弟情緣方面只吉不凶?」

寅宮為首的這個「機月同梁」格局,雖然 ? 旺,但在午宮有擎羊和天機同宮,和寅宮的天梁合併,正好成為「天機天梁擎羊會」的凶格。尤其在這個命盤上的申宮有鈴星合沖寅宮,正好促使這個主孤剋的凶局受到沖擊而發生作用。

因此,凡是具備這個命盤的人,也就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的人,都會有這個看似吉,實際是吉中帶凶的兄弟宮。問題是,有此盤的命造者,都會同樣的凶象嗎?

先天的個別差異

林:「老師在以往出版的著作中提出共盤的問題,與如何區分共盤中的個別差異。這個觀念好比一把鑰匙,打開了一扇不曾開啟過的大門,由此門進入,可以解開以生辰為推命資料的千古懸案。但依我看來,到目前為止,真能靈活運用的人似乎不多,這方面的應用,恐怕尚待老師有機會能多加闡釋。」

閒話少說,妳還是依序提出實際問題,也好說明。

林:「那麼命造者的這個兄弟宮,究竟要如何來分辨,其中的吉與凶的分別所在?」

這個吉凶分辨,需從兩項重點切入來推論。

首先依命造者的父母生年輸入命盤來探討,其次再依兄弟的出生年份來討論。

林:「父生於戊子 ( 一八八八 ) 年,母生於丁亥 ( 一八八七 ) 年。」

父生年戊子。戊年擎羊在午,戊干天機化忌,正好使隱藏在寅宮為主軸的兄弟宮形成「天機天梁擎羊會」,具有親情刑剋作用的凶格。

林:「老師在課堂上一再強調,任何化忌和羊陀交會,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凶性。但若再會沖有火星或鈴星,其凶性就會加重。在申宮有顆鈴星正好對沖寅宮,是否意味著,這個兄弟宮,會有比較嚴重的凶象作用?」

寅宮在輸入父親的生年資料進去以後,使這個兄弟凸顯出原本就有主孤剋凶格的凶性作用,因此這命造者,恐怕在兄弟方面,難免會有「早主刑剋」的凶象發生。

林:「假定這個命盤,輸入父母的資料進去後,出現的是天同化忌或太陰化忌,也一樣會使這個寅 ? 形成煞沖又會鈴星的凶局,但天同化忌和太陰化忌所造成的凶象,和由天機化忌所造成凶格,有否差別?」

對的,天機、太陰、天同這三顆星若輸入父母資料後形成化忌,都一樣會使這個寅宮成為凶象宮位。但由於這三顆星曜在賦性上所「主」所「司」的作用不同,因此就會出現不同的凶象作用。

林:「天機為『兄弟主』,而此星輸入父生年後成為化忌,因此這命造者,恐怕就難逃有兄弟早逝的凶象?」

理當如此。但這個凶象,我認為仍屬於「先天特有的命理現象,並不代表這命造者在現實人生裡,必然會有這種凶象會發生。

後天的個別差異

「為什麼?有其命理現象,又為什麼未必會有相關的事實?」林小姐詫異的問道。

依我多年來在這方面的瞭解,對於明顯吉凶的命理現象,要能如應斯響應的出現在現實人生裡,也要同時出現相為呼應的事實,才會有如命盤上的凶象出現。

林:「老師能否作更詳盡的說明?」

若以王家這大兒子的命盤而言,他的兄弟自然會生在丙辰年 ( 一九一六 ) 之後,那麼他的兄弟,假定年齡相差都在十歲之內,將可能會出現有戊午 ( 一九一八 ) 生,己未年生、庚申年生、辛酉年生、壬戌年生、癸亥年生、壬子年生、癸丑年生、甲寅年生、乙卯年生的兄弟。妳想,這些可能在不同年份出生的弟弟,與命造者的兄弟情緣吉凶會一樣嗎?

林:「兄弟有可能相差一歲,老師為何獨漏小命造者一歲的丁巳年生人?」

妳這個疑問聽來有理,但略加思考,就會知道沒道理。

林:「為什麼?」

這王家的大兒子生於十二月下旬,若媽媽於生下大兒子滿月或兩個月後又懷胎,才能可能又在第二年,也就是丁巳年繼續生第二胎。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命造者的老太爺同時擁有妻妾兩個老婆,就比較可能在丁巳年也生下一個小孩。

林:「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問題?」

這是初學斗數年輕同好的共同毛病,腦筋很靈活,想得很多,但往往沒顧及到合不合理,否合乎邏輯?依資料所知,命造者的老太爺,一輩子清苦,也沒提到有納妾的資料,因此要王母在生下命造者兩個月後再懷胎,又於丁巳年再生個小孩的可能性就不大。但我也同意並非絕不可能。

林:「命造者有個弟弟生於戊午年 ( 一九一八 ) 。戊午祿存在巳,擎羊在午,戊干使天機化忌,不只符合老師剛才所提,使寅宮造成主刑剋的凶性作用外,在午宮的天機化忌與擎羊也有顆火星由子沖午宮,更增加午宮的凶性作用。這王家的老二早逝的凶象,依老師提示的命理觀念,這麼推沒錯吧?」

理當如此,沒錯。

林小姐繼續問道:「母親丁亥年 ( 一八八七 ) ,丁年祿存在午,但丁干使太陰化錄和巨門化忌都會沖午宮。母親的生年資料對午宮有祿存與會化祿之吉坐守,又有巨門化忌之凶沖午宮,究竟要論吉或論凶?」

由於老二坐守的太歲宮位,午宮形成凶局,又受到父母生年的忌煞交沖,因此使這午宮所形成的「天機、天梁、擎羊」會,主刑剋凶局凶到極點。就斗數而言,可依理推論,王家兄弟的這老二,所以會英年早逝,正是這些忌煞交沖所形成的凶局所造成。

林:「老師在課堂上曾提到『先天的個別差異』和『後天的個別差異』的觀念。意即說,命盤輸入父母資料後的影響,是屬先天的部份。而『後天的個別差異』,指的是在現實人生中,是否會恰好有戊午年出生的兄弟?」

這是我的看法。因為依我近四十年的探討經驗,斗數命理的吉凶作用,有些事項,只要先天命盤格局上具備此特質,不管吉或凶,在後天的行運過程中也常會出現;但也有部份事項卻是要看後天的實際遭遇,有否來反應命造者命盤上原有的吉凶現象,才能推論出吉或凶的可能性。

先天與後天合併研判

林小姐聽了我這段如虛似幻的說明後,語帶迷惑的問道:「老師能否更詳細或較具體的說明?」

斗數命理探討到某個程度以後,有些道理只能意會,很難言傳。有些年輕同好說我在這方面的敘述有如在打啞謎;也有的說,好像禪者在打高空。我自知不擅表達,辭難達意。我要說明的是,只要依斗數原理,依合乎現實人生的道理,以及合乎邏輯來思考推演,大概其結論就不會離譜了。

我打個比喻,若是一個人的限運福德宮很凶,除了他可能有無法控制的開支會較多外,最好不要去做純投資理財諸如股票之類,否則將會血本無歸。

命盤限運福德宮的凶象,是屬於先天的部份。

而後天的部份就是,在限運福德宮呈現凶象時,若是冒然進行投資理財,想要有所獲利則如緣木求魚,結果必會損財。但若不做投資理財,自然不會有損財之事發生。因此福德宮凶是否必然會損財,只要不做理財生財的打算,自然不會因理財而有損財之事。

正因為命理有此預測的特質,只要能掌握其中關鍵觀念與推論方法,就值得人們去探討。

林小姐聽了這段話後,似有所悟的說道:「這命造者,受父母的影響,使他的兄弟宮造成凶象。但這個凶象只有生年太歲坐凶宮,或者是生年太歲造成兄弟宮凶象的兄弟,才會反應出『刑剋』的作用。並不代表其餘兄弟也都會有刑剋作用發生。」

對了。這是我在這方面所持的觀念與看法。

老二早逝

林:「王家兄弟排行老二的王永成,生於戊午年 ( 一九一八 ) 。但於一九四四年二十七歲時,因病逝於嘉義。這時正是王家三兄弟,在嘉義經營米店,挨家挨戶送米賣米的時候。
據網路上獲得的資料,老大王永慶於十五歲時,由於叔叔王永源介紹到嘉義當米店小工。十六歲那年父親王長庚借來二百元,給王永慶在嘉義開米店。
於是,王家三兄弟,在老大帶領之下,開起賣米給一般家庭的米店。
但老天爺不垂憐,卻讓老二罹患了『富貴病』 ── 病人除了要得到妥善醫療之外,還需『吃好做輕可』的肺結核。當時由於醫療水準乏善可陳,因此王家老二終因病重不治而英年早逝。」

林小姐慢條斯理的敘述了王家兄弟這一段陳年往事的情況後問道:「又如何從老大王永慶的命盤來推論,他會有兄弟在那麼年輕時就過往?」

命造者在兄弟宮刑剋相關的命理跡象,前面已有析論。而妳提出的這個問題,我們就採「由果追因」的方式來看看這件事,是否也形成「前因後果」的因果關係。

林:「怎麼推論?」

老二逝世於二十七歲的一九四四年 ( 甲申年 ) 。這時老大王永慶先生二十九歲,大限行入癸巳限。這限運坐守祿存獨坐,先天廉貞化忌與大限貪狼化忌沖煞大限巳宮的限運。另外地空與地劫也由丑與酉兩宮合大限巳宮。

祿存獨坐本已委屈,先天與大限化忌兼併直沖巳宮,又有丑酉空劫雙煞。走入如此限運,常人遇此,不只要篳路襤褸,甚至若不逢深川也會遇斷橋。若非命造者有異於常人的毅力,莫說他在此限運有痛失手足之憾,恐怕他在事業上,也會陷入困境無法自拔。

林:「這個限運,他和兩個弟弟挨家挨戶的賣米送米,其辛苦可想而知,但又如何來推論他這二弟的去世?」

我剛說過,在我的經驗中,曾經發現不少斗數古傳不曾記載的推論方法,其中有很多是「由果推因」而發現。每一種新的方法,我都是經過無數次命例的驗證,結果一致時才定論採用。

但我在這方面所應用的方法,少數知道的年輕同好卻說,雜亂至幾乎毫無章法可言。

如這命造者的二弟王永成,出生於戊午年。戊年祿存在巳宮,戊干貪化祿在亥宮,而老大王永慶在二十三歲到三十二歲之間,正好行入巳宮的大限,而巳宮的天干又是癸,癸干的貪狼化忌沖入巳宮,這祿存獨坐的宮位,這意味著,這位戊午年生的二弟,在王永慶癸巳大限間,會有些什麼兇象會發生。

林:「二弟坐守在午宮,這宮位原有命造者的天干甲,不也使廉貞化祿會照巳宮,難道沒有吉化作用,而緩和巳宮所顯現的凶象?」

妳對午宮這個甲干的用法,在應用卦象推論時可用,但是亥宮的化忌有兩個,一個是原有的廉貞化忌,一個是命造者在癸巳大限的貪狼化忌。而二弟戊午年的貪狼化祿只有一個,何況雙忌沖入巳宮,這個被羊陀所夾的祿存獨坐宮位,就會因而引動起相當強烈的凶象作用,並不是午宮甲干的廉貞化祿所能化解。

另外就卦象方法的取用,午宮原有天干甲,除了使亥宮的廉貞化祿以外,也同時使在辰宮的太陽成為化忌。午宮坐守的老二戊午年生,天機本就化忌。

如此一來,大限的兄弟辰宮就有太陽化忌,申與子兩宮各有鈴星與火星來沖辰宮。老二坐守的午宮天機化忌也會沖子宮的火星。天機化忌又與申宮鈴星合沖在寅的先天兄弟寅宮。

命造者行入癸巳限所引動的先後天兄弟宮的凶象,正好與老二生於戊午年的太歲宮位有關。

林小姐聽我這一連串,又是忌,又是沖又是先後先天兄弟宮皆凶的說明後,大概有點難消化,停了一會,才頓然意會,回過神來說道:「老師為何不用曾經在某講座中所講解的『太歲入宮』相關方法來推論,不是更直接了當嗎?」

更明確、更直接的方法雖有,只是不曾公開發表過,若冒然在此引用,恐怕會有所疏漏而造成誤導。

林:「一九四四年是台灣光復的前一年,歲次甲申。這年甲干太陽化忌,會照申與子宮的鈴星與火星。於是老二王永成終在肺癆重 ? 之下英年早逝。這麼分析合理嗎?」

當然合理。妳若無法分析,其他的同學恐怕就更難了。

林:「不過這些方法還是應用到『太歲入宮』的部份觀念呀!」

命理邏輯合理又能用以解析現實人生,又何必拘泥於什麼層次原理和方法!

三弟王永在

林:「根據網路上的資料,王永在出生於陽曆的一九二一年 ( 辛酉 ) 一月二十四日。換算為陰曆,則是一九二0年十二月十六日,生肖仍屬猴的庚申年。」

待我拿過命盤看了一陣以後說道,這生年應該沒錯,而非其他資料報導的生於「金雞」的辛酉年。

林:「不過若以庚申年的生年太歲輸入他大哥王永慶的命盤,似乎要運用較完整的『太歲入宮』法才能解讀,恐怕用傳統的方法很難推論!」

其實斗數命理的推演,若把命造者的命盤看成一個卦象,在推論命造者相關的某項命理跡象時,採用一事一卦的方法,依然可以做大方向的原則性推論。

這三弟生於庚申年,命造者那年五歲,還在第一大限的辛卯限運時期。辛干巨門化祿會照申宮。庚年祿存在申,庚干使太陽化祿會申宮,也使天同化忌沖申宮,而使三弟坐守的申宮形成忌祿合沖。由於申宮有鈴星同踞,難免有忌祿沖煞 ( 鈴星 ) 之害,但申宮原有天干為丙,丙干使天同化祿,將有緩和原有的忌祿沖鈴星之害。

如此一來,將使三弟坐守的這個太歲宮位凶象為之降低。

林:「辛卯限的辛干雖使巨門化祿,但也有文昌化忌和火星併沖入申宮,不也有增凶作用嗎?」

是多少有增加申宮這個太歲宮位凶象的作用。但申宮會照有來自三方的太陽化祿,天同化祿以及巨門化祿,三顆甲級星曜都由旺宮會照申宮,這應該可以推論,申宮所會照的化祿與化忌相比較,是吉象大於凶象。

林:「那剛才提到生於戊午年的二弟,他也有會照寅宮的天同化祿、子宮的巨門化祿,以及由母親 ( 丁亥 ) 生年祿存在午,太陰化祿由戌宮來會午宮,為什麼兩個弟弟的生年太歲吉凶,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這兩個兄弟的生年太歲吉凶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別,我認為因二弟是戊午年生,戊干除了天機化忌以外,擎羊也在午宮,而使這午宮的太歲宮成為「天機天梁擎羊會」主刑剋的凶格。這個凶格,是斗數命理主六親刑剋較重的「早主刑剋晚見孤」大凶格。而申宮雖也有祿存獨坐,羊陀夾鈴星之凶,但這比較屬於健康方面問題,或是早年歷盡艱辛困頓。這兩個太歲宮位其凶象是相當大的差別。

林:「據網路上的資料記錄,王永在先生熱愛小白球 ( 高爾夫球 ) 運動,三十多年來如一日,不論刮風下雨,每天清晨五點便往高爾夫球場報到。」

他會運動並持之以恆,難怪能跟著兄長拼出龐大的事業江山,而早年為討生活跟著長兄在嘉義挨家挨戶的賣米送米,應該是坐守在這個有瑕疵的庚申年太歲原有的寫照。

林:「查閱有關王永慶先生一生事業的專論與報導,這兩兄弟出自寒門,歷經幾十年的努力奮鬥,的確是始而艱辛繼而克服萬難,後來才能如願以償。」

事業交棒

林小姐說完這些看法以後,一直看著命盤又若有所思的問道:「不過王永在的太歲庚干天同化忌,正好和兄長目前大運行入己亥限的文曲化忌交會在寅宮,不曉得這兩忌星的交會,有什麼特別的作用?」

年輕人眼力好腦筋又動得快,居然能發現這個現象。這兩忌交會在寅宮,看似並非什麼大凶,但若再三審視,的確蘊藏某著某些命理玄機。於是我提出看法說道:「己亥限的文曲化忌與三弟庚申年的天同化忌交會於寅宮,因正好有顆鈴星在申宮,也就是王永在生年太歲宮位所在的申宮來沖,這一沖也許意味著兩兄弟所共創的事業,會有什麼階段性的變化。」

林小姐臉帶迷惑的說道:「根據一般的報導,台塑集團的事業近年來如日中天,似乎看不出有些什麼負面變化跡象。」

於是我指著命盤說道,寅宮的天同化忌是由三弟王永在的生年干所造成,而文曲化忌是由王永慶的大限所形成,這兩忌星交會,若不會火星或鈴星,也許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作用,但其中的鈴星是來自申宮,這個三弟的生年太歲宮位,就可能會有些什麼較特殊的作用,這是不能忽略的一點。

再者,兩忌交會的寅宮是命造者生年化祿所吉化的宮位。這宮位上有天梁和天同兩顆甲級星,另有一顆星乙級星曜的文曲星。天梁不會化忌,但天同和文曲都會化忌。縱觀命造者從辛卯限起順行到第九個大限的己亥,才使文曲化忌,正好又和二弟的天同化忌同時交會於寅宮,一樣的也會沖申宮的鈴星。這項命理跡象,是否就意味著兄弟兩人之間,就在這命造者的己亥限內,會有什麼變化?是事業方面或是其他的什麼事情。

林:「老師的看法呢?」

就現實人生而言,王氏兄弟都已高齡,雖說老驥尚可扶櫪,但究竟年已古稀,也許會趁企業王國正鼎盛的時候做出傳承的明確交待。

另就命盤上的命理跡象來看,從推論事項的「緣起緣滅」方法推論,似乎也顯示 出,命造者在己亥限末期,有可能會在事業上會做出交棒決定。

林小姐聽了我這麼一段看法後,她從帶來的資料帶裡拿出一份剪報 ( 民國九十五年六月六日,中國時報 A6 版 ) 遞給我。這份報導寫著:

國內石油化學龍頭,台塑企業接班佈局正式成形;台塑董事長王永慶與副董事長王永在昆仲,五日雙雙宣佈引退,卸下執掌在五十二年的董事長、副董事長頭銜,交由七人行政中心集體決策領導,並由王永在長子王文淵擔任總裁,王永慶三娘長女王瑞華出任副總裁,台塑企業權力版圖大勢底定。

後繼如何

林:「台塑企業王國,由王永慶和王永在兄弟兩人一起創立,幾十年來,奠下雄厚的企業基礎與龐大的事業版圖。但能否更進一步的發揚光大,更加鴻圖大展,老師的看法如何?」

依我一輩子在工商界的經驗來看,一個企業的開創者,幾乎都具有一股堅忍不拔的刻苦耐勞毅力,並能夠審時度勢,因勢制宜,因勢利導而後才有所成就。而繼承者,幾乎都是由承受庇蔭而接掌事業,所以不曾經歷上一代開拓事業時披荊斬棘的艱辛。

因此要看一家來自繼承的事業,其後續發展如何,快則五年,慢則要十年才會顯現出結果如何。

林:「為什麼?」

這個原因很簡單。較大的企業,當創業的第一代告老引退後,通常都會有一些年紀不大的老臣輔佐少東。公司在老臣耿耿效忠之下,事業守成至少沒問題。

但這些老臣總有告老退休的一天。因此當少東在繼續啟用新人後,自然會因所用的人不同,事業經營的方法也不同,經營成果自然也不會一樣。

前些年台灣有一家早期創立,頗具規模的食品公司,當創業者往生,由下一代接掌後沒幾年,整家公司就被同是食品界的人士接手而易主。

在拙著《斗數論名人》乙書中提到,當蔡萬春於己未年 ( 一九八九 ) 中風臥病後,蔡氏這一房分得的事業部份,分別由年齡較大的蔡辰男和蔡辰洲接管 ( 另有兩個弟弟,當時年齡還小 ) 。這兩兄弟接掌事業大權後,都力求鴻圖大展,結果在經過六年後的甲子年 ( 一九八四 ) 底,先是蔡辰洲因「台北市十信」風暴,繼而連帶拖垮以國泰信託為中心的蔡辰男所經營二十多家公司。這件事,在當時曾造成驚動朝野的金融風暴。事後沒幾年蔡辰洲因病亡故,蔡辰男也從此在台灣消聲匿跡。

林:「但是王永慶兄弟對他倆退休後事業的永續經營,諒必會有很妥善的規劃。以他兩人在事業上的歷練與用人的獨到,對事業交棒安排,應該不會有什麼重大差錯吧。」

但願如此。不過時間和環境都在變。在不同時空背景下的事也會有不同的變。特別是王永慶兄弟所創立的事業,除了以石油化學為主要的事業外,也有其他性質不同的事業,這些事業,不只在台灣,也有在台灣境外的地方。因此似乎不能以已有萬全規劃才交棒,就可保證能發揚光大的太樂觀看法。

事業由初創再而奠定雄厚基礎,繼而建立龐大企業王國,就是因為有雄才大略的創業者,但企業能否永續經營,得看後繼能否得人、得法了。

林:「老師是否對王永慶兄弟事業上的交棒安排,有些什麼特別的看法?」

沒什麼特別的看法。當然是希望接棒後的第二代能夠在既有的雄厚基礎上更上層樓,更加鴻圖大展。只是世事多變,在祝福之餘,不禁聯想起台灣另兩位王姓企業家,當創業有成時,都以「霸天」之譽稱雄於台灣企業界,但後來也許就因目空一切而鑄成大錯,竟然掏空原有的龐大事業資金遠走他地而債留台灣!

大約在十年多前,國外有人曾說,若能得到台灣三位都姓王的「霸天」級企業主去投資,台灣的經濟將會受到嚴重打擊。

林小姐若有所悟的問道:「那兩位已身敗名裂的王姓企業主,是不是都曾經開過銀行?」

是的,正是當年台灣商界所稱的三位「霸天」中的兩位。但願碩果僅存的這位「霸天」的後繼經營者,能了解上一代「創業維艱」,下一代也有「守成不易」的古訓。也期待能稟持上代的理念:事業所以有成,乃得自於鄉里的鼎力相助。所以當事業有成後,也都應用回報鄉里。

祝福接棒的下一代,會有更新更好的一番作為。

註:
王永慶奮鬥史 ─ 立志成功者最好的一面鏡子 。
作者:郭泰。出版: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一九八五年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