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專刊與經驗分享 05 – 驚呼連連的活盤

紫雲指導/洪秀英整理

耳邊傳來樓下鄰居將鐵門拉下來的聲響,抬頭看看時鐘,快11點了,摘下眼鏡,揉揉雙眼,不禁嘆口氣,又到該睡覺的時間了,可是還有那麼多問題沒想明白!

盯著電腦上的命盤,想想,自從開始旁聽紫雲老師論命到現在,命盤已經快走完一圈了!時間過得真快。對於一個初學命理的人而言,旁聽紫雲老師論命是件苦差事;因為對星曜賦性體會尚淺且對老師論命方法懂得又不多,大部份的時候都不知其所以然,坐在那裡是一件很無聊又枯燥的事情!不知有幾回想要放棄,不再去聽紫雲老師論命,但每當要退縮時,腦海中就會迴盪著王雲峰老師的聲音,「先去體會老師已經講授的觀念,先把這些觀念弄清楚再說」。想想,又再回去旁聽,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也許很多事情是「始於勉強,終於自然」,也許是聽多了,慢慢的有感覺,旁聽紫雲老師論命不再那麼乏味了,尤其是看出一些門道時精神也起來了,雙眼也閃著亮光。每當意會到老師如何神妙地將僅有的十六顆主星與六吉六煞,對應在複雜而又多變的人生事時,不然由衷地佩服老師的靈活神妙!因為有這樣的歷程,深刻體會到學問是無法速成,無法投機取巧的,學問只能自經驗中一點一滴,一步一腳印地慢慢累積而成!為什麼呢?雖有老師告訴我們方法或規則,這也只是縮短了我們摸索方向的時間,至於體會與運用這個部份,是無人可以替代,因為成長的事情只能親自上場,親力親為,才可將老師的體悟轉化成自己的一部份。 然而旁聽老師論命固然精彩,但是有什麼疑問很難立即請教老師;當客人離開後老師也累了,不好再煩勞老師,只能將問題積累在心中,自己回去參悟其中的玄奧。但是去聽老師的活盤課就不同了,在活盤課堂上老師對於學生的問題,總是盡其所能的講解在傳統上是如何來推演,星曜賦性應用的機轉在哪裡,上活盤課慢慢即何舒解心中的塊壘,所以每一年的活盤課都不想錯過。尤其是我的第一堂活盤課,那一堂課真是令人拍案叫絕!讓我想想回想到那個上課場景,就在92年11月的秋天裡,揚起老師的聲音…

師:我們拿到一份命盤時,要先看命身格局及六吉與六煞的分佈。以今天這個命例來看,命造是民國52年是癸卯年生人。傳統上癸年生人的四化是破軍化祿,巨門化權,太陰化科,貪狼化忌,但我用的癸年生人的四化是破軍化祿,巨門化權,太陽化科,貪狼化忌,我認為這個四化較為合理,為什麼我會採用這個四化,這個問題在賦性課程上有詳細解說。今天另外發的補充資料,是更正日光節約時間與月朔的調整資料,這些資料提供給大家參考。
在我過往的論命經驗中,客人所提供的生辰,在一個人當中約有一至二個人所提供的時辰是錯誤的,為什麼會發生生辰錯誤,個中有諸多陰錯陽差之事以至於難以說清楚原由,因此,我在正式談論客人問題之前都會先驗證生辰是否正確。若我依客人提供過去已發生的客觀事實,在命盤也有呈現其現象,確定生辰正確無誤後,我才會正式開始談論,否則以一張錯誤命盤來談是沒有意義的。在正式上課前,我們還是要先來驗證命盤的時辰是否正確。
依陳先生提供的資料所排出來的命盤,命宮在辰宮是武曲坐命,身宮在子宮是廉貞天相及祿存同宮,命身宮見了左輔、右弼、文曲等吉星,是紫府廉武相的命格。命造有沒有近視?依我看大概近一、二百度,有沒有這個樣子?

陳:這個命造是我哥哥,好像有一點近視,他是在8點50分出生。

師:嗯!命造在8點50分出生,我們再排一張巳時的命盤。以巳時命盤來看,也有近視的現象,辰時或巳時的命盤來看,都有近視的現象,你哥哥都沒有近視問題嗎?

陳:嗯?大概在一、兩百度內吧!近視度數不深。

師:因為辰時與巳時出生的人都有視力上的問題。我們上課要討論的命例,提供命例的人對命造者的情況,知道的越詳細,我們可以探討的才更廣,更深入。近視與太陽、太陰有關。

陳:命造已在79年時,因車禍去世了!命造是我的兄長,車禍發生時,我哥哥要上坡,對方車子要下坡,對方撞到別人的車道。

師:命造會發生車禍是人家來撞他;不是命造本身的錯誤而造成車禍,是對方發生錯誤而釀成車禍?
陳:對!老師講對了,是對方發生失誤而造成車禍。

師:車禍的發生是在上下坡的轉彎處,命造走在自己的車道上,對方撞過來?

陳:對!剛好在一個轉彎的地方發生車禍,對方可能是煞車不及,直接衝到我哥的車道這邊來。

師:命造因車禍而過世,過世的原因大概與腦部問題有關?

陳:對!是因為臚內出血而往生的。

師:身體除了頭部受傷外,四肢體也有受傷,以下半身的肢體受傷較嚴重?

陳:對!下半身的肢體較嚴重。

師:以下半身的右半邊肢體受傷較嚴重?

陳:對!手腳都有骨折,但以腳較為嚴重。

師:這個樣子看起來是巳時出生的才對,而非辰時出生,因為辰時沒有剛才描述的那個現象。剛講到是上下坡時發生車禍,以黑板上的事故圖來看,路是這個樣子來,發生碰撞的地方是在這個有點轉彎處。

陳:對,對,沒有錯,是在轉彎的地方。

師:這是一個很特殊的命例!各位要了解到,提出去世人的命例來請教人家,一般搞命理的人會忌諱的。我們在學習命理的過程好像在做解剖學,提出往生人的命盤,也是可以來探討他過去的命理現象,所以我不排斥探討已往生人的命盤。
現在各位手中有兩張命盤,以辰時與巳時的命盤來看,兩張命盤上均有近視的現象,所以單用近視的現象無法作為判別的依據,但車禍發生的時間與現場是沒有見人見智的問題,這個資料可以作為驗證命盤的佐證。命造在康午年28歲時發生車禍而往生。若以辰時這張命盤,民國79年28歲時是走在甲寅大限,外出發生會交通事故,這個問題的重點在遷移宮。我們在論斷時都要以命宮為主,走到大限要以大限為主,但是?及到什麼事項時,要以該事項為主,出門在外發生問題與遷移宮有關。我們看辰時命盤的先天遷移宮有生年的貪狼化忌在本宮,所以命造因車禍而導致過世,可能會認為辰時這張命盤是沒有錯的,但是有時未必遷移宮化忌時就會發生事故。有其命理跡象未必有其命理事實,但有其人生事實應有其命理跡象,因為事情已經發生,在命盤上一定可以看得出來。在28歲時是甲寅限是七殺鈴星在大限本宮,大限遷移宮在申是紫微、天府及文曲星,甲寅限的廉貞化祿在子宮,會照大限遷移宮,且甲寅限的午宮有破軍化祿,當我們談到外出好不好時與三方都有關係,甲寅限的三方含蓋戌宮貪狼化忌,申宮有紫微、天府,午宮有破軍化祿,除了這個以外,甲寅限又來再度的廉貞化祿會照大限遷移宮申宮,因此,以辰時這張命盤來看,在甲寅限若會發生交通事故,但是沒有那個跡象。我們來看巳時命盤,命宮是太陽、天梁,吉星有天魁,煞星有鈴星同宮。我們在講賦性時曾提到太陽、天梁這種星曜有忌煞進來的人比較有機會碰到意外事故或意外災害,陳先生你哥哥在過世前有沒有遇到一些意外事故?

陳:大概有二、三次的意外。

師:什麼方面的意外?

陳:在小的時候曾發生一個驚險的事情,當砂石車正要倒土石時,我哥哥就在附近玩,差點發生危險。另一次可能在22歲左右吧?正確的年份不太記得了!也是發生車禍,那一次也是腳受傷而不能走路,大概過了一年以後傷口才痊癒。在79年的大車禍前,大概就是這兩個是比較嚴重的意外事故。

秀:老師怎麼看出是斜坡的路上發生車禍?

師:陳先生講到撞車的地方在上下坡的地方。

陳:命造是上坡要回家,對方車子是要下坡。

師:在斜坡的地方發生車禍,依照這個卦象來看,重點在這個宮位,恐怕不只是斜坡,還是在較高地方的斜坡!以我的體會,紫微斗數到最後都是用卦象來看。剛才陳生先講過車禍是在79年庚午年發生,79年是在乙丑大限,大限乙干的太陰忌會入乙丑大限的遷移宮未宮,也照進先天命宮,要留意,對命造本身來講在卯宮有鈴星,在亥宮有陀羅,鈴星與陀羅都是煞星,到乙丑限來引動忌煞交沖的宮位,正好也來會照命宮,太陰化忌與陀羅也是人離財散的是一個凶格。剛才講,除大限本宮外也要看三方,人離財散的凶格在遷移宮三方的酉宮、未宮也都會有關係。乙丑大限的太陰忌讓命宮變成忌煞交沖,對命宮造成傷害,等到79年庚午年28歲時天同化忌再來,形成雙忌夾貪狼忌,庚午年的天同忌再來,讓流年的遷移宮正好形成三代忌連在一起,先天、大限與流年的忌連成一線來夾住流年的遷移宮,流年遷移宮被忌夾,就像是走在路上時,被擋住了,無法再往前走了。還有,剛提到斜坡,依照卦象來看,不是普通道路上的斜坡,我不能說是像陽明山那種山區,但不是普通的山地而是比較複雜的山上的斜坡。

陳:對,就是在陽明山的山上發生車禍的。

師:不是普通的山路,是比較複雜的,像山區那個樣子。剛才我提到是在轉彎的斜坡上發生車禍,這個轉彎是幅度比較小的轉彎。

陳:對,那個轉彎的幅度不是很大,大概只有三十度左右,沒有錯。

師:假定是辰時的命盤就沒有上述的這些現象,所以用車禍的資料來驗證,應該巳時命盤較對。

陳:因臚內出血而往生與四肢中以腿受傷較嚴重要怎麼看?

師:假定當場過世的話,重點宮位在那宮是腦震盪,假定沒有當場過世的話,重點在卯宮。除頭部外另有外傷在其他的地方,情況怎麼樣?

陳:因為臚內出血,是當場過世的!雖然救護車也到現場,但沒有上救護車。

師:身體外部有沒有受傷?

陳:身體外部的傷不是很嚴重,重點是臚內出血。

師:這個地方談到臚內出血,因為在乙丑限是太陰化忌,庚午年天同化忌,太陰在亥宮也有顆陀羅,以我的經驗是腦部受到震盪,有外傷的部份是在腿部份,手也有受傷,但是腿受傷的比較厲害。是不是這個樣子?

陳:是的,是腿受傷較嚴重。為什麼是別人造成車禍,而不是命造者自己的引起的?

師:因為流年走到午宮,遷移宮在子有雙忌夾忌。假如有擦傷的話,是左邊擦傷,陳先生您清楚嗎?

陳:那個我很清楚,以這個地形圖來看,因為我哥是要上山,對方要下山,他是撞過來這邊,所以第一個著地的是這邊,撞得很嚴重沒有錯,是有擦傷的部分,但是比較嚴重是撞在這個地方,就是老師剛講的地方。

師:這是談到陰陽的問題。巨門與天同都屬水,天同陽水,巨門陰水,男人左邊是陽,女孩子右邊是陽,所以男孩子左邊是陽,右邊是陰。所以很巧合,世界上很多事情,不管好或不好都是巧合才會造成。所以整個來講右邊受傷比較厲害。情況怎麼樣?

陳:是這個樣子。

莉:老師提到用父母資料也可以用來區分共盤,也就是並不是這個時辰出生的人,都會在這個時間點發生車禍,老師可不可以用父母資料輸進去後,對這個命盤會造成車禍的影響。

師: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曉得一個人會受到父母的影響太多了,我在書上只是發表一些原則性的部分。受父母親影響可以分先天的影響與後天的影響,遺傳的影響是先天的,父母對後天的影響是教養的部分。剛一直在講卯宮與亥宮這兩個宮位在乙丑大限受到引動,是不是這個時辰出生的人也會這個樣子?不一定!若父母不是這個年次出生的,車禍可能不會那麼的嚴重性,不會那麼厲害,也就是說,不是發生車禍就會往生。像有些交通意外,車子撞得變成破銅爛鐵,但是開車的人也沒有事情,連一點傷都沒有。我以為命造車禍會這麼嚴重,與父親乙亥年生人讓太陰化忌,母親甲戌年生人讓太陽化忌有關係,怎麼會這麼巧合!

陳:剛才講到左右陰陽問題,這個盤是我們正面對著它來判斷左右,還是?

師:就是從身體上來分,以男生來講,左手是陽,右手是陰,人體是前陰後陽。

敏:剛老師提到父母又來增凶,假如父母中有一個巨門化祿,是不是可以讓凶象降低?

師:理論上是這個樣子推論,但是命理沒有辦法實驗或事先模擬看看!我講的這個道理,只能說以我的經驗,父母對命盤有這個影響,輸入父母資料進去是增凶,情況會更嚴重。我們可以自不同的命例來檢驗這個理論是否正確,這個需要收集很多命例來驗證,若以同樣的方法應用在不同的命盤上都可得到同樣的結果,這個方法就沒有錯。

猛:命造與人對撞後在現場立即過世,我們要去推論對方嚴不嚴重的話,應該怎麼推論?

師:我先來看看,我所取的卦象對不對?對方是一個女孩子,或是個盛裝的年輕人?

陳:我趕到現場時,對方已被帶到警察局,只知道是個約二十多歲的男生,所以車禍那一天,對方有沒有盛裝我沒有看到。

師:對方也是一個人?

陳:對,車上只有他一個人。

師:這個年輕人撞車後,車子被撞到路邊去或是人被彈到路邊去了?

陳:年輕人是開車的,人在車內沒有被彈出去。我哥哥是騎摩托車上山,對方開車要下山。

師:那個年輕人撞車後,他的車子有沒有撞到路旁去?

陳:撞到路旁的牆壁而停下來。

師:因為到現場時你沒有看到撞你哥哥的人,無法得知他當時的打扮。我們重點宮位定在子宮,因為貪狼也談到女孩子,假定是男孩子,他在穿著上應該也不錯。

陳:老師說的對。在協商時看到他本人,感覺他對於穿著是很講究的。

師:年輕人有多高?

陳:不太記得了。印象當中不是很高的人,應該是中等身材。

師:對於發生的相關事件儘可能知道越詳細,才可判斷我取的卦象與現場是否吻合,這樣我講解命盤時才可講得更多。依照我的經驗,對於比較重大的事情都可以自命盤上看得出來。依照事故現場圖,你哥好像撞到右邊。

陳:對,沒有錯,是撞到右邊。

師:車禍不一定都是撞到右邊,車禍也不一定往那邊撞。假如撞到右邊來,這邊有比較大的坡度?

陳:左邊是比較低。

師:這個年輕人這個樣子開車?

陳:對,開車的是下坡。

師:你哥這個樣子上山來,對方從這個地方下坡開過來,他撞到命造後,車子再往右邊撞?

陳:對,他是撞到樹,他是撞到右手邊的樹。因為這邊很低,所以有一點矮牆,我哥是撞到這邊。

師:那棵樹你有到現場去看?

陳:有。

師:那棵樹是一棵老樹?

陳:那邊都是很老的樹!對。

師:樹有的會開花,有的不會開花,被撞的這棵樹是會開花的老樹,在花季來時才會開花的。

陳:對!對!是會開花的樹。當時有沒有開花,沒有注意到,在那個路上的樹是會開花的。

師:那是一棵老樹,這個樹在那邊不止三、五年了?

陳:應該不止三、五年,那邊的樹會開花。

梁:可不可以出那台車是什麼顏色?

師:這部車大概不是素色,不是比較黑或是白的,肇事的車子帶有一點寶藍或是綠色。

陳:那是一台發財車,顏色像淺藍色或天藍色,車子不算舊的貨車。

師:這個年輕人的發財車去撞到摩托車,剛才有講整個凶象集中在子宮。因為凶象在子宮這麼凶,年輕人開車子撞到摩托車後,再撞到山壁時可能變得蠻嚴重的,我的看法是這個年輕人的腳受傷比較嚴重。

陳:年輕人受了輕傷,上半身還好,好像不能走路,好像也有住院。

師:就是說比較嚴重的傷在腳,重點在子宮。

昌:很多車禍的發生是因為肇事酒醉駕駛,可以分析肇事者有沒有喝酒?

師:車禍肇事有很多是因為喝酒而造成的,假定有肇事者的出生年份比較容易分辨,但沒有年份的話,依這個卦象來看,我的看法這個車禍跟喝酒沒有關係,可能是肇事者開車太快,這個事件比較偏向於這個問題。

莉:是超速的問題?

陳:主要的原因是下坡速度太快,應該是超速的問題,年輕人沒有喝酒。情況像老師講的,前面有車稍微擋住,我哥哥可能要內線超車,才會太接近中線,而對方車子也剛好很接近中線,以致於在中線的地方造成碰觸。

師:這個肇事的年輕人不像是喝酒。

洪:你哥是自內線超車?

陳:我們也可以這個樣子想,我哥也剛好要內線超車而靠近中線,下坡的發財車也很靠近中線,在轉彎處時可能兩輛車子太靠近而撞上去,但是警察說我哥沒有跨越中線。

師:依照我們如此分辨下來,辰時就沒有上述的現象了。

陳:聽老師這麼分析,我自己對斗數才懂一點點皮毛而已。

師:因為不懂,所以才來學。我們不能看到辰時的命盤,因為先天遷移宮有貪狼化忌就說是那一張是對的。年輕人與你哥撞在一起是走比較偏中心路線?

陳:警察研判我哥可能是為了超前面一台車,所以稍微超越中線一點,依現場事故,我自己看,那個機會也很大。

師:我看是這個樣子,突如其來的撞車,任何一個開車子的人都會慌,我認為原先一開始,撞車那一剎那發財車有點向左邊撞,然後再轉向右邊的辰宮這個地方。

陳:是有過線再轉過來的。

師:最後是停在右邊,但是撞車的剎那先向左邊再向右邊。

陳:是這個樣子,沒有錯!應該在那一剎那有緊急狀況。

師:緊急狀況不是一下子向右邊撞,而是先向左邊,然後再向右邊。發財車不是撞車後就停下來,而是先撞到你哥哥的車子後再往右邊撞到那棵樹。

陳:真的太神奇了!謝謝老師的指導。

每想到老師解析這個命造的車禍經過,都只有一個感覺,「真的太神奇了,老師只透過命盤就彷彿到事故現場一般!」,以老師論命的這種精準,有時候會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有著特別的天賦異秉?但老師說:「他也是吃五穀的,是人而不是神仙,他都是根據斗數的原理原則而推算出來。」

這十幾年與紫雲老師相處下來,在我的感覺,紫雲老師所有的學生中,包括王雲峰老師在內,沒有一個學生比得上紫雲老師對斗數的熱忱與投入;曾聽紫雲老師說過,在他年輕時坐在公車上,腦海中經常有好幾個盤在轉啊轉的,只要有空閒時間,就思考斗數問題。他也為了研究疾厄的論法,他曾在下班後利用晚上的時間上了二年的中醫課程;有時上課時,因為白天工作太累了而忍不住打瞌睡。他說有一次在醫院等待小孩出生時,觸發他去研究父母資料對命盤的影響。尤其在閒談中,紫雲老師常會訴說他過往的一些人生閱歷,這些人生閱歷建構老師斗數理論的基礎,斗數成了老師的生活,老師的生活言行展現老師對斗數的體悟。

記得我有一次跟王雲峰老師說:「師母是紫雲老師的人生伴侶,而斗數是老師靈魂的伴侶。自古英雄愛美人,美人如江山。如果斗數是美人,讓老師會為她而整天神魂巔倒,魂牽夢繫。」王雲峰老師笑著點頭,也同意我的看法。我想也因為紫雲老師對斗數有如此的熱愛與投入,才會有今天這種令人欽羡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