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專刊與經驗分享 02 – 太陽星基本賦性

講述/紫雲 記錄/沈澄宇

太陽與紫微皆為事業之主,在命理上又該如何來加以區分呢?本文將從不同角度,針對其異同之處,做一詳細說明。

太陽為貴星,坐入命宮或任一六親宮位,若會煞皆主孤剋,但因其命理特質,於此亦有不同於其他星曜的特別作用。

在論及星曜的廟旺利陷,通常只需根據地支宮位來論,但於太陽(太陰亦是)則有異於其他星曜的地方,即必需兼顧出生時辰。

古傳賦文在談及(日月反背)命格,多半是給予負面評語,但是否一定如此?例如秘經有云:「日月反背,反大貴」,是在何種命理條件下,才成立呢?本文將舉蔣中正先生為例,來加以說明。

太陽在寅卯辰巳午任一宮位均為旺宮,古人認為太陽旺宮坐命宮者,往往是富貴全美,但是否一定如此呢?若不是,則應如何分辨?

<日月照壁>有利於家產累積或購置不動產的吉化作用,但是否只要田宅宮得日月來照會算?還是必須有其他的命理條件來配合?本文透過對田宅宮命理作用的闡釋,將有詳盡的解說。

至於在格局方面,本文除透過理論命盤的解說,分別對太陽坐入寅卯辰巳午等宮位的相關格局有詳盡的析論外,並對<日月並明>、<明珠出海>、<日月同臨>及<日月夾命>等格局做深入的闡釋。

基本賦性

先賢曰:「太陽屬陽火,乃日之精,司官祿之主,乃中天主星,主權貴。」

太陽五行屬火,屬性為陽,乃日之精華,為中天星主,其在命理的作用會特別顯現在「官祿」方面。至於賦文中最後一句「主權貴」的「權貴」,指的是在官祿方面,即在事業方面有地位或名望。

斗數星曜除分南北斗外,另有不屬於此二者的中天星曜。甲級星曜中僅太陽和太陰屬中天星曜,其餘的皆分屬南斗或北斗。太陽和太陰雖為中天星曜,但在命理作用上,太陽類北斗星,主快(早)、陽剛,而太陰則類南斗星,主慢(晚)、陰柔。因此,太陽坐命者,若有成就,通常會發跡得較早,而太陰坐命者,若有成就,就會發跡得較晚,但實際上是否如此,仍需以坐守宮位的旺弱吉凶及行限變化來論斷。

太陽與紫微一樣,在命理上皆主「事業」,因此在談到事業時,就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當太陽坐入事業宮時,因其主事業,故對命造者事業的影響作用,自然很大。但若是太陽坐命者,在論其事業吉凶時,則不能單以事業宮來析論,此時必須兼視命宮所坐太陽星對事業發生的影響作用來併論(有關此部份的相關說明請參考「紫微主事業」部份之解說)。

太陽與紫微在事業作用的相異之處

既然太陽與紫微在命理上均主「事業」,或說是「官祿」,則兩者的異同何在?以下僅先就二者不同部份,加以解說。

首先就紫微與太陽坐命者其在事業的財利作用著手,可分別從斗數排盤及星曜的五行屬性來談二者在此方面的差別。

就斗數排盤來看,紫微坐命者,財帛宮必有武曲坐守,武曲為財星坐入財帛宮,是為得地。因此,紫微本身雖非財星,但在談及紫微坐命時,卻不可忽略因武曲坐入財帛宮所伴隨而來的財利作用。紫微在賦性上除「專司官貴」外,另有「在數專司爵祿」的作用,而「爵祿」則是指官位(事業)和財富,故在論及紫微的「事業」或「官祿」作用時,實已將「財富」隱涵在事業內。

太陽坐命者,若是在太陰坐入財帛宮時,因為太陰也是財星,故在論及此人的事業時,亦和紫微一樣,即此「事業」不單指「事業」,而是涵蓋伴隨事業而來的「財富」在內。由於太陽入命且太陰在財帛宮坐守的情形,僅發生在陽梁在卯酉二宮同度或太陽在子午二宮獨坐(此時財帛宮無甲級星曜坐入,以對宮機陰的作用照入來論)時。故在論及太陽的事業作用,通常就側重其在「官貴」的一面,而不去強調其在「財利」的作用,此即賦文「主權貴」的說法由來,而《全書》在論及太陽坐命者,亦有「在數主人有貴氣」的說法,兩者均是強調太陽在「貴」方面的作用(註一)。再者,太陽五行屬火,由於火在燃燒時會發出光,讓人感受到它的存存,故在談到太陽的「官貴」作用時,會特別彰顯出在事業方面的「名聲」。

在談到「財富」時,一個人要擁有財富,除了能賺錢外,也必須能守得住財,否則只是財來財去,就富不起來。

紫微五行屬土,土的特性是「穩」、「包容性大」,因此,紫微旺宮坐命且會多吉星者,由於個性沈穩而且能容,所謂「有容乃大」,故不但利於求財,通常也較守得往財。而太陽五行屬火,火的特性是「急燥」、「揮發」,因此,太陽旺宮坐命且會吉多者,此時縱有太陰坐入財帛宮,只能說此人長於求財,但因個性較為急燥,除非有左輔右弼或祿存來增穩,否則此人雖長於求財,但卻不見得能守得住財(相對於紫微而言)。

其次,紫微因屬「帝王星」之故,行事作風原就帶有領袖群倫的意味,表現在事業上會相當重視領導統御,但因五行屬土,土性能容,再加上屬性為陰,陰主內斂,再加「帝王星」的權威作用,故紫微坐命者行事較易以自我為中心,遇事常將想法放在心中,而不會輕易將之表露出來,故較不會主動與人溝通,因此表現在領導統御方面,會令人覺得帶有「權威」的心態。而太陽為中天星主,故表現在事業上亦重視領導統御,但因五行屬火,火性急燥,一遇事就會發作,藏不住,再加上屬性為陽,陽主外顯,故太陽坐命者在處理事情時,想的是如何趕快將事情做好,並不會吝於表達自己的看法,也就較會主動與人溝通,因此表現在領導統御方面,就會令人覺得相當的「情緒化」。

接著,再從職業工作行別(註二)來看紫微與太陽在事業作用上的不同之處。紫微五行屬土,土性能容,而且紫微坐命者常有「多方面之嗜好及興趣」,因此不能只憑紫微坐命就認定此人一定會從事何種行業。而太陽五行屬火,火在燃燒時會發出光與熱去照亮、溫暖別人,因此太陽坐命者往往會去從事服務業或帶有技術性質的服務業。例如教師、律師及醫師中就有不少人的命宮或身宮或事業宮有太陽星坐入,但反之則未必是。

最後再談到太陽因五行屬火,主動,因此就較喜從事具動態的行業,而一個具動態的行業其競爭性往往也較強,再加上本身的「官祿主」作用,在事業上會有想要高人一等的心態,因此在做事上會顯得積極進取,特別是在有競爭對象時,更會凸顯出其爭強好勝的心,但若無競爭對象時,則不一定會有此一現象。因此,在談到太陽坐命者的事業或是行事作風時,就得注意太陽星的「競爭」作用,特別是太陽坐命且會多煞星或忌星時,就得注意來自事業上的競爭,尤其是太陽落陷會忌煞時,更得注意在事業上的惡性競爭。紫微星既然也是「官祿主」,在事業上也會想要高人一等的心態,但因五行屬土,則較無上述的「競爭」現象。

太陽與紫微在事業作用的相通之處

在談完紫微與太陽在「事業」的不同作用後,以下就針對兩者在「事業」上的共通處,加以解說。

首先,由於紫微與太陽均主事業,故不論何者入命,均主其人有強烈的事業心。

其次,前面在談到紫微時,曾經說過「紫微不見左右,為孤君」,此乃因紫微為帝王星,有領袖群倫的作用,但必須見到左輔右弼,才能發揮其在事業統禦領導的正面作用,否則不但成就有限,也會相當辛勞,且會有「紫微如不見左右,則不能為貴,多勞碌,有成敗」等情形發生。不但如此,若有人命宮不見左右,而後天行運逢紫微坐守時,也不見左右,則在此大限內不但不易有大成就,也會有上述情形發生。(註三)太陽雖不為帝王星,但也是中天星主,同時太陽屬陽火,故太陽入命者,個性常較剛直、急燥,必須命會左右,個性才會穩定,因此太陽也和紫微一樣,必需會到左右,才能將其在事業上的正面作用充份發揮出來,否則也會有類似「紫微不見左右」的現象發生,此即《諸星問答篇》所說的「太陽在數主人為司貴,喜輔弼為相」的原因。

註一:在本文中,為說明紫微與太陽坐命者事業的財利作用不同,特以財帛宮是否有財星坐入來強調其財利作用。但斗數論命須以整體來推論,即在論及某宮位的作用時,須以該宮位及其三方宮位內所有星曜的作用,做綜合論斷。因此,一個人只要是命宮的三方四正有財星坐入(不必拘泥必需是財星坐入財帛宮)就可根據組合的吉凶,來推論其在財利方面的吉凶。

註二:作者認為具某種命身格局的人,會有從事某種行業的傾向,但並不贊成有絕對從事某種行業的必然性。因此,命理在論及一個人的事業時,此人的命格類型特質,只能做為他在職業行別「適應性」的重要依據,而在實際論斷時,仍須依據此人的實際工作性質來依理推論,才能使命理推論與實際狀況相互符合。再者,坊間有些人只根據星曜的五行屬性,即用之來推斷一個人應從事或已從事職業的行別(其他祿命術亦有類似的現象),實不足取,因現今社會的職業工作的多樣性,已不是過去的三百六十行憱能涵蓋得了,而且任一行業的屬性,往往也無法簡單的將之歸納成五行中的任一者。因此,作者認為在命理上論及職業工作的類別或行別時,則可將之粗分成技術業、製造生產業、買賣業和服務業四大類別,然後再根據命造者的命理結構及屬性,來推論此人適合從事的行業類別。一般說來,命身宮或事業宮會忌星或煞星多的人,較適合從事技術或製造生產業。上述解說皆取材自紫雲著《斗數論事業》(由時報出版社於一九九二年出版)乙書中的「導論」部份。

註三:有關紫微見或不見左右的命理作用,請參考紫微星相關部份的解說。

《諸星問答篇》云:「男作父星,女作夫主。」

先賢於此亦有類似的說法,即「男以之為父星,女以之為夫星。」自遠古以來,太陽與月亮(古稱太陰)早就被用來代表陽與陰,同時也分別象微男性與女性,不僅如此,此二者往往也被當做是父(權)與母(權)的象徵。在斗數星曜中,太陽與太陰此二顆成對的星曜,除屬性分別屬陽與陰外,在談到六親時,亦有類似的作用。即在論及六親時,太陽不但依序代表父、夫、兒,即男性親人,而且會凸顯在這方面親情的好壞,太陰亦如是,只不過所代表的依序為母、妻、女,即女性親人而已。

前已提及,凡貴星坐入六親宮位,會吉則好,會煞皆主孤剋。在斗數甲級星曜中,除紫微、天府為貴星外,太陽、太陰亦是。故若太陽或太陰坐入六親宮位,再見羊陀火鈴等不利親情的煞星時,在六親方面就易有孤剋現象,至於是孤或剋,則需視整個組合來推論。更因上述太陽、太陰在論及男女時作用不同之故,因此若是太陽坐入六親宮位而有刑剋現象發生,往往會凸顯在父或夫或兒(即男性親人)方面,反之若是太陰坐入六親宮位,而有刑剋現象發生,往往就會凸顯在母或妻或女(即女性親人)面。例如,當太陽坐入子女宮,而此宮位很凶時,凶象就比較有可能會是發生在兒子身上。

在了解上述太陽坐入六親宮位的作用後,茲再將《全書》中相關部份陳述於下,供讀者《全書》在談到太陽坐入夫妻宮時,若為男命則有「夫妻亦為強宮,男得諸吉湊,可因妻得貴,陷地加煞傷妻,不吉」、「太陽在夫妻宮,男者命身眾吉聚湊,可因妻得貴;居夫妻宮於陷地而加煞,雖命身吉不免配偶傷剋」的說法。至於太陽坐入父母宮,則有「父母宮男子單坐,父星有輝則吉,無輝剋父」、「於相貌……女命無輝亦剋父 ,吉湊雖美有刑傷」的說法,至於賦文中的「相貌」指的是「父母宮」,而「有輝」、「無輝」則是指太陽坐守宮位的「旺吉」、「陷弱」而言。(關太陽在不同宮位的廟旺利陷,將隨後再詳予解說。)於太陽坐入子女宮時,則有「子女宮有光輝者昌,有刑煞成敗暴損」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