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照護專業培訓經驗分享 03 – 葛江談眼睛與視力照護訓練

問:你即將提供一個眼睛和視力照護的專業培訓課程,可以請你介紹一下嗎?

葛江:眼睛和視力諮詢師訓練是一個教育訓練,針對想幫助自己或他人提升眼睛功能,或是保護眼睛免於惡化的人。
很多台灣人都有眼睛功能或視力的問題。眼鏡、隱形眼鏡、雷射手術可以幫助他們看得更清楚,但無法治癒許多的眼睛問題。我們活在非常視力導向的社會。在每天的日常生活裡,我們需要閱讀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的小字,甚或電腦或印刷品上的小字。我們花很多小時看電視、瀏覽網頁或是玩電腦遊戲。
我們很多人幾乎都沒有時間看遠處。結果造成眼睛和視力的問題。主訴眼睛乾澀、灼熱、疲累、頭痛或老花眼的人,比以往增加許多。
在這個訓練裡,你會學習如何避免眼睛問題惡化,如何支持眼睛再生的潛能,並且發現如何讓眼睛在看的同時保持放鬆。

問:所以這個訓練課程可以幫助人們更能克服它們的視力問題,並且降低潛藏的壓力?

葛江:正是如此。參加訓練可以對眼睛和視力問題有更多的了解,也更能知道如何讓眼睛運作得更好。之後他們可以將所學習到的知識用來教導別人,像是教別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放鬆,包括用電腦工作、閱讀、開車、煮飯時。當然也可以用來加強自己的視力,減低度數。

問:你的意思是最後他們自己可以看得更清楚,而且也能夠去教導別人?

葛江:是的。整個訓練的理念正是此。你先對自己的眼睛和視力有更多的了解,根據這樣的基礎,你就可以幫助其他人。學員可以為個人創造眼睛放鬆的療程,也可以在學校或公司等組織單位教導眼睛的放鬆與眼睛的照顧。
在我的診所,有一些案主有電腦相關的視力問題。我幫助他們去了解眼睛的需求、眼睛的喜歡或不喜歡。他們大多數都是生平第一次從內在去感覺自己的眼睛。當他們更靠近時,他們開始感覺到眼睛的肌肉和眼睛的周圍累積了很多的緊張。他們很多問題都是來自於壓力。我示範眼睛壓力釋放技巧。通常在這樣的壓力釋放工作之後,他們會注意到肌肉變鬆、變柔軟,因此也開始看得比較清楚。眼睛放鬆了,整個人也更容易放鬆。
我也應邀到大大小小的公司,幫助教育公司員工以更有創意而更少緊張的方式來運用眼睛。我示範如何和電腦工作,如何釋放工作相關的壓力。成效相當可觀。經過這樣的教育,他們自己知道如何避免眼睛的壓力,如何保持眼睛的健康良好,而造成公司與受雇者雙贏的局面。有時候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都變得非常不一樣。員工變得比較善體人意,互相照顧,也比較少生病,比較少意外,變得更為放鬆而更能活在當下。

問:在眼睛照護的訓練裡,你會教授哪些技巧?

葛江:學員會學習眼睛放鬆的練習、以正念禪修為基礎的壓力釋放技巧,他們會了解眼睛視力問題的心理背景因素,他們會學習特殊的對話技術,例如"進入眼睛的旅程"。
我們也練習眼睛的靜心、有意識的看、柔焦和空間感知、幫助眼睛再生的氣功、眼睛按摩、藝術技巧、幫助視力的營養、增強眼睛活力的營養補充品(維他命和礦物質)、使用電腦的健正確方法、合乎人體工學的辦公環境設計,當然他們也會學習眼睛的生理功能。

問: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嗎?

葛江:是,因為這是一個教學課程而不是一個醫學課程,參加者不需要有醫療的執照來參加或練習。

問:這似乎是一種新的教學領域?

葛江:我們說:「路是走出來的。」
目前這是一塊處女地,但眼睛照護的需求會不斷增加,尤其是新的科技產品對眼睛的挑戰這麼大。
在歐美許多國家都有針對成人,針對兒童、針對運動員、銀髮族的視力保健諮商師,有些公司的保健制度裡也設有眼睛照護專員。
這些諮詢師有時和眼科醫師或驗光師一起工作,有些有獨力的工作室。
我自己從25年前就進入這個領域,工作上很成功。我就像開路先鋒一樣,當時幾乎沒有人能夠看到或了解人們對眼睛照護的需求,但現在視力防護的需求已經很明顯,而且從小孩到銀髮族都很需要。

問:可不可以談一下你自己?

葛江:我是通過國家考試,拿到執照的自然療法醫生。從事眼睛與視力相關的工作已經超過25年。
我在德國北部一個健康中心執業,並到世界各地帶領眼睛的工作坊。
我在自己的診所,運用特殊的眼針和彩光能量療法成功地療癒了眼睛疾病,像是白內障、黃斑退化、青光眼等。
我帶領眼睛照護的訓練課程和保健課程,另外也帶領正念禪修和壓力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