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照護專業培訓經驗分享 02 – 關於眼睛放鬆與視力重建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腿部肌肉變虛弱或僵硬了,而做完醫學檢驗之後,醫生給你一對柺杖並要你從此以後──也就是永遠都要依靠它來行走,甚至他還告訴你若腿部的情形更加惡化的話,他會再提供更強壯的柺杖給你。你會對醫生給的這種建議感覺如何呢?根據常識你知道一但你開始依賴柺杖,那只會使你的腿更加日益惡化,然後必須一輩子依賴它。

其實這正是發生在多數視力有障礙的人身上,因為不論近視或遠視,醫生都用同樣的方式來處理,而大部分的人不知道除了配戴眼鏡還有其它可行的方法,當然也就不會採用其它可行的視力改善方法。很少有人會質疑為什麼眼睛是身體上唯一無法改善與治癒的器官。
葛江,一個46歲的德國自然治療醫師與視力改善指導老師認為:視力是會惡化,但改善也是有可能的。這不僅是他個人的經驗,也是參與過他眼睛視力改善課程眾多學員的親身經驗。

葛江說:我在青少年時期就患有嚴重的遠視,而醫生說戴眼鏡是唯一的處理方式,而在我開始作靜心之前,我對醫生的話始終深信不移。後來在一次十天混合著一些動態的靜心及靜坐的避靜後,我的身體與視力有著明顯而深層的放鬆,我發現我居然可以不依靠眼鏡就看的比以前清楚,這是什麼樣的奇蹟啊!我的視力居然自己改善了,那個星期中我視力的改變對我而言是一項不可思議的經驗。那是第一次我的視力有所改善,而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發生的事了,在那次視力的進步之後,我不斷持續的做靜心,也參與各種不同的治療團體,我的視力不斷的有所進展,經過兩年的時間,我的視力已經改善到不帶眼鏡仍然能夠開車上路了。

自從我開始從事治療工作後,我對於如何整體改善視力有了更大的興趣,我研究也實驗過各種不同的治療形式與治療團體。起初,我的焦點只著重於如何改善視力,但在經驗過許多次的視力工作坊之後,我了解了一項清楚的事實﹔光是一些改善視力的技巧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把覺知帶進整個「看」或「不想看」的過程裡。當我們能夠帶著覺知來運用眼睛時,眼睛變成一種生物回饋儀器。事實上眼睛時常傳遞給我們很多的訊息,例如:什麼時候該停止閱讀讓眼睛休息,什麼時候又該讓眼睛暴露在自然的光線中。所以其實我們擁有所有需要的智慧保持自己健康與放鬆的狀態,我們唯一需要的只是信任自己。

「那要如何透過覺知與治療來改善眼睛的視力呢?」,針對這個問題,葛江做了以下的的說明:
我們人類其實是非常眼睛取向的生物,眼睛就像是我們通往世界的門,透過這扇門,我們接收到外界的訊息,也透過這扇門,我們與他人接觸與溝通。所以,當眼睛疲倦、緊張或有近視、遠視等視覺限制時,我們接受外界訊息與表達自己的能力也隨之減損,因為我們通往世界最主要的通道─眼睛─受到了障礙。

我們大多數的人一開始都擁有良好的視覺能力,但西方百分之六十的人在成年後,以及台灣百分之八十的青年學子都開始有了視力上的問題,不是近視就是遠視,再不然就是散光或其它的視力問題。為什麼呢?到底是我們的內在與外在發生了什麼事,所以造成了這些視力上的變化?

根據我視力工作坊中的許多成員的回應,他們回想起在他們開始戴上生命中的第一副眼鏡前都曾有過令人沮喪的事件發生。讓我舉個一個例子:曾有一個成員說他的近視是在全家從台灣移民到美國後的半年之中發生的,對於一個九歲的孩子來說,移民意味著他必須離開他的朋友、他的學校、他熟悉的家而開始生活在一個文化完全不同的國家,使用他完全不懂的語言,也沒有朋友。而透過近視(只能看清楚近距離內的事物)的發生,他創造了令自己感覺安全的個人的小世界,他說:「當時我以為如果我看不到外面世界發生的變化時,我也就不會、也不需要感覺到變化所帶來的恐懼與痛苦。」結果頭腦潛意識的接收了這個訊息(或說命令),並開始創造出一個較受限制的視覺模式,而視覺系統也跟隨著有所反應,近視就因此形成了。

當然,還有其它可能的因素影響著近視的形成,例如不良的閱讀習慣及使用電腦的習慣,或攝取太多的甜食與糖分等等。因此可以了解,眼睛和身體其它的器官比起來,更容易反映出一個人對於外在世界的接收狀態與心理反應。

事實上,很多影響視力的因素都是由壓力所造成的,眼部的肌肉比身體四肢的肌肉對於壓力有著更為敏感的反應。而一些諸如恐懼、絕望、挫折、罪惡感等等的情緒也都對於視力有相當程度的削減影響。

我們必須了解配帶眼鏡或使用凹凸透鏡或許可以使人看的清楚,但它對於近視、遠視並沒有矯正及治療的效果。

至於視力障礙之所以能夠透過訓練而好轉,其原因在於人的視力並不是一直是固定的,它比較是一種動態的過程,眼睛四周的肌肉以及眼球會根據所處的環境及本人的狀態不斷地進行調整。所以當你的眼睛醫生或驗光師測量你的視力時,他是擷取測量當時所測得的數據,作為參考值來調配眼鏡。但視力其實是不斷地在改變與調整中,而讓視力會有如此彈性改變,則是原由於眼睛與視神經之間的連結。

當我們的身體處於壓力情境中時,眼睛會因壓力而所不同,眼睛周圍的肌肉會變的緊繃,血液的流動受到限制,這使得角膜彎曲的角度大增,容易因此導致近視,或讓眼部肌肉變的不平衡,導致兩邊的眼睛失去對稱。

在我的眼睛工作坊裡,我會使用一些幫助眼睛放鬆的技巧、增進覺知的的活動、靜心、情緒治療以及特別設計過的眼球運動,這些活動都能夠幫助我們開始覺知、注意到自己的眼睛,並開始去發掘每個個體獨特的「看」與「不想看」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