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小孩/原始治療系列分享文 07 – 在"原始治療"之後…

-來自世界各地的感謝函-

在這四十五年來我所經歷的心靈成長團體當中;原始治療一直是我真正的 “救星"。我不想說太多陳腔濫調;然而,與我的內在小孩相遇,透過那些讓我的心敞開的經驗來了解自己的內在衝突,讓我以慈悲與對自己的愛,取代了曾有的憤世嫉俗與自我批判。而且更重要的是,讓我得以解脫,去成為那個長久以來我總是害怕去成為的人。在我所遇過的治療師當中,妳是最有智慧、敏感、細心、與專業的一位,最棒的人。我由衷感激。
吉夫,45歲,部門主管,以色列

...........

真高興聽到妳的消息。回想我在印度普那社區參加原始治療到現在,那感覺像是上個世紀。過去幾個月以來,我參加過許多團體。然而,無論我做了什麼,那些都比不上我們一起曾經歷過的"Fresh Beginnings原始治療團體"。那種安全、溫暖、深度與尊重沒有什麼能夠比得上。我常跟我所愛的人推薦參加這個團體──直到今天我依舊深愛著它。之前有許多妳讓我覺知到的現在已沈澱。如今,我還是會突然領會到「啊!這就是Sakura曾提點過我的!」這個團體與它所帶來的效應,至今依然影響著我。
西狄卡,20歲,大學生,挪威

...........

與妳共同經歷的原始治療,是我到目前為止所經驗過最深刻、最有價值的。它讓我不帶任何曲解地,真正地去感受我的痛楚,同時能有妳在一旁精確的解析;那真的是場蛻變。即便當時它是如此地痛,妳並沒有放棄,此刻我仍感受得到妳的慈悲。我明白那對我的療癒而言,是完全的正確與深具意義。在我所經歷過的團體中,原始治療是其中的少數,能給予我深刻的了解並且和自己連結的團體。即便到到今天,我依舊感受得到它持續地運作著,延續著那幾天和妳一起密集經歷的日子。和妳相遇,有妳在一旁陪伴我面對童年遺棄的遭遇與那份如影相隨的恐懼,讓我感到真的很幸運。
艾瑞爾,40歲,管理顧問,以色列

...........

過去這三、四年來,有好幾次我很幸運地能有機會,以學員的身份或者擔任助理的角色來經驗妳的工作。在此,我想要感謝妳全然的付出、卓越的知識與技巧。在原始治療團體中,我不只一次看到妳完美地掌握住最佳的時機,中肯地引導人們,清楚地闡述;那真的是難能可貴。
在這些團體之中,我總是聽到妳說出來自妳內心純綷的愛『如良藥苦口的真理』──那讓人無法再去質疑、認清事實並且接受它們。妳的工作是如此地寶貴。我極力推薦。
克勞德,53歲,身體工作者/攝影師,法國

...........

讓我全心全意地向妳說聲謝謝。對我來說,妳是我真正的母親,我"靈魂的"母親──妳是我第一次遇見到那種在眼裡只有慈悲、接受、與無條件的愛的人。當時我哭了,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在我的人生中有人以這樣的的方式來看我。妳的雙眼像鏡子,讓人們可以看見看透自己──真正的自己,而不是鏡子裡反射的影像。對我而言,妳就是光,妳就是愛,妳是母親,妳是每一個當下,妳臨在,妳是神聖的…這些偉大的詞藻,卻是如此簡潔地描繪出妳。當然,妳可以說那是"奧修";但妳也可以大笑地說"哦~好吧,如果你想要這麼說…"。當我感到妳如此深切地觸動我的內心時,我不禁熱淚盈眶。如今,我感到我擁有了可以為自己手術、自我療癒的工具。我的內在小孩一直與我同在,我們也一起擁有許多歡樂的時光…同時,我也下定決心,把"痛苦"變成我的好朋友。因為,一旦你了解到"他"真實的樣貌時,你就再也不會把他變成敵人,而且那正是他真實的樣子。
永遠感謝妳打開我的雙眼和我的心。
蘿菈,以色列

...........

五年多前,我參加原始治療的工作坊"Primal Feeling(原始感覺)",之後參加了Fresh Beginnings原始治療團體。對我而言,這些團體非常深刻,令人感動。團體營造出一種讓人感到親密與安全的空間,讓我有勇氣盡我所能地深入童年時期的經驗與傷痛。我所獲良多,但在此我特別想要提其中兩個部份。第一個是,我比以前更有覺知,並且能夠以成人的角度來面對生活裡的各種情況。以往,我在面對事情時,我常會像個受傷的孩子,感到害怕和被威脅,譴責自己也批評他人。如今,我能夠接納我的內在小孩、並且愛著他。這讓我有能力不再像過去一樣,帶著那些感覺來面對事情。
另一個是,愛我的父母,接納他們以及他們的方式。無論好與壞,我都接受他們所給予我的一切。這個部份花了我好些時間。我穿越許多對他們的強烈的負面情緒;然而也同時在接受他們,這讓我內在所失落的部份開始得到完整。對我來說,這個團體在我的生命中,開啟了一個巨大的改變的旅程。
亞龍,36歲,軟體工程師,以色列

...........

我想要再次謝謝妳。真的非常感謝妳如此的敏銳、深刻的了解,帶我走向我心底深處這段驚奇的旅程。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愈來愈能認出我自己的感覺,同時我也感到我可以更真實,而愈來愈不需要老是在"扮演"好人。這真的是太棒了,我確定它會這樣繼續發展下去。所以,妳看,年紀真的不是重點,能和我們自己內在的小孩相遇──學習去愛他/她、接受他/她;這從來就不會太晚。
我的女婿,伊斯拉爾,參加了妳在Tual所帶領的原始治療團體。能和他一起分享許多的感受與領悟,真的是很棒。他告訴我,現在他有多快樂;而且知道自己仍有時間,可以去改變自己對待自己的孩子的行為與態度。
希望我還能再遇到妳…能認識妳和妳的原始治療,那曾是我最大的喜悅。
蘇姍娜,73歲,社工師,以色列

...........

妳創造了一個非常安全、具有支持性的、與愛的空間,讓我們看進童年時期深深的傷痛,是那些傷痛讓我們遠離了我們內在與生俱來的自由與充滿活力的本性。妳帶著豐富的經驗、無比的洞見、深深的愛與熱情來做這份工作。妳允許參加的每一個人去感受童年時的創傷;去感覺我們對愛與養育未滿足的需求;去表達我們的憤怒、受傷、嫉妒…等等那些我們不曾被允許去表達的感受(因為在過去那並不夠安全去表達)。妳允許我們壓抑的情緒浮現,讓它們能夠被感受到,並且得到釋放;帶領我們探知這些童年的傷痛是如何一直影響著已成年的我們的生活。妳挑戰我們當前的行為、想法與看法。並且幫助我們變得開始意識到,在我們童年時期那些為了生存而學會的模式,對我們成年後的生活是如此地具有破壞性,它也讓我們無法領會我們自己本性所擁有的美麗。
妳的團體讓我領悟到,我過去是如何從外界的眼光,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情緒化、難以接近、受傷的女人;就像我母親一樣;毫無用處、極度受苦、無意識地需索著那些我在童年時不曾有過的愛、支持與價值。這些種種幾乎是強迫性地驅使我,將我陷入挫敗與悲憤的漩渦,強烈的渴求,還有不斷地感到那種自毀性的絕望。
妳的團體帶給我力量,將光明照向我自我毀滅的模式裡。在那種模式裡,我只會讓自己不斷地重複那些讓我感到更多無止盡的索求、與極端負面的自我形象的行為之中。
帶著這些種種領悟,讓我有能力走出那種具有破壞性的伴侶關係。
現在,我和一位女人在一起,生平第一次經驗到這種具有彼此相愛與敬重的品質的親密關係。
大衛艾瑪森,48歲,音樂家,英國

...........

有一次我在市集裡進行攝影工作時,某位忿怒的屠夫和我起了衝突。但這次,也可能是生平第一次,我可以真正的處在當下。
感謝在原始治療工作坊裡,那些驚人的練習活動,"活在自由之中"。讓我即使在遭遇威脅時,仍可以保持冷靜地處在當下。謝謝妳這份神奇的禮物。
歐瑪,38歲,高科技電腦師,以色列

...........

有件事我想要告訴妳,那就是隨著原始治療團體結束的日子愈久,我愈看到驚人的改變真的在發生著;而且不是只有我,那些曾參加過的朋友也跟我分享他們有相同的感受。
妳曾說過,對那些已經成為父母的人而言,進行原始治療會更加困難。但是,現在,我想要跟妳說,對那些做父母的人,原始治療正是他們所必需的。
因為,現在我可以看到,它是如何完全地改變了我對自己的孩子的態度;在我讓孩子們表達他們自己的情緒與感受的同時,我也能和他們一起談論這些情感。
如今的我,即便不說我是如何更了解自己的感受;我同時也更能了解在我身邊其他的人的感受。
歐瑪.波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