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家族系統排列經驗分享 12 – 究竟何謂「家族系統排列」─ 訪談史瓦吉多Svagito

What exactly is family constellation?

問:請說明什麼是「家族系統排列」?

史: 家族系統排列是一個重建家庭結構的過程。它通常是透過團體活動來進行,由某位團體參與者選擇團體中其他成員來代表他/她的家族中某些重要成員;這些家族成員可以是原生家庭的,或者是他/她自己目前的家庭成員。然後,他/她再選擇一位參與者在排列中代表他/她自己。某種程度而言,那些家族成員的生命(生活)有著異乎尋常的困境,例如:早年過逝(早夭)、殘疾或失能、或因故而離家…,這些都是特別重要的成員。
這位參與者依循他/她個人當下的感覺,將每一位代表(其家族中某人)的成員,帶到團體室的某一個定點,讓這些代表們站立著、彼此形成某種關聯。他/她不給這些代表們任何特殊的手勢,也不讓他們有特定的身體姿勢;就只是讓代表們很單純地在某個位置站立著。之後,在這其中每一位代表家族成員的人都會被詢問他/她的感受。我們發現,即使這些代表們並不知道任何有關於自己所代表的那位家人的各種細節,這些家族成員的能量動態(energy)已被代表們精確地呈現出來。於是,我們得到一個由父母們、子女們、兄弟姐妹們…等家人們所組成的影像站立在我們面前;而我們真正注意到的是,在這家庭系統內的種種關係如何乍然而現、得以所見。
接下來,治療師會移動那些相互有著關連的代表們到不同的位置,並且和他們確認站在何處能夠感到更安適。治療師的目的是要找到一個自然的平衡點,在那裡每一位代表都能感受到更放鬆的位置。治療師也會要求每一個人對其他人說一些簡潔的句子,這些句子能夠釐清一份更健康的關係。在這整個過程中,他和每一位代表都保持著緊密地連結,並且從代表那邊所接收到的當下立即性的回應與回饋所引導著。
「家族系統排列」這種運作方式背後所隱涵的理解是:在家族系統裡的每一位成員都有著相同的權力屬於這個"家",也有著相同的需求"就是以他/她原有的樣子"被這個家所承認(認知)。如果上述這種情況過去沒有發生在某些家族成員身上,那麼經常會發生的是,現在的家族成員們會承擔著這份失衡狀態。
譬如:如果你的外祖父在你母親幼年時就過逝了,那很有可能一直以來對她而言,要真正地面對失去父母的痛太大而難以承受。在這樣的事件中,你,身為你母親的孩子,就有可能為了你的母親而去"代表(代替)"這位被遺忘外祖父。因此,可以說是這個系統試著"完善"它自己,即使在這當中對家族裡新來的成員並不"公平",而且還對孩子們留下負擔。以這種方式,孩子們在不知情的情況,變得和家族過去的成員們糾葛在一起。

問:它就像是母親將她對逝去的父親的期待放在孩子身上?

史:是的。但是,這並不是有意識地期待,它是無意識地在進行著。這既不是父母、更不是孩子們做了什麼決定或者說了什麼而會產生的影響。你可以將它稱之為「家庭良知family conscience」,它就像是一則律法在家族裡不知不覺地作用著、影響著。

問:這真有意思。你何時開始運用「系統排列」在你的工作上?為何?

:在一九九七年,一開始我是將這些新的方法運用在我其他的治療團體與諮商訓練裡。但很快地,我對於參與者從這種方式所得到的對家族系統的了解感到印象深刻,於是我開始單純進行"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早在那之前我已聽聞家族系統排列,但當時我並沒有興趣,一直到我自己參加了這個工作坊。
我記得過去我總是有種感覺我想要逃離我的家庭,我不曾對我的祖先有過任何興趣。後來,我注意到某種難以言喻的"否認感、拒絕感"在我裡面,像是關於傲慢。於是我開始更留心當奧修在談論關於「愛自己」時,他真正的意思是什麼?愛著自己包括愛著我自己的父母和他們的父母──那些站在我面前的所有的人們,那些讓我能夠來到此生的人們。對我而言,家族系統排列這個工作方式和對生命、對自己說「是」極有關連的;一個最基本的「說是」。你無法在你自己身上加諸或者取走任何事物;同樣的,你也無法對你的父母加諸或者取走任何事物。你只能夠接受你父母的能量 ─ 一直以來我們不斷地在說的「接受」父母。你帶著深深的敬重與感激接受你的父母。然後,在沒有"試著"超越的情況下,你發覺你自己超越──超越你的家族。

問:能否請你舉例在系統排列個案進行中真正發生了什麼?

:好的。讓我們這麼說好了:一位年輕男子已選好代表們,代表他的父母、妹妹以及他自己。他將這些代表們在團體室裡排好,這些代表們全部都面向同一個方向。這通常象徵著,在這個家族裡有某位成員已經被遺忘或者排除在外。當我詢問(案主)在家族中有沒有發生過任何重要事件,這個人可能會說:「噢!對了,我的確曾有過一位哥哥,他在出生後不久就過逝了。我們從未談論過他。」接下來,當我們選擇一位代表,代表他過逝的哥哥,並且將他帶入排列中面向所有人時,這些人可能都會因為這個在過去消失(被遺忘)已久的人如今顯現在此,而感到大大的解脫。如果父母之前未曾真正面對、處理失去孩子的傷痛,那麼在他們其他的孩子當中的一個──例如,我們這位年輕人,我們的案主──可能會在家族裡代表(替代)這位早夭的孩子。他可能會處於危險之中:像是開始生病或甚至走向死亡。但是,現在透過把這位遺忘的孩子帶回到這個畫面裡,我們能夠解除這種類型的認同,並且在這家庭系統中找到這個孩子的正確的位置。
另一個常見的例子可能是。一位再婚男士,過去曾以一種未和解、而且可能是不公平的方式遺棄前妻之後而再婚。如果他現在在這個新的婚姻中有了孩子。那可能其中一位女兒將會代表他前任伴侶,而她對待這位再婚男子的方式與態度會像是一位忿怒被背叛的女子而不是個孩子。當這一切在排列中變得顯而易見時,我們能夠看到如果我們的案主準備好承認他的前妻,並且接受他的罪惡感與責任時,這將會大大地解除他女兒的重擔,然後她可以像個孩子般地看待她的父親。
就如你所看到的,這通常是孩子們或者家族中的新成員承擔著這些過去未曾適當處理的事件所帶來的後果。出自於他們無意識的愛──有時我們稱之為「盲目的愛」──出自於他們希望歸屬於這個家族系統,於是他們承擔了一個不屬於他們的命運,而且受苦於這個後果。很明顯地,他們無法解除他人的罪惡感與痛苦,所以這些痛苦就這樣繁衍倍增繼續流傳到另一個世代。在家族系排列中,我們將這些帶向光明之處,並且要求每一個人接受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

問:什麼樣的人會選擇做這樣的工作?

:任何有興趣想要了解自己的制約──為何自己有這些特定的行為──的人,有勇氣面對真相的人,而真相有時是會令人感到痛楚的。所以這個工作方式是為那些想要開始更近距離地看自己的人,還有那些探尋自己已久的人。它為你的視野帶來新的方向,因為這個工作是超越個人觀點的,它涵蓋集體的或者系統的向度。

問:諸如要對家族「榮耀」或者「尊敬」這些概念會產生任何問題嗎?

:有許多人誤解這些詞彙的意義。「尊敬」你的父親,並非意謂著你必須追隨他或者做他所說的。在此尊敬的意思是,無論你的父母有著什麼樣的個性與人格特質,感激他們生下你這個事實。這是對存在本身深深地一鞠躬的一種形式,一個敬重這個事實的姿勢;這個事實就是:生命是經由這些人而來到你身上的。本質上,這個舉動是心靈層面的,超越心理層面。
以這樣的方式,我可以榮耀我的父母,而依然非順從他們。事實上,榮耀的意思是:接受你從父母那裡所得到的一切,然後以你自己的方式、有創造力地運用它們。一個人必須成長、超越自己的父母。許多人跟從他們的父母所要求的,或者依他們所言而行,但這些並不能代表說他們就是在敬重他們。經常是,孩子們是因為出自於恐懼與壓抑自己對父母的恨意而跟隨父母。而那些斷然反抗父母的人也沒有比較好。他們對父母的反抗,正意謂著他們依舊跟從著父母,而且是一種負面的方式。"叛逆"必須是帶著深深地敬重與愛而行。

問:關於其他觸及原始治療類型的工作方式,你如何看待這個工作與其他也許更為人所知的方式?

:這和我剛剛所說的有關。就某方面而言,原始治療工作是第一步,如果我們曾經是非常壓抑,我們就必須釋放那些被壓抑在潛意識的能量與忿怒──清理蜘蛛與陳年的蜘蛛網。這對於身體與頭腦兩者都有清理的作用。
原始治療工作對於這個部份非常有幫助。它幫助你帶動你的能量。而父母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讓你帶出這些能量,因為我們都曾經在自己的家庭中因某些情況而感到痛苦,而且我們都喜歡把責任丟到他人身上;而那正是我們無意識的一部份。如果僅僅是為了能夠釋放我們的能量,一開始我們都必需這麼做,這是可以的。但是,當我們做夠了這些,轉變了那些在無意識的表面可觸及的部份之後。那麼該是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了。要去了解就某方面而言我們"就是"我們的父母,我們並非孤島;過去不曾有人問我們想要哪一種父母,而且我們永遠不可能為自己去創造一對新的父母!我們和自己的過去是如此深刻地連繫著,就像是樹連著它的根。我們不可能忽視這些。

問:你是否認為,對於要面對某些特定的問題,「家族系統排列」會特別有幫助?如果是,有哪些?

:家族系統排列這個方式貢獻了一個新的洞見:它顯示出我們有許多問題都有其系統性的原因,這些無法以一個單一的線索或背景去了解。我們必須納入家庭、家族、我們的祖先、以及就集體層面而還有我們的文化。
這個工作的發明人伯特.海寧格曾與許多身患重症的人們一起工作,在那其中已顯示出系統性的糾葛會導致某些特定的疾病。我們都在某種程度上有著糾葛。當我們知曉了那些有關於我們自己家族的事件所造成的糾葛時,家族系統排列會特別有幫助。例如:某位家族成員不尋常的死亡或者疾病。

問:這個工作如何與靜心有關?當這個工作被運用在靈性導師奧修的背景之下,有何不同?

:就像是所有的治療一樣,它有助於清理頭腦的衝突。就如奧修所言:比起你背負著種種衝突的情況之下,如果你的頭腦是放鬆的,那會比較容易進入靜心。對我而言,這個工作並不是在試著改變、或者修正、或者改進任何人事,也不是一般社會上所認為的某種試圖治療人們的工作。它比較是關於去連結一份對生命說"是"的感受──生命就是這個樣子,此時此刻,就在這裡。而這就是靜心。它只是將某些東西帶到光明處,帶入你的覺知之中,信任著這些洞見 ──在沒有任何掙扎或者逼迫,沒有一般人所謂的"行動/去做些什麼"的情況之下 ── 它終將會改變你如何過你的生活。
當然這僅僅是一種方法。真正有價值的是那些運用此方式的人的了解。一位奧修治療師基本上就是一位靜心者。他的興趣是在於奠定一個基礎,讓人們更容易地走向靜心。家族系統排列的技巧非常簡單,任何人都可以學習它的基本方法。但是,有許多人在沒有根植於靜心的情況下開始去使用這個技巧。一個人如何運用技巧會讓一切都變得不同。一般的治療師可能會滿足於如果案主能在某些片刻感受到特定的解脫;但是,一位奧修治療師會清楚地表示,這只是個開始。他會創造或者強化案主對靜心的興趣,不是為了要有一個平靜的腦袋,而是尋找某種超越頭腦本身的….。
奧修Osho是一位開悟的神祕家,激勵成千上萬的人們更深刻地去知道自己。他創造出許多獨特的靜心技巧

問:做一次家族系統排列個案是否足夠?

:通常你做一次排列,至少是一個關於你現在的家庭(或者現階段的親密關係)。然後一個是進行你原生的家庭。然後,你可以在你自己的靜心之中,讓那些你在排列中所看到的持續進行它的工作。有些時候,有些新的、你之前不知道的事件可能會出現。那麼,你可以再度看它,你可能會發現更深層的部份。但,這不是像其他的治療一樣,你每個禮拜都和你的治療師碰面。
在家族系統排列之中,你看到某些東西,然後你繼續走你自己的路,信任你自己內在的轉化與改變。你可以進行一對一的個案或者在團體工作坊之中進行。在團體之中進行會比較容易,因為你可以運用其他參加這個團體的人來代表你的家族成員。在一對一的個案時,它的方式會有些不同,治療師必須使用一些物品,例如像是枕頭或鞋子,來代表家族成員所站的位置,然後讓案主自己經驗不同的位置。

問:為何你認為這個工作對人們是如此成功?

:我認為對於這個工作方式所發現的已時機成熟。在這個世界上,和我們生活的方式裡,我們愈來愈會看到,我們不是一個個孤立的個體,而是許多系統的一部份,而且是愈來愈複雜的各種系統。我們的決定與行動必須以一個有著前後關連的全貌來理解;在某個系統中是適當的人事,不一定會在其他的系統裡也是適當的。
我認為人們正在經歷著種種衝突更甚以往,而這些衝突是來自於我們日益複雜的生活情境。所以,在這當中有需要,為那些在深層潛意識中主要影響我們的系統秩序,帶來清晰與洞見。家庭是第一個,也是我們在生命中遇到的最基本的系統。(某部份系統排列的法則,也可以運用到其他人際關係的系統,例如工作團體、組織、甚至是種族)。當然,對每一個人而言,這個工作的準則非常容易理解,你並不需要事先在自己身上下很多功夫。它會在治療上增加新的觀點與方向,並幫助我們結合靜心與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