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家族系統排列經驗分享 04 – 超越頭腦的療癒

文/Amar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想過:
『為什麼我總是重複同樣的關係?』
『為什麼我總是遇到相類似的人?』
『為什麼我生活總是重複同樣的模式?』
『為什麼我總是處在同樣的情緒裡?』

如果你剛剛才赫然發現自己正在上述的情況中,急著想要知道為什麼;或是你已經發現,並且花了一些時間在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是卻毫無所獲;或者是你以為已經找到並且在心中有好幾個答案。現在先停下來,不論你正想要找答案或是以為已經找到,就先停下來。因為你在頭腦所嘗試的,並沒有辦法提供給你真正的解決之道。就像是生活在水裡的魚,從一出生就在水裡,是無法想像沒有水會是什麼樣子,也沒有辦法告訴別人什麼是水一樣。而當我們的頭腦已經陷在問題當中,已經習慣用固定的方式來思考事情,已經習慣於特定的能量氛圍中,就像是水裡的魚一樣,是沒有辦法從頭腦裡找到解決之道。

而家族系統排列工作提供一個超越頭腦,尋找到解決之道的療癒方式。透過在團體中,利用團體成員作為家族成員代表,經由排列移動的方式,真實且直接地呈現出現在的狀態,呈現出問題的核心,進而找到解決的方法。有趣的是,在這個工作當中,被選為代表的團體成員都不需要知道自己所擔任角色的生活細節、個性等等,但是往往在排列移動當中,卻能真實地呈現出在這個家族中所隱藏的動力或是事件。而被披露的動力或是事件,正是影響當事人現在生活的重要關鍵。這樣的過程往往超出當事人的想像或是頭腦過去所認為的。

曾經在工作坊當中有過這樣的例子:當事人是一位母親,問題是與她兒子間的關係,她形容自己的兒子「像是暴君一樣,脾氣十分暴躁,與家人很疏離,現在在學校有許多問題,準備要休學」。她為了這個兒子,去找了很多親職教育的老師,但是情況並沒有改善。

當把當事人以及她兒子的代表排列上去的時候,有趣的是,在當事人代表的臉上呈現出憤怒的表情,而不是她的兒子。所以憤怒的人並不是她的兒子,而是當事人自己,她兒子只是承擔了這樣的情緒並且表現出來。同時在排列過程中,當事人代表一直看往別的方向,並且感覺到憤怒與悲傷。在詢問過關於當事人自己原生家庭曾經發生過的事件後,知道當事人母親有兩位姊姊在小時候因為家庭經濟關係被送走給別人領養,之後就再也沒有關於她們的消息。當把當事人母親以及這兩位姊姊的代表排列上來的時候,當事人的表情馬上緩和下來,並且感覺到比較平靜,同時覺得自己與這兩位阿姨十分親近,自己的注意力完全受到她們的吸引。在排列進行中,在當事人代表對阿姨的代表說出『親愛的阿姨,我敬重妳的命運,妳永遠是我們家族的一份子』的時候,當事人代表馬上感覺到一種放鬆與平靜,有種突然間回到自己身上,感覺到自己跟母親還有與自己兒子的連結。同時兒子的代表也表示說第一次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母親,想要到母親的身邊。

在工作坊結束幾個星期後,這個當事人打電話告訴工作人員說,她覺得很興奮,因為她跟兒子之間開始有了溝通,她兒子不再是那麼脾氣暴躁,有的時候他們還會一起去買東西,這是之前所沒有的。

在這個例子當中,如果我們一直相信問題是在兒子身上,是兒子需要改變,那麼我們就進入到錯誤的方向,或者是我們相信解決的辦法是要改變我們自己的個性,那麼我們也朝向錯誤的方向,陷在頭腦的各種想法中。無法看見問題的核心,找到解決之道。

在另一個工作坊中的例子是:一位罹患憂鬱症的女性,遭受失眠的困擾,必須靠藥物才能入睡。當將她的代表排列上來時,代表的眼睛看著地上,感覺十分悲傷。在詢問關於原生家庭所發生的事件時,當事人說她母親在小的時候就失去自己的母親(也就是當事人的外婆)。當我們將外婆的代表排列出來,並且躺在地上的時候,當事人的代表感覺到有一種很大的吸引力,她無法將視線從外婆的身上離開。之後將當事人母親的代表排列上來時,當事人的代表覺得比較可以移動自己的身體,比較放鬆下來。在整個排列進行過程中,當事人對自己的外婆說:『親愛的外婆,你永遠在我心中有個位置。』當說完這句話時,當事人的代表馬上感覺到一種釋放,並且可以轉向看到自己的母親。之後對母親的代表說:『親愛的媽媽,我敬重你的命運,外婆永遠在我心中有個位置。』代表可以感覺到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有一種衝動想要擁抱自己的母親,同時在這麼做之後感覺到深深地放鬆,與母親有十分親密的感動。

在這個工作坊結束的隔天,當事人告訴工作人員說,個案結束後的那個晚上,是她這輩子以來有過最深沈的睡眠,她完全沒有服用任何藥物。

描述這個例子並不是要排除藥物的使用或是取代醫生的診斷與處方,而是想要表示當在個人身上隱藏的動力被顯示出來後,一個人的身體與心靈狀態能夠變得更加的放鬆,接受所需要的幫助。同時,在這個例子中,我們可以再一次的發現,我們自己是與整個家族如何緊密地連結在一起,在家族當中隱藏的事件或是曾經在某個家族成員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對我們有著很大的影響,而這是遠遠超出我們頭腦的想像或解釋,但是在這個工作中,卻能夠真實地呈現出來,讓我們可以再一次地意識到,而能夠看見更廣大的層面,產生不同的影響。

在不同的工作坊也還有這個例子:當事人常常覺得退縮,想要封閉自己,沒有辦法與人維持親密關係,他將此歸咎於嚴厲的父親,以及父親常常打他的緣故,所以他與父親的關係很不好。當把當事人以及父親的代表排列上來的時候,發現父親與當事人都面對同一個方向,就像是兩個人一起看著同一個人一樣。在詢問過父親方面的家族背景資訊,知道父親的哥哥在很小時候便因生病夭折,之後父親出生便被當成老大。當把父親哥哥的代表擺進排列中的時候,當事人代表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吸引力,想要站到他的身邊。當父親的代表對他哥哥的代表說出:『親愛的哥哥,你永遠是我們家族的一份子,你是哥哥,我是弟弟,在我心中永遠有你的位置。』當事人代表覺得突然間有種釋放的感覺,並且第一次可以感覺到父親,感覺到對他父親有很多的愛。而排列就在父子擁抱時結束。

在這個例子裡,如果我們相信當事人的看法,而將焦點擺在他父親的個性以及他們之間的關係,我們就無法觸及到更深的動力,看見父親哥哥的影響。

這就是家族系統排列工作有趣以及深刻的地方,真實的情況通常超出我們的想像與認知,超越了頭腦的限制。在每次的個案中,即便你不是當事人,即便你只是擔任代表或是在旁觀看,都可以獲得極深的洞見與了解,讓你在日常生活當中採取有益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