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經驗分享 15 – 服侍經驗?還是尋找經驗?

文/Umnai

服侍經驗?還是尋找經驗?

「曠野的聲音」一書啟蒙了我。

書中,澳洲原住民徒步旅行在內陸,邀請白人作者一起經驗他們的生活方式。
族人們以心電感應的方式知道作者的渴望,其中一位族人上演出骨折,來讓醫生作者能一探原住民的另類療癒:
「巫醫」用雙手在沒接觸患者身體的情況下,上下移動來安撫骨折的驚嚇,接著對骨折的腿唱歌,提醒它尚未骨折前健康的自己,所以它可以記起原來的自己;然後,歌聲突然的大聲,讓骨折歸位。骨折並沒對傷者帶來太大影響。第二天,他已經可以走路,不需要拐杖…。

這超乎現代醫學,神秘的內在力量,對大腿唱歌,健康的信念,無需言語的心電感應…深深吸引我。我開始走上了薩滿之路。

從印度奧修社區的薩滿能量訓練,團體放入大自然元素:樹葉、羽毛、水,泥土。這些小時候玩的東西,隨著長大而被遺忘。再次連結這些東西很好,帶給我滿足。

幾年後知道大自然中充滿著療癒能量,不論是精油,靈性彩油,花精,園藝治療,都用了大自然的療癒力,我們卻為了擁抱文明,遠離自然。

團體中,發現自己原來對呼風喚雨的能力著迷。

安東尼歐對前往亞馬遜河叢林的阿貝托說:你是要尋找經驗,還是要服侍經驗。

我接觸薩滿,為的是解決問題,成了無盡的療癒。

服侍經驗是什麼?

從印度、育青大哥的課,到四風,我學習技巧,運用技巧來療癒自己,也用技巧來療癒他人,陷在能不能給出“好的”個案的圈套,然後再想辦法放過自己。

看著阿貝托生動的書,也親自西方取經,雖然取經的過程,就是修煉。但如何落實生活中醫藥之輪:蛇的蛻皮,美洲豹的無懼,蜂鳥的信任和勇氣,如鷹的視野和活出夢境,這四個方位,是這幾年的挑戰。

今年再上育青大哥的課,記得除了技巧之外,那老者留下的老鷹之心。記得澳洲原住民會先詢問植物:是否願意成為我們的食物?才吃它。

尋找經驗是個陷阱,追尋力量是更大的陷阱。
服侍經驗是我下個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