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經驗分享 07 – 走向薩滿的道路

緣起

當我在走向薩滿的道路時,正是我生命中的黑暗期。不論工作或生活,都陷入迷惘之中。我徹底的迷失,負面情緒也淹沒了我。我發現過去我所學的對我都已經沒有幫助。朋友玲達剛好上完遇青老師的課,她建議我可以去參加育青老師的課。因為她上完之後,幫一位朋友的母親做儀式。而原本已經幾周下不了床的老太太,在做完儀式後幾個小時候,就能下床自行走動。「或許,我該去看看…」一個微小的聲音在心中響起,而我聆聽到了。於是就報名了創見堂的薩滿基礎訓練。在當時,我並沒有想到這個課是如此的美妙。

釋放。淨化。火的儀式

火的儀式一直是每次上課都會舉辦的。對我來說,火的儀式是如此的強而有力。一次在陽明山上,天上飄著細雨打濕了柴堆。每當小小的火苗生起,就立刻被熄滅。嚐試了多次,都徒勞無功。正想著這次的火的儀式是不是得放棄了,育青老師再次點燃火苗,拿起他的沙鈴對著東方喊著:”東方的風啊!”隨著呼喚,一陣清風從樹林中穿梭而來,火苗也隨著風而增長。很快的,就茁壯成為熊熊的烈火。火焰吞噬著木柴,而更加的耀眼熾熱。隨著歌謠的吟唱,天上的雨絲也停了下來。我驚訝的發現,這世界上確實存在著更偉大的力量,在聆聽著我們的祈禱。拿著撿來的樹枝,將生命中無法承擔的痛苦和事物吹入。然後放入火中,懇切祈禱火焰和大地之母能將一切帶走。因為我已經無力對抗這一切,人之力的渺小是可見的。隨著樹枝的燃燒,用雙手將火焰撥往自己的身上。我的身體和心靈再次得到了淨化,沉重的身體開始輕盈起來。那股溫暖,我知道不是來自於物理上的火焰,而是神聖力量的祝福。這並非去自己生命中的任何事物焚燒掉。而是這些沉重,將隨著火焰轉化成支持生命的力量回到我身上。心中隱約的明白,痛苦並不會如魔術般的瞬間消失,但有新的力量支持我,讓我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人生。

能量。生命。療癒石

一個薩滿,有時也會被稱呼他為巫醫。相信世界上有一種推動生命的力量存在,當這個力量受到阻礙時,人就會萎靡甚至生病。而在課程當中,我們學習如何透過療癒石去協助人們恢復活力。育青老師給予療癒石的傳承,並且讓我們仔細感受每顆石頭的品質。我發現,握在手中的石頭都有著不同的脈動。我選擇北方石做為這次練習的對象,因為當時的我正為著不知何去何從發愁著。當我閉著眼睛,任由練習夥伴將這股力量從我的前額進入。一股細微的脈動逐漸的擴展,身體存在的感覺逐漸消失,最後只剩下這股脈動存在於天地之間。心靈的痛苦和綑綁在身體上的沉重消失了!在短短的十五分鐘裡,我經驗到神祕的存在,一個頓悟的產生。我不需要為眼前的事犯愁,生命將會帶領著我前進。我只需要讓自己輕盈,讓自己回歸到最純樸的自己,而道路自然會在眼前開展。從此之後,我不再追尋「我該做甚麼」「我的方向在哪裡」,只是持續著去將沉重的能量回歸到大地之母的子宮中。我不但過得更輕鬆愉快,而之後那些迷惘和阻礙也自然的消失了。

翻轉生命的CUTI祝福包

CUTI的原意是翻轉,徹底將生命的現況翻轉過來。CUTI祝福包通常被安排在課程的最後一個階段,因為它的影響是極為強烈和震撼。對我來說,這並不是個愉快的經驗,卻深刻的影響我。在教室裡,老師要我們把所有的電器用品關掉,避免在進行時受到損壞。然後拿著兩把刀子,將我們身上那些不恰當的關係鎖鏈切斷。然後放入到CUTI祝福包當中,在晚上的火的儀式中燒掉。有趣的是,當CUTI祝福包做完,外面的飲水機莫名其妙的故障了。當天晚上,我開始睡得非常沉,甚至差點起不來上課。這種情況對我來說是罕見的,因為我除了在自己家以外,都不太容易深眠。雖然睡得很深,卻還是在一種非常疲憊的狀態。當我在上課時,不管多麼努力的想打起精神,都會突然陷入昏睡。後面的課程,我幾乎都是在昏睡中度過。育青老師說這是因為我的生命力被用在代謝那些沉重,所以產生這種現象。一直到最後,做PACO-許願用的祝福包時,我拿起一個代表我自己的象徵物,塗滿代表生命力的奶油。做了一個祈禱自己充滿生命力的PACO燒掉之後,當天這種昏睡的現象就消失了。

結束之後……

在後來的一年當中,我固定會做一些練習,像是課程中教導的火呼吸或火的儀式。我發現到這種耗竭的狀態,對我並沒有意義。於是我暫停工作,在這之前我是做不到的,因為缺乏金錢的恐懼和責任不停的追趕我。然而餓死的恐懼並沒有發生,因為家人和朋友的幫助讓我安然的度過這段修養階段。在這過程中,我不刻意追求,但新的生活和目標也都自然的浮現。對於人生,也有全新的體悟和認識。我在這課程中學會一些方法支持自己如何面對生活中的混亂,同時也用這些方法幫助一些朋友改善他們的生活。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各種阻礙和困難,還是偶爾出現在生活中。但我知道,我有方法,也有力量去解決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