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小孩/原始治療系列分享文 04 – 內在孩童成長之路

原始治療團體分享, 文/Shanti

我的內在一直深深覺得自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起初覺得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而且還挺吃香的,因為覺得自己常可以保持在快樂無憂的狀態,而且常會是被照顧的對象,與人之間較少衝突發生。

但有某些片刻我會覺得自己好像老是腦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沒有力量,甚至連生氣的能力都沒有。對於過往(童年的記憶)雖無可查起,但某程度上,卻可感覺不太對勁、不夠自由,潛意識裡我似乎還害怕著什麼東西。

在印度普那第一次遇見shakura,個案中她要我和媽媽說「媽媽,請妳愛我好嗎?」我卻說不出口,心痛到連眼睛都無法睜開,一直哭一直哭,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來shakura要我去抱充當「自己」的枕頭,我的心裡發出嫌惡的感覺,在模糊的淚眼及太過震盪的情況之下,只依稀聽到shakura提醒著我,「不要像妳媽一樣,不要這個小女孩。」

後來我照shakura的指導,在印度的禮品店買了一個和小shanti 「長」得滿像的布娃娃,想和她每天對話。但事實上雖然買了她,卻把她擺在床的角落,每天一進房就刻意忙東忙西,「忽略」她的存在,直到某個片刻我發現自己仍在逃避面對「自己」,我才開始又作了shakura告訴我的另一個練習,就是每天用左手(代表小 shanti)寫信,然後再用右手(代表大shanti)回應小shanti的問題。

這個練習我作了好幾年,對我覺知自己「內在孩童」的存在與聽到她的需求非常有幫助,藉著每天寫信對話的方式,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內在的聲音」原來和外在行為有時大相逕庭,完全不同,更有趣的是,有時自己很無意識或情緒不好時,很容易由自我對話的書信中,知道自己真正的需求或潛意識真正的想法。

自從有了「內在孩童」的概念後,我對自我觀照的能力似乎加深了許多,也知道如何給自己更多的空間、更尊重自己的感覺與需求;後來我又參加shakura在台灣指導的「內在判官」的治療團體,讓我了解到原來呈現在自己模式裡的控制、批判與逃避是源自自己的父母親,並不是我生來就愛批評別人,而且更了解到批判的模式其實是從創傷而來。

這個團體可讓我感受到內在非常細微的情緒運作,而將此覺察能力帶到生活中,更加覺知地轉回到自己,照顧自己,而不將能量用在指責別人上。

另一件有趣的事也是從shakura所帶的「內在創傷」治療團體開始,慢慢發現答案的。就是有關奧修師父所設計的三大靜心,我最害怕上的born again。

每次一看見別人在玩,我就會陷入無意識的空白,只是遠遠地看著別人在玩,整個身體幾乎完全凍結,後來在「恐懼之島」的活動當中才發現,原來我小時候,因為吵著要和哥哥們一起玩,被母親制止,後來又因為在玩時打翻了水滑倒,被母親責打了一頓,驚嚇過度,完全不記得這件事,事隔將近40年才想起來,為什麼自己總是很害怕玩到很開心,或放開來做自己想做的事。生命中少了像孩子般的樂趣與創意。

一路走來認識Shakura將近10年,我也成長了不少,從以前老是陷在愁雲慘淡的情緒裡、無法自拔與避開人群,到現在,我可以比較自在地與人互動,真誠地表達,甚至分享他人,能夠察覺別人的需求,真的很感謝生命中這位良師益友的陪伴與支持。現在我的下一步是面對自己更深層的「生存之道」的恐懼,因為最近我深刻地覺察自己仍舊不太會生氣,明明被別人惹得很毛,還是很會為人著想,後來慢慢發現到,哇~原來這是我的一個很大的模式,就是我賴以存活的模式─ 討好。

我想應是時候,摘下這生命中的大面具,看看這底層的恐懼到底是什麼的時候了,而這也是我10年前從一開始就決定要上的課,現在暖身已經做好,準備要「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