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小孩/原始治療系列分享文 03 – 內在孩童的經驗~像是一個人的旅行

文/致民

2007 年初,我的婚姻關係陷入強烈的衝突中,習慣的婚姻互動模式因為一個事件的引爆而加速反覆上演相同戲碼,在既撕裂又黏膩的關係裡我們吵吵停停的在泥沼裡混戰好幾回合,過程中我的巨大情緒能量如排山倒海般對我席捲而來,她就像脫韁的野馬,又像是驚滔駭浪般時而反覆地淹沒、推動著我,展開言語,身體的暴力攻擊與傷害,讓我常陷入驚慌、迷惑中,渴望被愛卻又眼睜睜看著自己使勁伎倆將他推開!翻攪、混亂的思緒與內在自我的衝突、掙扎!搞得我精疲力竭,再這樣下去我害怕變成婚姻的劊子手。

六月,就在決定參與課程隔日,我的身體開始感冒不適,等上課當日我已全身癱軟的病了十天,只能將僅存的一點力氣帶著自己的病體來到創見堂,現在回想起來這病似乎是好的,它將近四個月混亂的我在準備回到內在接觸前有一個洗淨、區隔的準備。

這像是一個人旅行。

離開了熟悉、習慣的人與生活,只是單純的跟自己在一起,在這裡,會遇到跟我一樣出來旅行的人,但不需要社交而是一起分享、探尋。

在 Shakra( 沙庫拉 ) 邀請下,帶著身體隨著音樂歡慶、跳舞,從開始的肢體擺動、思緒飛舞,一直到身體發熱、汗流浹背、用力喘息之際,飛舞的思緒不知什麼時候已漸褪下,漸漸的,只剩單純的跳舞與能量流動。

這樣的狀態讓我更容易接觸內在的自己,在探訪層層緊閉的神聖心門的過程。

Shakra( 沙庫拉 ) 一再的透過身體引領我帶著放鬆、歡慶與尊敬,走入心靈深處,經驗內在情緒與兒時的自己對話,這有點冒險!也讓我好奇!

因這樣的氛圍讓我感到安全,而情境的設計讓我可以融入又可抽離,保持屬於成人意識與覺知,不至於掉入那無意識深淵,去經驗內在情緒為我帶來對童年的追憶,在情緒背後不知累計了多少的故事與情境,我發現恐懼對我而言是那麼的不熟悉與被壓抑,她帶著強大的制約與自我防衛,以至於在關係的衝突中,我任何的感受都以那最熟悉如萬馬奔騰般、巨大的憤怒來表達,而憤怒的背後卻有著悲傷、恐懼、渴望與 …… ,透過靜心、書寫、繪畫,成人的自己與內在情緒小孩反覆對話,滿足兒時期待與渴望,每完成一個階段我們就用歡愉的心情開心跳舞、歡慶我們的接觸與發現。

這真的一趟驚奇的探險尋寶旅程!感覺找到原屬於我的一股新能量,回到生活,回到關係,這個經驗在生活裡漸漸發酵,我的覺知似乎擴大許多,雖然生活瑣事依然進行也照樣挑起內在情緒起伏,可是脫韁的情緒野馬多了條韁繩,不再那麼操控我的身體與言語表達,這樣的空間讓我有能力停下來照顧自己與自己對話,這巨大的憤怒是對他還是父親?那像受害者般的無助、無力像極了母親的部份狀態,有多少真實在裡面?對他的不信任有多少來自父親?對他的認識又有多少是自己建構的期待與幻影?有多少真實?有時我依然混亂,可是少了許多的抗拒與掙扎,衝突中,憤怒不那麼完全遮蔽了內在深處的悲傷、渴望,對他的肢體與內在流動能有更多的覺知與同理,讓我更有能力珍惜他的愛與付出。

一份熟悉、僵化的互動關係結束與死亡也是孕育另一份流動、創造性關係的誕生契機,但這也畢竟不是我一人可以決定的, 在關係中尊重他的選擇,只因為相信愛與自由,而屬於自己兒時的渴望與不安,我有責任帶著慈悲,耐心的持續自己照顧著,這樣的轉化還在進行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