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安能量攝影分析經驗分享 – 克里安照片在彩光能量療法上的應用

文/陳德昌

克里安照相術由蘇聯人發明後,再經由德國人彼德‧曼戴爾博士改良,並於一萬多張照片中交叉分析後所得的規則,既可避免主觀的人為判斷,且無繁複的數據,簡單的規則中卻有著客觀的必然性,因此,可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握到問題癥結,迅速又安全地提供能量失衡的狀況及部位的視覺證據,如此一來,便能心有所主,智珠在握,選用適當的彩光能量療法療法,以收立竿見影的效果,減少不必要的摸索及糾紛,實為彩光能量療法療法重要的輔助利器,茲將克里安照片的特色及其應用淺述如下:

一、提供迅速及正確的判斷

1.肉眼可親見疾病的方法:克里安照片和彩光能量療法一樣,將能量失衡的情形分為內分泌型、毒素型及退化型,區隔明顯,一目了然,並可依照毒素點及缺口情形,判斷出能量失衡之所在,判斷原則大致和中國經絡學相吻合,但又多所闡發,對有著深厚中醫淵源的台灣人而言,是親切中又有著啟發,即使沒有醫學基礎也可依照其規則,迅速找到適合的彩光能量療法療法,予以能量的平衡調整。

2.可提供情緒療法的參考方向:彩光能量療法和其他傳統療法最大不同處,是在於除了生理層面外也可處理情緒問題,這也是彩光能量療法中較難掌握的部份,但有了克里安照片的輔助,如太密的光芒狀甚或鉗爪狀代表了當事人的緊張狀,協調療法便可是考慮之一;肺區、甲狀腺區或薦椎區的現象,有可能是和父親有關的衝突,頸椎區、乳房區及長期腹瀉,有可能是和母親有關的衝突,採用父親或母親療法或男女能量平衡,是很自然的選擇;左大腳趾有現象的人表憂思過度,才智三角及中腦療法就可以作為附加療法,左手有現象表當事人有困難放鬆;雙手全然不見,表示當事人較不願去訴說自己的緒;雙腳放射情形微弱或全然不見,表示當事人較不能根著於地去作自己;如此一來情緒療法便有了大方向的參考。

3.可大致預期療程的長短及進度:一般而言,克里安照片如顯示退化階段,大部份意味著須較長的療程,如伴有腳趾放射微弱,就要有長期抗戰的覺悟,但案主卻也可緩慢但穩定地自覺到情況的改善,遇到這類案例,筆者常會事先告知,以免案主過度期待而失望,至於內分泌階段及毒素階段就可在短期內得到很好的效果,如果經彩光能量療法處理後 ,毒素點消失或缺口合攏,到下一次療程前的照片該區仍維持無毒素點或缺口,代表自癒能力有恢復跡象,預後良好。

二、確認療效和替代方案

1.有無成效:除了退化階段,彩光能量療法前後的照片很可能沒有什麼大變化外,其餘如內分泌及毒素階段,應可在彩光能量療法前後的照片看見明顯的變化,如果沒有這樣的效果,應嘗試別的療法。

2.是否為最適當的選擇:要平衡某特定部位的能量,彩光能量療法可有許多的選擇,但不一定這些方式全都對案主有顯效,所以筆者在每次的療程中皆會變換療法,在各種排列組合中,歸納分析找出最適合案主的方式,每個療程前後的克里安照片便可達到這樣的目的。

3.認識療法的順序的重要性:彩光能量療法中同時使用不同療法時,其先後順序就好比下圍棋時的手順一般,雖然總的來看,照射彩光的位置相同,效果卻大相逕庭,如手大拇指有雙缺口現象,不論其他區位還有什麼問題,整個療程以亢達里尼線做開始,較有可能達到最佳效果,其它如在智齒後區出現雲霧狀或如葡萄狀,也要優先處理,透過克里安照片,便會堅定這樣的認知。又新陳代謝線如用在療程最後,在療法相同順序不同的照片比對下,顯示效果較差,而下視丘干擾波最好做在排毒療法之後為佳。

三、新療法的可能

1.療法新用途:實際的案例中,退化階段是最難處理的,空暇時常思考是否可加入中醫的理論於彩光能量療法中,形成另一種治療方式的可能,綜觀中醫在治療慢性重病時,不外以補腎或補脾胃下手,反觀彩光能量療法的退化性疾病療法的組合中,有使用到京門穴【腎募穴】及腎俞穴,因此思及也許退化性疾病也可由腎/膀胱功能圈下手,先在一位曾患過腎臟病目前為退化性階段的個案嘗試,效果竟比退化性組合療法來得好,信心大增,於是在另一個有退化性階段趨勢並在代表腎臟或膀胱的右小趾有現象的個案【如圖一】,施以腎/膀胱功能圈,結果竟然一次就可將手指放射強度大幅打薄【如圖二】,第二次療程後就已經回到內分泌階段,共進行六次彩光後,克里安照片已找 不到重大缺點。

2.新療法的研發及順序的決定:筆者藉由克里安照片的幫助,已成功地結合了中醫理論發展出四組全新的彩光療法,以其中之一筆者命名為協調十一號為例,穴點順序及顏色為湧泉(紅/綠)–璇璣(黃)–百會(藍)–地機(藍/橘)–天樞(綠)–大包(紫),適用於陽虛、遺精頻繁、胸悶、自汗、注意力不集中,尤其克里安照片中手指放射微弱【如圖三】甚或全然不見者【如圖五】,先照射亢達里尼線後,緊接施做協調十一號,則效果宏大【如圖四】【如圖六】,但如將順序顛倒,效果就有較弱。

其他如由難經理論而來的「元氣之劍」療法,由傳統針灸八法交會變化而來的"霸王卸甲"療法,也是透過克里安照片而發展成形。可說是彩光能量療法的最佳拍檔及檢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