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43 – 車禍、驚嚇創傷與類風濕性關節炎

文/Venu

M小姐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回顧一下紀錄,去年五月在台南時,她第一次來做頭薦骨治療。當時她還是學生,初見面時我有點訝異,這麼年輕,怎麼會主動來做頭薦骨。通常大部分的人身體有狀況時,都會選擇找醫生、吃藥,或者傳統熟悉的民俗療法。願意花數千元來做頭薦骨的,大多是在醫院診所進出多年,或嘗試各式方法,依然為病痛或問題所困擾者。

初步的訪談了解到: M小姐因半年前車禍,導致左膝髖骨骨折,鼻樑斷裂。平常容易腰痠,胃食道逆流。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多年,有時骨頭與關節處隱隱作痛。

經由訪談,大略了解到車禍的後遺症,是驅策她前來做治療的主要動力。這是近期、急性需要被支持的部分。而身體原有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屬於慢性的、長期的狀況;雖然長期下來造成病痛與不舒服,年久也已習慣。車禍的影響加重了她原本負擔已沉重的身體, 讓她不得不尋求協助。

初次的治療,隨著液體場逐漸活化;首先呈現的是受車禍撞擊的影響,整個身心處在驚嚇緊縮的狀態。我們看到液態體處在凝固與糾結的狀態。讓她的左胸疼痛、呼吸困難,連帶著骨頭的緊繃與疼痛惡化。由於驚嚇受創後,神經持續處在高亢、緊蹦的狀態,讓整個身心虛耗,身體的免疫力與自癒力減低。也加重她的疲累、不舒服感。隨著驚嚇緊蹦的釋放,神經逐漸回到比較緩和的狀態。胸口逐漸擴展,呼吸也較順暢起來,胸口的疼痛也逐漸散去。隨著車禍的影響漸漸淡去,治療逐漸轉移到類風濕性關節炎。在骨頭內的脊髓液裡,普遍呈現出現濃稠、低流動的狀態。由於自體免疫的失調,導致體內產生的毒素,無法順利代謝排出,進而累積在骨頭內,導致骨頭與關節的疼痛。經過一段時間的活化,累積的毒素逐漸排出。骨頭內的液體變得較為清澈、流動也較順暢。治療完後, 案主回饋說”感覺全身變輕鬆了;腰椎的痠痛與鼻樑的不適好了約七成。”

三週後案主回台北,再次前來治療。這次的治療先是對先前車禍的影響,給予後續的支持。案主特別提到身體容易疲累。治療中,身體的液體場普遍缺乏活力、流動也較遲緩。在液態體進入較長的退潮狀態後,液體逐漸湧向身體左側、左大腿與左髖關節處。經過一番清理與重整後,整個區塊漸漸放鬆、敞開、流動也較順暢起來。接下來較深層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影響,顯現在液體的黏稠與流動遲緩。經過幾段較深層的靜止點狀態,沿著脊椎的液體流動也較明顯、清澈些。當案主從深層、寧靜的修復後醒來,整個人變得輕盈也亮的起來,先前的不舒服逐漸淡去, 覺得身體變的完整,較有信心與力量可以面對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