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37 – 美麗而深邃的海洋

文/Nadiya

母親今年72歲,多年前,因為視力逐漸衰退,我便帶著她到醫院檢查。我清楚地記得醫生告訴我:「伯母的視力退化,是因為視神經退化、萎縮造成的,」「可不可以透過開刀或服用藥物來改善呢?」我擔心地問著醫生,「視神經退化造成的視力退化,沒有辦法開刀,也沒有任何藥物可以醫治,……最好的狀況頂多是維持現狀,但是她的視力很有可能隨著年紀增長而愈來愈差。」當時,無助的我,四處打聽,還帶她去看了一位有名的中醫,但是都不見起色。母親當時一人獨居在南部家中,生活勉強還能自理;但是,大約六年前,她的視力已經惡化到完全無法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了。我和妹妹只好把她接來台北,與妹妹同住。

今年過年期間,母親在家中突然暈倒。我趕緊將她送往台大醫院。那段期間,陸續做了抽血、X光檢查、心電圖、超音波、核磁共振、正子攝影…..等多項檢查。然而,就在等檢驗報告出爐的那段期間,我心想,「就用頭薦骨療法試試看吧!頂多也就是如此,反正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我因為時常到創見堂參加靜心活動,原本就知道有頭薦骨療法這個課程,可是卻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學習這門課。去年夏天某日,在創見堂無意間翻閱季刊,看到頭薦骨新一輪的課程即將開始。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內在的聲音要我上這一門課。我覺得很奇怪,……但這個聲音很清楚。於是我找機會請教藍德老師有關於這門課程的種種……藍德老師第一句話就說:「它是一種靜心,」再細問之後,我覺得它與我的內在品質相呼應,於是,趕在開課前最後一天,我報了名。

過年期間,還在學習過程當中,其實我並不知道暈倒要用哪些手位,就把上課老師教過、有關腦部的手法,都拿來運用。過了大約兩個禮拜以後,檢查報告出來了,我得帶母親一起去醫院看報告。結果,沒有想到,原本已經全盲的母親,竟然看得到路上的車子了!我很訝異,要她看看路上的其他東西。她可以一一指出黃色的計程車、路上的機車顏色、騎腳踏車的人、還有路邊開的花了!真是無心插柳!原本幫母親做頭薦骨療法是因為她的突然暈倒,沒想到她的視力卻因此而意外好轉!

我深受鼓舞,時常幫她做頭薦骨手法,也教她一些她自己可以做的手法。雖然她的視力還沒有回復到以前的程度,但這對我們家人而言,已經是莫大的恩典!原本被西醫判為無法醫治的情況,竟然在施予頭薦骨手法之後,母親意外地重見光明。而且,原本較不敏感的母親,在自己練習頭薦骨手法後,變得愈來愈敏銳,比較可以感覺得到自己身體內能量流動、抽搐…..的反應了。

我自己也在學習頭薦骨療法之後,變得更敏感。現在,我在靜坐時,會很明顯感覺到兩掌上能量的流動,這是以前從未感覺到的;平常,即使不去碰觸,我也會感覺到兩邊太陽穴的張力;嗅覺也更加敏銳了,聞得到一般人聞不到的味道……這些都是學習頭薦骨療法之後意外的收穫。

現在回想起這一段過程,覺得當時的那個直覺像是來自更高意識的安排……頭薦骨療法真的是一門非常深奧而美麗的療法。我深愛它的寧靜無為,也因為學習頭薦骨療法,讓我對身體的偉大智慧生起了無比的敬意。在此,我並非吹捧它的神奇療效,只是將自己的親身經驗和大家分享,讓大家在熟悉的醫療方式之外,有多一個種思考的選擇和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