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34 – 案例分享

文/Ben

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帶著急促的語氣,解釋她的不適,生怕被人打斷似的,聽了所描述的現象,知道是身體在一次骨骼調整的過程之中,整治人員讓她作出超過一般活動的角度,之後就出現全身骨架性的失衡,與連帶的疼痛,說自己曾經練過瑜珈,基本上身體是正常的,不應該會發生全身性各處出沒的疼痛現象。

『都沒有人相信我!連家人都在聽我的描述時,都會叫我閉嘴!連去求助時,甚至被認為是不可能發生,是沒有的情形,而被建議轉去看精神科。還急促的加了一句,我還曾自殺過!』

從外在近距離的觀察,急促緊張的表情,與緊繃的身體,雖然不知道到底診斷的病名為何,但是對於遭受痛苦的侵害是確定無疑的。身體的上半部,下半部,左側,右側,都有清楚的描述與連貫的路徑,甚至頭顱的面顱與神經顱內部的疼痛,與牙床疼痛的綿延,最讓她感到孤絕的地方在於,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在講什麼,甚至覺得到底是正常與否的質疑,無法得到人們的認同,似乎讓這莫名疼痛的強度,在密閉空間中增加,我從平躺著的她的雙腳的腳跟開始接觸,雖然律動不是明顯,但是逐漸出現,也開始在幾次的靜止點之後,益發呈現平均的幅度與適當的強度,這是個好的開始。

接下來,與不同的系統連結時,就呈現出許多不同的速度,甚至出現大至可以感覺到的抖動與振動,系統中所累積的負荷正在開始因為連結成功的關係,而出現了流動與釋放,這也解釋了為何會有抖動與振動的現象,這一段時間,進行得完全依照身體的語言表達,完全以著尊重的態度來配合,甚至有些部位是以鬆轉的方式來讓深層的能量找到流動的窗口,就這樣在仔細聆聽的方式之下,完成一個系統又一個系統,一個部位又一個部位。

在幾個橫向的筋膜關口上行時,左右邊張力覺察的調適,在一旦達到阻抗邊界停等張力的釋放之後,身體二側組織張力的平衡更使得身體開始呈現某種內在力量的微微隱現。

到達頭部的時候,從頸部,肩部,每一個細節節都力求能夠讓身體得到展開的機會,而身體也如其本然的開展,而使得頭部更加的自由輕靈。從頭部的鐮幕連結的相關骨骼,也力求在適當的相位,作出適當的解引,而達到相應的平衡,這時整個人的呼吸看來是深長的而且還有間歇的鼾聲,治療師回到雙腳作最後接地的連結,輕輕的放下雙腳,一任其舒適的恢復。

待到起來之後,第一句話就是整個人的骨架鬆開來了,頭部也打開來了,也不用再辛苦的描述無人能懂得的痛苦,而被當作精神科來對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