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32 – 顱薦骨療法分享二則

文/曹耀文

是真的!頭薦骨平衡

60歲,旅遊業女老闆,打拼30多年,稍有成就卻已經有將近20年安眠藥、軟便藥不離身。沒服不能眠、不能排。再加上時差、食不定時、亂吃,完全沒了女人的形!面色蠟黃、乾皺、暗沉、了無人色、雙目呆滯、瘦骨如柴。

和面對所有個案一樣,我保持平靜、安定、專注、仔細聆聽…….細微、短促,甚至輕微到如同寂靜…..。薦髂、太陽神經叢、舌骨以上、顳顎關節、枕骨,都在關注範圍中。

案主每次都有不同的表現及回應,但是,一次都比一次更令人雀躍。比如:好像睡得比較好……有一點胃口了…..比較不那麼累了….第四次「我增重兩公斤了!」、「睡得好好,而且精神很好,傍晚比較不會疲倦…」
第六次,「我總共重了四公斤了….」你看,指一指臉蛋,「對呀,你現在是桃紅色的臉蛋,還帶光呢!」

「曹老師,可不可以安排一下,我一週作兩次好嗎?」

五十年說不出的痛

57歲,商界女強人,30多年遊走中東、兩岸三地,熱情豪爽,溫婉細心,善解人意,交遊滿天下,斯人沉穩內斂,即之也溫,觀之甚為不忍,經吾發明界知交引介,得緣一敘。

初秋夕陽下,一齣慘絕人寰的悲劇於焉上演:「六歲那年,因右腹股溝疝氣,父親愛女心切延醫診治。1965年台灣醫藥落後,在沒有麻醉處理狀況下,活生生的下刀,小小的身軀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被利刀切下,整個人驚駭彈起,摔落手術台,隨即暈厥過去。醒來已經手術完畢,下半身卻持續在痛。從此腹部以下,稍動即痛,可能因此而不停痛哭流淚,而傷及淚神經,從小即患乾眼症,常年點眼藥水。」

專業的本能,從跟骨開始往上觸診,股、髂、腰、背、頸,直至OCC無一處鬆軟正常,全在緊繃狀態,示意放鬆、深呼吸,才稍有鬆弛。

仰躺,腹股溝周邊,肚臍下小腹肌右旁已非常敏感,當觸及疝氣傷口時,只有零點幾克的十分之一的輕觸,就已經像觸電般整隻右大小腿顫抖,並且屢試不爽。再經恥骨上方往左腹股溝巡去,一樣,只要輕觸就如觸電,並且是神經反射動作。即使緩慢往下按入….「哇!痛!很痛!….」股骨部分周圍腿肌、小腿比目魚肌,都一樣。連深層肌、筋膜,都會大叫「痛」。
「天呀!」「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因為是在國外會議形式的旅程之中,能掌握的時間空間寬裕,並且非常安靜,施作可謂得心應手。但是,一出手就踢到鐵板了。和她的人完全相反;她的內在異常的冷漠,當時甚至在想..「多一口氣而已。」越是「冷」!就越激起堅定的「等」的信念,就如是每一「站」,都等了很久….。在收功之前特加了左手在「案發處」的仔細連結、打通。
接連下來,每天早上午餐前2~3小時的例行療程中,一本「無為」的基本原則,下肢的僵硬逐漸「解凍」,一次比一次往「軟」方向進步,行走踏步又更輕鬆了。
上緊的發條,日漸有了彈性,「案發地點」已經可以按壓,有些點,必需揉壓一下,下肢的大動作也要多做伸展…….,一週下來,「哀嘆」似乎已較前略有減少,並且時露陽光般璀璨笑容。

「融解」是這次「任務」的重要課題:我運用了兩個方法:一、目標點,用V形手,掌心、指尖作為接受點,一點一點的慢慢來,直至整條腹股溝「解凍」。
二、把目標點置於中途站,以意念導引,將起始於掌心的能量一次一次,或恆常時間地通過,一個個點;一條條線、一整片肌肉,這有點違反原則,但是,在有限的時空之下,我必須把握,因為第二次共遊,可能不再發生,並且強烈的使命感驅使我每天以超過三個個案的精神體力工作,而這點她居然即時有感,並且付出了對一個「交淺」的朋友「完全的信賴」,讓我深深感覺「值得」。
旅程結束,分道揚鑣,曾多次越洋「好輕鬆、好舒服、非常非常….」,吾願已足!!

註:本文在必要處已稍作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