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30 – 自閉兒的好朋友

文/秀綰

面臨著國中九年級的會考將至,這對特教生來說是一種無形的壓力與難以應付的情境。

小家~是我每周接志工課的其中一位高功能的自閉兒。 臨摹畫圖,得了許多佳作獎,優等獎項,偶爾可以與人有簡短的回應。 但是他的模仿能力強,有時接收到了外在環境的語言與行為刺激,會有情緒性的大爆走。 出現了攻擊性行為,對此,特教班的老師十分頭痛,這學期的開始已與我密談多次。 由於,小家的媽媽希望她的孩子能上一般的普通高中而不是特教學校,不斷地給予孩子訊息。

考試將至,特教生練習卷要多寫,時間控管要注意,錯的要改過…….. 這對小家來說很困難,又無法表達自我情緒,所以透過最原始的行為模式來表達,吐口水,摔桌椅, 撞門,打同學…….

接觸這個個案才約半年,發現小家很喜歡透過嗅覺去感應物品,例如:聞書,聞聞原子筆畫過紙張的味道, 聞手指頭的味道,甚至有時還趴在桌上聞木頭的味道,聞完後會閉著眼睛一副十分享受的寧靜。 當然,這個寧靜並不能讓它持續太久,也許只是幾秒/分鐘而已。 透過上志工課,我選擇讓他在做自己的事情同時輔以顱薦療法於靜默之中,漸漸的,小家出怪聲的次數減少。 轉換物件的次數減少,對於一項的事物專注持久度拉長,會深深的深呼吸次數變多,這是很好的小改變。 每星期一節課的陪伴,讓彼此之間培養了些默契。 小家最近情緒性的爆走,讓我有了更大膽的想法,在老師的請託與徵詢老師的同意之下,我把諮商室的桌子當床,邀請個案 平躺,並且詢問是否願意讓志工阿姨摸摸頭就像平常阿姨都把手放在你的脊椎後背上那樣? 小家應好,這回答倒是讓我有點驚訝,因為要自閉症兒靜下來,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學校這種環境氛圍裡。 光搞個上桌當床,我們兩個就雞同鴨講,因為他知道那是學校桌子,是用來讀書用的,沒躺在上面過 ,花了些時間, 才把小家安撫好,真的感謝他的配合。

雙手輕捧起個案的頭,置於枕骨下方,內在流動馬上在雙手之間開展,於中軸強而有力的來回撞擊,時而於枕骨靠 右顳骨處竄出,再流往枕骨靠左頂骨處,於中軸會合後,再往枕骨靠右頂骨再次歸於中軸, 以此路徑來回竄流著, 帶著慈愛的心接納這美好的展現,繼而支持著給予空間讓內在的壓力得以釋放。 觀察著此時的個案,乖乖靜靜地躺在桌上,雙眼半闔,直視發楞,原先拿在手上攤開的書本,直接覆蓋在臉上, 此刻是美好的療癒~

雖沒睡著,但時而驚醒後卻又進入放鬆狀態,全程施予顱薦約20分鐘。 突然間,小家起身不躺了,坐在椅子上拿著書本朗讀,我也就隨順著結束了這次的療程。 靜靜地專注在書本裡,呼吸勻稱,眉頭鬆放,表情自然,不出一點聲音,不換一個動作,直到鐘聲響起~

我知道,顱薦療法對小家起幫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