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26 – 頭薦骨平衡分享二則

文/曹耀文

手法之外- 抑鬱與顱薦平衡

個案資料:30歲,女性,高學府,高學歷。

自 述:失業、失戀、失眠,曾就醫服藥一年多。

觀察詢問:一位典型的優秀女青年、熱心公益、助人無數,好友如鯽,同學眼中的好學姊,朋友心中的超級粉絲,家人口中的乖女兒,從未讓父母操心,獨立有主見,沉默寡言。不愛家事。

研 判:生性獨立自信,熱情、陽光、難忍感情挫折,陷入鬱抑。

處 理:在知道其父母為了她的身心健康,做了很大的犧牲,生活環境也做了優化的改善,她狀似無所欠缺,為了挽回她的自信,刻意在心理上預做了態度上的宣告,期能重新建立她對人的信任。

施 術:很神奇的在首次上手10分鐘,在鎖骨處開始有了劇烈反應,狀似阻塞的胸口被打開了,大力的咳出…….。到了舌骨,狀似壓抑許久的下顎不停上下前後左右抖動,像說一大堆話……。到枕骨搖籃時,更是胸骨整個上部、頸椎、O、C、C都離開了床褥,並發出無意識的怪聲。(事後表明,知道自己的一切反應作為,但卻無法控制。) 我並未界定是負面的,只表明是積聚的能量釋放出來了。

一周後,第二次的反應輕微些,之後睡眠開始有改善了,第二周第二次聯絡人甚表喜悅:「她主動做家事了。」也主動談些感覺及想法、想要什麼。第四周後,居然要去修補心理學學分,要考「心理諮商師」。

之後的兩次,都表現得自然親切、開朗,並開始成為家裡的主人般的接待、交談,之後的兩個多月後,在台北捷運站扶梯相遇,並將自拍兩人照傳回去….。一路暢談心理學的一些梗概及感想,應用及心得。

試圖誘導她進入:自我的幽閉,也好,開放也好,都無關好壞;或是病態與否,都是心智的自然狀態,只是自我要如何找到抒放的出口而又能悠遊於廣大無邊的內心世界,迎向新的覺知和學習。這就是人生。

在第三周時,她和她母親引介了一位男生,是她們家的世交之子,自幼一起長大,同樣也有憂鬱的症狀,但是較嚴重,已走在崖邊,正定期做心理諮商中,到發稿時已做了個案八次,多層複雜的心理、智力、引導….,正在進行中,精彩絕倫,限於篇幅,容後再述。

一夕治癒14年不眠

個案資料:50餘歲婦人

個案自述:2000年因子宮腫瘤手術後便不能入睡,2014年旅越,訪海防市時,遠自百多公里外的北越第一大城市河內兼程趕來,當日午一屋子等待的個案,全是慕名而來,她耐心的在一旁靜靜的觀看,直到晚上九點曲終人散,才輪到她,面容略帶疲。「2000年手術後三天才醒過來,再也沒入睡過,每天晚上閉著眼,但都沒入睡,腦子清楚得很。但是前面十年並不覺得累,近三、四年越來越累了。」

即時判斷,自律神經受損,並蔓延至腦幹中央區,因此喚醒工作的區域頗廣且深。

為了強化她的信任,並從內心深處的全然合作,我告訴她:「曾經有持續54年頭痛都可以完全不痛,妳才14年……」,在輕鬆愉快並且堅實穩固的心理建設上,我們開始工作,全方位仔細探討,加重顱部分及對舌骨、鎖骨深層的呼喚。一開始似乎真個是枯竭了,簡直了無「生」氣,微弱的信息,良久才得有了回饋,到了太陽神經叢,才開始有了間歇性的回應;到了舌骨仍然微弱,開始在枕骨搖籃上多加些時間,在顳顎關節、蝶骨尤其專注於她的部位是否出現令人意外的……,因為這個案異常平靜,過程中其實也未曾多所期盼,一如平常其他個案平靜溫和地完成了。

一夜無話,她和執業於海防的女律師是摯友,睡在樓上,我在樓下,一覺天明。一大早,女律師下樓來說:「她打呼了!」她入睡了,14年來第一次。早餐後,再將重點放在頭部,尤其是最後的枕骨搖籃,仔細的多花了些時間。
前後相隔12小時,發現她的氣色好多了,紅潤且帶光澤,心境也有大幅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