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21 – 對於失眠的幫助與眠中的覺知

文/Ben

進入空巢期的母親,對於家庭搬遷的計劃得不到全家任何人的認同,而安全感建築在依賴他人存在的隱性習性,也促成了心情憂鬱的激化因素之一,無法入眠成為一直存在的困擾。

其實本來就有作一些靜心的活動,所以仍然有一些力量來面對,服用醫生開立的安眠藥,雖然怕變到最後得完全依賴它,自作主張一次只服半顆,就這樣子有半年了,後來才想到來接受頭薦骨療法的放鬆與支持。

當治療師明瞭情形後,就將這大量的,一再重覆的抱怨過程省下來,將那些如錄音帶重播煩憂話語的時間,用在進入頭薦骨療法靜心品質的空間,享受療癒的時光之中。

首先個案的頭薦骨律動的情形在治療師的雙手觸療下,緩緩的穩定了下來,甚至在靜止點自動的發生之後,益發地增強與規律了起來。輕柔地轉換至不同的頭部各骨,額骨、頂骨,蝶骨…逐一的為之放鬆與提供空間以非操控的方式支持其自動地調整,回復至柔和的運動狀態,那身體的和諧逐漸地進入能量如潮汐周期緩緩的和諧與展開…

此時連治療師都進入那和諧狀態,整個個案過程似是一個靜心的流動,有時似是能量場取肉體而代之,治療師的意識與個案的鼾聲交織在這個場域之中,整個身體成為能量感知的流動場,有時甚至擴而與天地宇宙共舞,待到時空的感覺又回轉到個體能量場而重入身體時,治療師和言緩語,輕輕引導個案徐徐作幾個深呼吸,回到與身體同步的狀態,伸展,開眼,轉身,下床,完成此次的個案。

有趣的是,個案回饋說,可以清晰地聽聞到身體的鼾聲,但卻感到無比的放鬆與精力,治療師恭賀她的禪定功深,可以起修夢中禪法了。雙視一笑!更有趣的是,個案回家後於深夜打電話來,說道,這一回去,身體雖不如這半年來的亢奮而輕軟,但躺下來睡時,也是身體入睡卻仍然覺知著,這樣的奇景倒也是平生未曾遭逢呢!

睡醒時的禪觀古有明示,無非幫助行者………

了了分明,

二六時中,

作得了主,

其明覺自在,

或已無關生死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