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20 – 顱薦骨療法分享文章四則

文/翁氏推拿

在臨床上的個案大部份都單純以徒手推拿完成,但少部份個案有特殊狀況者,就會配合頭薦骨療法來解答,每一個案都有不同的發展,完全沒有辦法預期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每一個案在完成療程後都有驚人的改變。

1。曾 男性(34歲)
來找我原本只是因為同事的介紹,希望改變身體長期的酸痛,尤其是頸椎在工作時經常莫名疼痛,雖然現代人很多都是低頭族,因為電腦與手機的使用時間過長而肩頸酸痛,但這個案卻不是,平時的工作是講師,在台上演講與帶團體的時間較多,可是頸椎總是有莫名的疼痛,在經過全身徒手推拿後雖然已經解決身體的僵硬與不適,但頸椎的問題依然沒有很好的改善,當下決定以頭薦骨療法做局部處理,雖然只做了胸腔出口。舌骨及頭骨,但在枕骨搖籃的時候,整個頭就慢慢的開始自主轉動,由小而大。由左而右。越來越大。越來越強,整個過程到我的手離開頭骨仍持續了幾分鐘,而我只是維護磁場並處在當下陪它發生,事後溝通聊到腦中的畫面,童年可能有過頸椎的創傷,尤其是"勒脖子"這樣的舉動,
當事者就馬上想起童年與兄長玩耍,曾經有過這樣被勒脖子造成呼吸困難的記憶,這也才解開頸椎總是莫名疼痛的問題。

2。陳 男性(5歲)
這小朋友是個出生過程不太順利的個案,雖然長大的歷程沒什麼大問題,但晚上睡覺總是非常不安穩,在鄉下的環境通常都是睡通舖,雖然床鋪很大,但每天小孩睡覺的位置與醒來的位置總是不同,整個晚上就像在跑馬拉松一般,每個小時的位置都不同,也因為睡眠品質不好造成身高不如同儕,而顯得特別嬌小,在徒手推拿調整完全身之後,脊椎側彎消失了,但睡眠的問題卻不一定會消失,當下覺得想嘗試看看頭薦骨療法對幼年個案的神經穩定性是否有幫助,而結果也出奇的好,只是很單純的做完頭骨的律動,小朋友就已經睡到不醒人事,而且是睡癱打呼叫不醒的程度,整個過程小朋友癱睡了快一個小時,最後要結束時又花了半個小時才把人叫醒,事後與小朋友的媽媽聊到這現象,連媽媽都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小朋友從來不睡午覺,更不可能在外面睡這麼熟,當天回去睡眠果然就變好很多了,再也不會像在床上跑馬拉松到處跑了!

3。蕭 女性(86歲)
高齡者通常在年輕的時候都經歷過日據時代的統治,而這位婆婆甚至是嫁給當時在公家機關工作的傑出台灣人,年輕時什麼都要學,什麼事都必須要做,因為環境困苦造成身體有許多的損傷,而眼睛的問題就是她最在意的毛病,視力的衰退產生青光眼與閃光,看東西不僅怕光,甚至有許多的疊影,在家電燈總是只開著小夜燈,不然眼壓高就會很不舒服,但也因為這樣常因看不清楚而跌倒受傷,兒子的醫生同學雖然常提供新的藥物給她試用,可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藥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遇到這位婆婆,原本只是幫她調整身體的不適,但這樣的眼睛問題對生活影響很大,決定要用V型能量射線手法幫她療癒眼球的功能,隨著徒手推拿將頭骨調正,也順便對眼球做能量手法,她眼睛的閃光問題竟然在幾次的能量手法調整後消失了,而青光眼的毛病也好了大半,這部份可說是最讓她驚訝的,八十多年來從來沒想過的事情竟然在徒手的情況下發生了!

4。陳 女性(23歲)
在新生兒的先天性疾病中就屬早產的狀況最多,一來胎兒的週數不足就會有發育不全的因素,二來對外界環境的適應能力也不足,在手邊處理中的早產兒個案裡,就屬這個算是比較幸運的,六個月的早產兒而且是腦麻兒,雖然如此,腦部的機能卻沒有太大的損傷,但身體的機能就有很大的殘缺,兩腳的長短差約有五公分,骨盆嚴重前傾,左手總是呈現彎曲攣縮的狀態,人總是前傾著身子突著屁股走路,而且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速度不但快不起來也容易跌倒,在一連串的調整之後,雖然長短腳的差距已消失,左手也已經能像右手一般放下,但走起路來的跛樣總是存在,在最近的一次大幅度調整後,下了推拿床卻忽然不知道怎麼走路,與其說是不會走路倒不如說是不知如何適應新的身體狀態,在幫她做頭薦骨的調整時,不出一分鐘馬上就進入沉睡狀態,足足睡超過半個小時後卻因不習慣太安靜的環境而醒來,清醒之後,身體的支配能力因被重新設定過而恢復正常,當事者對於這樣的改變感到非常驚訝!不僅身體的活動功能大幅度增加,生活上工作的疲勞度也下降了,原本因早產而留下的種種問題似乎也快速的恢復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