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05 – 頭薦骨療法心得分享

文/高雅惠

頭薦骨療法之創始人是蘇則蘭,然而奧普雷則是把蘇則蘭之技巧做科學上之研究而發展出來的。

經過兩年之學習及練習,我讓覺知到頭薦骨療法在處理上是一個很細緻的東西,它能打開內在的通道,與內在的智慧做溝通,可進入很深的情緒裡,所以我們並不是在做治療,而是讓內在智慧做運作,我們只提供脈衝而已,有時進入一些有障礙之邊緣,必須在那裡等待釋放的發生,那是在反射出內在的模式是什麼。讓身體去瞭解生命呼吸是存在的,當有些東西卡住時,則自我療癒就開始運作了。而這時我們也須有靜心之覺知及信任。每個人雖有柬同之外形,但每個人頭部結構是不同時,有時也會因生產過程之障礙,或童年環境的影響,甚至因為撞擊或壓力所致而變形。而每種疾病也有它獨特的天性及力量,故我們對身體之了解,決定於對整個人的了解。

蘇則蘭用生命的呼吸來詮釋整個頭薦骨的律動,他把彎曲及伸展稱為吸氣及吐氣。在學習頭薦骨技巧之前,須先了解頭顱骨的位置及各骨頭的功能性及關連性。就像面顱之各骨頭並沒有連結到頭薦骨系統,但是這些部位如遇到撞擊時,則會影響到其他部位的功能失調,故當顳骨、上顎骨、鋤骨和蝶骨的關係平衡,則?骨、鼻骨、顴骨也會自我調節。故在?骨綜合群上功能與蝶骨息息相關,因此讓我覺知到處理頭顱骨上之問題,其實也可以處理到身體上的問題。故在生命的氣息我們也發現到液體並非只存在頭顱骨系統裡,而是佈滿整個身體裡,它們的存在完全是互相關連的,就像我們知道身體、情、心理和靈性等各層面都是不可分的。

就如:我們需要處理眼睛之問題,讓它更明亮、看得更遠,則是處理蝶骨及淚骨。當我們處理咀嚼系統、消化上及說話的問題,則是處理上顎骨。透過牙醫上的上顎骨工作也可以與我們的腹部器官相連結,也間接與腹腦相連結。

現在更有新發現:腹腦是位於腹部的一個獨立的神經系統,可以獨自運作,頭腦有數千條的神經纖維和小腸裡的一億條神經纖維連結。小的神經纖維可以獨立傳遞反射動作、消息及訊息。甚至大腸也是一樣。疾病一旦被認出就可被治癒。這些發現可為許多苦於腸胃疾病的人帶來新發現,也可為多種疾病的預防及治療。故在顎骨綜合群上工作也可處理到鼻竇炎、牙痛及眼睛上的問題。

在這兩年的個案工作上,讓我發現蝶骨扭轉或側移時,它們的障礙是在覺知力及專注上功能會降低,同時情緒上比較燥鬱。但在做蝶骨加壓及解壓時必須先做額骨及頂骨之提昇工作,順序是不能顛倒的,蝶骨因常被各骨頭挾住,無法自由活動,造成空間狹窄。同時也發現到在治療蝶骨時,薦髂骨也會同時鬆轉。在口內工作時,每次在處理這些鬆解時,有時會讓人進入很深沈的情緒中,每顆牙齒都與各器官相連結。同時也會與膝蓋相對應,與深層的恐懼有關。

顳顎關節之處理及口內工作,對磨牙及緊張也很有效。而鋤骨與上顎骨功能調的現象是一致的。會造成篩竇及竇穴的問題。因為鋤骨的相位與蝶骨是相反的。刺激鋤骨時,也會刺激到蝶骨,透過此而使整個活動起來。對那些咬緊牙而沒有把憤怒、恐懼及悲傷釋放掉者,可透過此療法把這些情緒釋放掉。

記得在去年7月剛上完第二階段之第一單元,因右手痛二個多,醫生說是五十肩,於是排個案接受藍德爾老師做頭薦骨平衡療法。在過程中,我感覺到被照顧的感動,尤其在做乳突技巧時,右肩關節開始往外擴展及旋開了,那種卡住的感覺慢慢鬆解。這時我覺知到該是放手的時候了,因手代表掌控及接受。個案處理完第二天清晨醒來時,我開始鬆轉,那是難忘而神奇的一刻。那種鬆轉讓我身體整個鬆開,超脫身體、頭腦及心,我檢視自己過去,我有很多執著須放掉,在鬆轉中我享受那最深、最靜內在合一的感覺。

在課堂上情緒記憶鬆轉─身體組織具有記憶。當傷害造成時,組織在這傷害的地方會有一些能量去消解創傷的力量。當身體無法去消創傷的力量時,即會將它隔成能量囊胞,它會造成癱瘓及功能失調,而能量囊胞不斷產生的干擾波也會影響到頭薦骨律,因它的律動較快,發出的波紋從中心往外形成彎弧,越是靠近中心點,變弧愈緊,在課當上藍德爾讓我們互相搭配做全身鬆轉去感覺彎弧的律動。
在練習中與葉淑美搭配;在幫她做鬆轉時,她一直抱怨她的下腹部會痛、膝蓋不舒服。(因為她曾受傷到腳,子宮在25歲時因肌痛做開刀手術)於是我測她的彎弧,果然在下腹部很緊。雙腳在抬起來搖擺弧度也很小,經過我耐心腹部安撫,手部鬆轉後,她的雙腳也做自發性的旋轉了,身體也左右擺動,她進入很深的情境裡在做釋放。最後她開心哼歌,聲音雖低,但我感覺到她內在充滿喜樂及愉快。

由此我更深信,在鬆解中,身體自會引導你把潛藏的原始創傷、情緒釋放掉。一旦釋放完成,這個創傷就不再需要身體適應的能量、相關的症狀也就消失了。

就以上的心得,我更深信頭薦骨療法除了照顧到身體的不適症狀外,更能清理到內在的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