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薦骨療法經驗分享 02 – 頭薦骨療法個案心得

文/Ben

她是一位精明幹鍊的婦女,雖然嘴角永遠有著甜甜的微笑,眼角卻有著歷經風霜的痕跡,似乎告訴了我們,生命在她來講,並非一如他人般的輕鬆,在一次聊天時,不經意地談起了剛剛經歷過的一次呼吸療法,在課程其間由於重新經歷了曾任官職的父親的辭世過程所帶來的傷痛,而也處理了、也釋放了不少陳年鬱結的情緒,但課程結束過後,一顆心似乎始終未曾平復下來,好像慌慌的,一直浮浮的,沈不下來,在生活中就這樣子過著,到現在已經有一二週了吧?!她詢問我是否可利用頭薦骨幫助她,讓她的身體比較能夠放鬆下來,但是並未提到要處理到這種心情浮動的情形,可能是當時我們彼此都沒有想到要用頭薦骨療法來處理這樣的個案吧。

等到她躺上了治療床之後,我先為她作了頭薦骨律動的檢測,生命力的表現透過頭薦律動的情形首先進入了我的雙手,力量的呈現稍為軟弱而律動的節奏則不太平穩,幅度也左右不太平均,在枕骨下我先為她施行了第四腦室壓縮的靜止點施行手法,她的枕骨在靜止下來之後還試圖再動起來,但是在我雙手穩定的支持之下,逐漸真正的靜止了下來,雖然表面上是靜止的,但仍然感覺得到生命的力量似乎正在提升當中,我雙手再度讓出了活動的空間,不一會枕骨的活動又重新開始了,這一次在我的雙手中所感覺到的是強勁有力的搏動,其律動的節奏則呈現出強勁而平穩,而幅度則明顯的感覺得到左右平衡了許多,整個的感覺就是很有活力的呈現。於是我到身體其它的部位巡視一番,首先利用橫膈膜手法,從下腹部施行骨盆腔橫膈膜筋膜釋放手法,我將一手置於其臀部之下,作為支撐,工作手則置於下腹部,感覺到如較緊的一邊之後,以間接的手法作了三次,釋放掉了原先存於腹中的塊磊,其中在第二道時,似乎有一股吸力,吸著手向下沈,此時我保持放鬆的心情,靜待其變,等到吸力消失後,手自然又往上浮起而進行下一個位置的釋放,等到二邊都作完後,雖然感覺到腹部較結實但是在下支撐的那一隻手則真是壓得又紅又熱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有大量的能量在此聚集而向床面下壓的緣故。

如此檢查兼釋放的處理了她的下腹腔橫膈膜,腹腔的橫膈膜,胸腔入口橫膈膜等重要的部位之後,接著幫她作舌骨釋放時,可以感覺到有些能量仍然在舌骨的區域,必竟舌骨是全身上下唯一純靠肌肉束支撐的一塊骨頭,完全沒有和其它任何一塊骨頭有所連結,而按照身心合一的理論來講,在舌骨,也就是喉輪的部位,存有太的的情緒、緊張、壓抑,有太多的話被活生生的吞了下去,我們都很熟悉那種吞下想講的話的體驗,不是嗎?!當以溫和的接觸和支持的心態施行手法在接觸舌骨時,在單方面的拉力被釋放掉後,舌骨的平衡度,和拉力的強度似乎也有了增強。

當我為她作額骨提升時,她似乎沈入某種心靈狀態之中,而又不像是睡著,但是眼球的運動幾乎從微微的左右轉動到完全的靜止,而接著在釋放二片頂骨時,幾乎感覺到頂骨與顳骨脫離的細細的振動,如此頭部內部的空間則被她自己所增加了,再來為她施行蝶骨壓縮時,蝶骨真像一匹小馬般不停地跳動,以極為放鬆的心境,以極為穩定的手法使其逐漸停下來到底了,再以極輕的手法提起來,使得蝶骨的運動更平穩,而也得到更大的活動的空間。

頭部其它的手法作完後,再至其雙腳,人體的結構可以以一種運用肌肉、筋膜、骨骼連鎖的結構體,任何的影響都會遍及全身,只在於我們能不能有幸,有細心得以聆聽得出來罷了。她的雙腳連動的情形很明顯地左右不平衡,力量也稍嫌微弱,可知由頭部傳來的力量不能徹徹底底的到達腳部,我決定在她的雙腳再作一次靜止點的手法,當靜止點被我誘發出來之後,感覺力量的傳導似乎逐漸的增加,鬆開雙手的支撐後,又從雙腳感覺得到那行遍全身的頭薦骨律動了,這回可是明顯強勁而平衡多了。

個案結束之後她分享說,人感覺得很放鬆,而也真的沈下來了,不再慌慌的一直浮在上面了。這一次的個案可說是一次能量上的調整,與內在的筋膜與骨架結構的調整,原本只是想透過頭薦骨療法幫助個案能夠放鬆下來,在按照奧普雷則的頭薦骨手法處理之後,不但為個案放鬆下來,也將其惶惶浮動的心穩定落實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