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64 – 療癒童年創傷

文/Ben

個案來此之前曾經接受過一些彩光的療法,開始覺知生命有所進展並產生難得的改變。停了幾個月後,或許是在日常面對的生命中看到治療師建議的真實性,再回來繼續旅程。

畢竟個案本身也是靈療師的體質,平日也在為人處理事情,在治療師所擬的幾個量身打造的療法開始進行時,從肚臍的幾個點就感覺得很強的反應出現,再從腳底的整合療法穴點照下去,個案的反應就強到以第三人稱說:
「它?他?她?對這個療法有排斥。」
「它?他?她?對這個療法覺得不舒服。」…………..
治療師在陪伴時也作些引導,過了幾個小時後,個案開始陳述這趟旅程:
1. 見到小時父母爭吵拿菜刀互砍滿天噴血的畫面。
2. 憶起小時被媽媽的乾兒子性侵的經驗。

這些生命事件不可不謂不大,個案之前來也作過其它的個案,但是不到處理這些課題的時機時,它就不會出來。

當個案下週依約再來時,再照到肚臍的點和腳底的點時,個案一直喊著找媽媽,但又說不是在喊這現世的媽媽,就治療師所知這世的媽媽在她拼死拼活賺錢供養全家照顧家人後還將她趕出門去。那是一種更深沉、更純然的母性尋求,即使從事多年的治療師,平靜的心湖也多少起了一點漣洢。

肚臍上照的是跟母親有關的點,生命的根源就是源自於母親,而腳底的照是的與愛的接受與付出有關的乳房反射點。多少世人在這個課題上深刻的學習著, 多少婦女在這對器官上承受著各種人生的體驗。

在照這些療法時幾個相關穴點時,個案竟然會說:嗯!這個點有能量進來很補的感覺。結束時的平靜與氣色令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