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62 – 彩光能量療法個案心得

文/佚名

一位兒女已經大學畢業了的婦女,因先生疑似與女友於外闢室另居,情緒極度崩潰,無法自已,歷經數月煎熬,甚至在女兒們的面前崩潰,反令女兒們不知所措,必竟數十年來早已習慣堅強的母親,以逆來順受的態度面對父親的蠻橫,豈料此番父親的遷出,竟現出了母親平日堅強持家後的辛酸與脆弱。傳統台灣女性,一直是家中最堅強的堡壘與最後一道的防線,在崩潰之後,還是得慢慢重整殘破的心與家,必竟還是有幾個兒女在身邊,未成年的也還乖順的依偎在身邊,再怎麼不堪的遭遇,也不甘這幾個小生命的事,只得拖著沉重的身軀,一日渡過一日。

不禁,禁不住想起,到底以前,會不會是那傳說中遙遠的過去,曾經由於作過了什麼?以致於今生來承受如此的命運…還是先忙完家中事,那些就暫拋腦後吧!

怎知當彩光能量療法的個案開始前,先拍一張克里安氣場照片,雖然照片並沒有指出什麼前世的因果或是業報什麼的,但是卻呈現出很明顯的內分泌失調的特性,特別是出現了基本生命能量流動欠佳的情形,治療師立即先處理這個部份,再慎重地帶她再拍了另一張克里安照片,待看了照片中那基本生命能量的流動呈現了恢復正常流動的狀態,才放心的進行下面的療程,一面為這位歷經沉重生命過程的母親輕柔地照光,一面觀察到漸漸因放鬆而沉入睡眠的呼吸逐漸拉長…

在接下來的數次個案之中,治療師選配了數種由德國彼德曼戴爾博士所研發的彩光能量療法療法中的生理療法如功能圈療法,或是較高階的靈魂靈性色療法如衝突解決療法,每次照光個案都可能有不同的反應,不過對於有些反應也覺得理所當然,比如說當利用靈魂靈性色的衝突解決療法處理生命中的衝突對內在的影響時,個案突然說,請問你照的是什麼光啊?很舒服也,怎麼會這樣子?治療師微笑中感謝彼德曼戴爾博士,找到宇宙中這代表著愛的光,呈現出溫暖的粉橙色,僅是目視就感覺到舒服,更遑論照在身上,特別是照在靈魂之軸上,這麼特別的光照在這麼重要的部位,難怪個案會有舒服的感受,從而化解因為嚴重的衝突而沉積在內心深處的能量。

也多次為個案進行部份的排毒或是全身的排毒,當然利用不同的穴點和加上不同顏色的彩光來達到深入內在推動組織中累積的廢物排放出來,當然每當個案從放鬆的睡眠中被治療師輕輕地喚醒後,治療師總會請她多喝二杯水再回去,必竟極為重要的一環就是將毒素排出體外,治療師僅利用光,各色的彩光將深埋在組織中的毒素釋放出來,亦即是排放入輸送的管道,得經由排泄而送出體外,所以多喝水,更加幫助身體溶解毒素,加速排除的過程,必竟水溝裏也要有水份,才能輸送嘛!

隨著個案的身心逐漸的放鬆,心思也更加的靈活,從過去僵化的模式中慢慢的解脫出來,彩光能量療法時常會利一種光來幫助個案的進入心靈,探索心內深處,尋找某個課題的原因,並且帶出來或是浮現出來,雖然未必都能當場就將覺知的程度提升到明瞭事情的始末,但是在療程的進行中,個案已然自行展開了潛移默化,正如道德經之所謂:“眾人皆曰我自然!”彼德的高招最令治療師佩服的一點也正在此,當事人覺得自己漸漸的提升了起來,也突然有了靈感或是勇氣和她的先生不卑不亢地對話,甚至是嚴正的提示先生不自覺地粗暴言行可能要面臨的後果,竟然讓先生數日後主動示好,甚或道歉,而今先生已然和平相處,也時常回到家中與妻兒相處。

彼德曼戴爾這一位德國的彩光大師,其實有許多利用光而讓人重回有品質的生活的案例,他常說的就是:“利用光,將覺知帶入身體,帶入心靈…”真的得感謝彼德曼戴爾,葛江,藍德數位老師和瑪琍這十多年來堅持地將操作簡單的彩光能量療法療法帶入台灣,也讓世間受苦的心靈得以有另一選擇的機會與途徑來釋放與重生。